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回复: 0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九十回:人生百味扰心扉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7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九十回:人生百味扰心扉

作者:山野浪人

慕容峰走了之后,黄雨飞和胡立一起去了校食堂。买好了饭菜,两个人没在食堂里吃又端回了寝室。刚坐下准备开饭,传来一阵敲门声。也不等胡立去开门,敲过门之后司马和皇甫两个人也端着饭菜直接进了屋。
“胡哥,黄哥,我们俩在食堂里看到你们了,所以就跟了来,凑一起吃一顿,不会不欢迎吧?”司马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饭菜放到了桌子上,皇甫跟着她也放下了。
“欢不欢迎你们不都来了吗?既来之则安之,一起吃饭更热闹,自己找地方坐。”胡立随手把寝室门带上了。
黄雨飞一看她们俩来了,出于礼貌也赶紧起身让座。就这样,大家不分彼此边说边聊了起来。
“司马,疯子和黄大侠刚才在校门口遇到关志刚了,还有于成和冯世宽那两个混蛋。这关志刚看来是心有不甘啊。”胡立看着司马凌瑶说道。
“啊?先别说那个姓关的,黄兄,于成他们可是打过你的兄弟啊,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司马凌瑶歪着脑袋问黄雨飞。
“你说你一个丫头家家怎么这么好战?”胡立瞥了司马一眼。
司马转过头一脸严肃地说:“喂,狗咬吕洞宾是吧?我这是在帮你出气,你怎么不识好赖人啊?”
黄雨飞看着就想乐,他觉得这个司马凌瑶简直就是一活宝。黄雨飞笑呵呵地说:“你们都应该了解疯子和胡立,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现在要是和那两个小子算账,他们俩是不会同意的。但有一点,那两个混蛋以后要是惹出什么事正好让我撞上了,对不起,算他们倒霉,我是老账新账一块儿算,绝不轻饶!”
司马凌瑶把马尾辫一甩哼了一嗓子说:“不用管,反正他们又打不过你黄大侠,别人挨揍是别人的事,你不用管!”
黄雨飞和胡立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皇甫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吃着,刚把一口饭咽进去随口问道:“你们说,咱这可是大学校园啊,一个堂堂大学生怎么能跟社会小混混一个样?真是丢人。”
胡立点了点头说:“你说的没错。但一所大学有成千上万名学生,不可能个个都是优等,存在一部分学渣也很正常。有时候我就在想,其实人这一辈子并不是很长,一年一晃就过去了。大家同样都是活一辈子,干嘛就不能活得像个人样?”
“是啊,”司马凌瑶接过胡立的话:“人生如水,水是轻灵的,我们应该像水一样在清澈中奔流不息,不能轻易把它污染了。我们的少年是一条小溪,那是人生非常纯洁可爱的一段时期。少年没有城府,没有阴谋狡诈,心地无暇,充满童真。沿着这泓清溪我们来到了青年时代,这个时代我们已经成为河流。
河流最终的去向是要奔到江海里去,一路上它无惧险阻,只管前行。青年的生命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最激昂豪迈的岁月,我们的思想开始成熟,我们的个性也会变得张扬不羁。在认识世界认识自我的过程中我们也不怕犯错误,因为我们有时间去修正这些错误。
但是青年人不能把人生的某些东西拿来做资本,就像不怕犯错误一样,不能有意去犯错,明知是错的还要去做,这样做怎么会不偏离人生轨道?我们有时间修正错误,但没时间去挥霍青春,就像刚才胡哥说得那样,一年很快就过去,这辈子有多少个一年供我们不良消费?对吧?所以嘛,青春不是犯错的借口,不要拿这个说事儿,没等说完就步入中年了。”
“讲得好!” 司马凌瑶一席话换来了另外三个人的一齐赞赏。
皇甫朝司马竖了一下大拇指说道“司马,我有个习惯,从上初中开始就喜欢写日记,我看我那些日记可以出一本书了。我觉得日记是个有价值的东西,生活中所有的喜怒哀乐,成功与失败,都会在那里得到重温。所以我也挺谨慎,生怕有太多的错误被记载下来,等到将来老了那一天打开日记一看,没什么光彩,尽是灰色,那该有多沮丧啊。”
黄雨飞不由得又对皇甫竖起了大拇指:“这不仅是个好习惯,能用日记约束自己的行为,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很有新意,也很值得借鉴,佩服。”
胡立跟着补充道:“青年承载着历史,继往开来也是从青春开始的。如果我们颓废了,那民族的希望也就没了,伟大复兴也就成了一句空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青春的担子并不轻啊。”
说到这里,皇甫忽然转移了话题:“哎,司马,这几天有没有东方的消息?她现在干得怎么样了?”
