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5|回复: 0
收起左侧

写给孩子的信

[复制链接]

98

主题

102

帖子

0

精华

高级诗友

Rank: 4

发表于 2018-7-6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一封家书
写给孩子的信

亲爱的孩子:
自从我由于工作繁忙,多年来一直从事文字工作,导致眼睛视力下降。2012年5月,曾在贵阳医学院住院半年治疗眼睛的疾病。眼病痊愈后,经向组织部门和领导申请,于去年7月下旬,得到领导关心,我从大方新闻信息中心调到县工会上班,彻底远离我曾经从事的乡文化广播电视部门,县委组织部、办公室、研究室,大方报副总编所从事的文字工作。
来到县工会所在的党组成员、帮扶中心主任的岗位上工作,近半年后,2018年元月,大方县脱贫攻坚战打响后,我向工会党组提出申请,请求到工作最艰巨,任务最繁重的脱贫攻坚工作中去。因为我是党员,哪里任务艰巨,我就必须赶到哪里去。因此,我便义无反顾地在组织部门的批准和安排下,赶到对江镇花果社区任第一书记、脱贫攻坚指挥所指挥长,全盘负责花果社区的脱贫攻坚工作。
孩子,2018年,我是几股麻绳一路拧紧,负轭前行,有时累得已犯的腰椎间盘突出弯下腰去直不起身来。一边是你的高考复读。都是由于我一直以来的工作繁忙,无暇照顾你的学习和生活。记得我刚从高店乡文化服务中心借用到县委组织部上班时,白天夜晚撰写材料加班,单位离家只有几分钟的路程,由于加班,晚上就在单位上的沙发上睡一两个小时,休息一下又继续。年长日久的加班,根本没时间照管你的学习。记得小学三年级时,你的语文考了58分,数学考了85分,我听到家族中一个长辈老师说,要想孩子有出息,小学的课程,每科都应在90分以上。我带着抱怨批评了你,你想了几天以后,突然对我说,爸爸,我不去学校读书了。我问为什么,你说,学校里教得不好,要爸爸当你的校长,教你的语文;妈妈在家当老师,教你数学,这样可能比在学校里好。孩子,你要知道这怎么可能呢?也许你的天真是有一点道理的,因为我们的关心不够。
记得,我在工作上一直很忙,工作忙了才能领工资持家;你妈妈见我一个人的工资难以堵住家里各种支出的漏洞,她也到当时的锦映红超市卖服装打工挣点钱。你那时六七岁,很小,又没有人带你、照顾你,只好把你反锁在家里,以求得你的安全,只是对幼小的你反复强调,不能玩火,以免出现火灾;毕竟反锁在家里的你,除了火灾外,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安全隐患了。因此,你缺乏父母的陪伴,缺乏我们时常的帮助,从小学以来,你的成绩一般,基础打得不好,高楼大厦怎么能好好地建造起来呢?
你的基础不是太好,因此你的动力不足。但是,我的工作虽忙,我对你的成绩一直郁积于心。你没有考好高考,今年走上的复读之路,是关键的一年,我又投身到了脱贫攻坚工作中,没有时间管你,只能在有空的时候,只能做到提醒你,叫你好好学习,不辜负老师和亲人对你的关心。高考的那两天,我本来想请假伴你高考,但我不好意思向领导请假,我放心不下花果525户2315人的脱贫,放心不下121户467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我是身不在,心不宁呀。
我只有在你高考的时候,想象我就站在你高考学校后面的山上,看着一本我喜爱的英语书或一本诗歌书,默默地陪伴着你,祝福你考出一个好成绩。但是我没空,你高考的时刻,我正在苗寨里走村串户,查看和监督改厕、改厨、改圈、硬化入户路、硬化院坝路进度。我只希望,你的高考成绩,和我的脱贫攻坚,同样结出丰硕的成果。
孩子,在今年的脱贫攻坚工作中,我不只操心你的学习和生活呀,我还操心,你奶奶的生活起居。自从爷爷去世后,奶奶牵扯了我不少的精力。你知道,奶奶属于那种“不听话”的老人。岔河老家的老房是一栋危房了,早些年,镇里的一位领导不了解我们家奶奶的情况,以为我们不管老人,还骂过我:姜静玮那没良心的,不孝顺老人,让老人住在漏雨的危房里!其实这些领导不知道,我们一直在供养服侍老人,每年每人供给1000多元;又劝老人到贵阳小河兄弟家去居住,但只住了半年,她便又回到了她的“老窝”,不想到城里居住。今年我为了避免被人戳脊梁骨,便和兄弟一起商量,决定我们家也要脱贫攻坚,也要危改。虽然房子包给工人做,但兄弟的时间可以自由掌握,他把他的时间都填进修房子里去了。而我呢,为了奶奶有一个安全的房子居住,没有钱,便去借,把钱花在这修房建屋的房子上。只要有闲暇,我就会从驻村点跑去看看,抽点时间,跟着拌点灰浆和水泥,节约一点危改的钱。有一次拌灰浆和水泥的时候,我弯下的身子,直起身时就像有一千股筋扯住了腰杆,撑不起来了。适应了好久,才撑了起来。这时我才想起我犯下的腰病,才想起了以前加班撰写材料,腰部太酸疼了,着不住,就脱鞋缩脚蹲在靠背椅里,继续写下去的情景;才想起了,我为什么请求组织和领导关心,调离报社的情景。你的妈妈有时不太理解我的苦衷,说我虚伪,挖苦我说我还孝顺,修房子给奶奶居住。她哪里知道,奶奶撵不出她的生活之地,还去政府反映,她没有安全住房居住,我也没有办法呀!况且,修建好了房屋,寨里有大事小事,兄弟姐妹,亲戚朋友,来了也有个住处,怎么不好呢?我虽然差了点钱,但我们总有一个奔头呀!

              你的父亲  姜静玮
                                    6月26日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9-26 18:17 , Processed in 0.05785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