司马凌瑶回道:“有,我阳哥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他说东方很勤快,也很机灵,是个做生意的料。希望她能珍惜这些吧,一个聪明人不能在同一条河里翻两次船,那就成没脑子了。”
“黄兄,你们今晚又遇到关校长了?他怎么还到这儿来?”皇甫看着黄雨飞问道。
“不知道他来干什么,也许是有太多不舍吧。”
“你说他会不会继续纠缠东方呢?我觉得他不会心甘的,毕竟这件事与东方有直接关系,他要是继续纠缠,东方会做出什么反应?”皇甫接着问道。
不等黄雨飞回答皇甫,司马凌瑶插嘴说:“这个完全有可能。他是因为东方而被学校开除的,如果要是不往好道上想,我觉得这个关志刚什么坏事都能赶出来,不然他会觉得吃亏了,会心理不平衡。这么说吧,但愿东方能躲过这次的坎儿,能吸取这次惨痛的教训。”
黄雨飞把身子稍稍往后靠了靠说:“身为大学教授,而且是副校长,我觉得关志刚应该比别人更懂得做人的道理。人的一生都是在学做人,这是一辈子的事,谁也毕业不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次吸取教训的不光是东方一个人,他关志刚更应该吸取教训,他得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事情已经发生了,被开除的结果谁也改变不了,这种情况下他不应该破罐子破摔,他需要正确认识自己,同时也要学会隐忍。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目前对他来说只有忍才能避免祸端,避免陷入更大的泥潭。学校虽然把他开除了,但他的教授资格还在,他可以另谋出路重新开始,这也是他唯一的出路。”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谁也没特别注意到皇甫静枫有些异样的表情变化,她目不转睛地一直看着黄雨飞,神色里包含着只有她自己明白的潜在情愫。虽然只是短暂的几次接触,但皇甫静枫觉得黄雨飞浑身上下透出一股与众不同的阳刚之气,这股气正渐渐飘进女孩子的心里,化作一种柔情酥软着她的心扉。
许多时候,一个人的心理变化会在无形中产生微妙的不同,皇甫静枫说话的语气都与原来不大一样了:“黄兄,咱没必要去想那个姓关的,他是咎由自取。不知为何,我对东方始终放心不下,总是担心她再出错,要是悬崖上那匹马勒不住的话,再错一次可就算彻底完了。”
说者无意听者留心,皇甫静枫随便一句话忽然让司马凌瑶心头一震,对啊,东方不会对我阳哥下手吧?她不但长得很漂亮,而且也算经历过情场历练了,她要是有什么心怀不轨的企图的话,阳哥会不会上当?想到这儿,司马凌瑶决定找个时间好好嘱咐一下郑阳,她不会允许自己的阳哥胡来。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许多表面上看似平淡的事物往往暗存着许多凶险,没有人可以做到未卜先知,人们的智慧需要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凶险中一次次被检验。
大家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担心着东方,但眼下这种担心多多少少有些杞人忧天了,东方不是傻子,她知道自己这次的损失有多大,这些损失必须得到弥补,所以她的情绪还算安稳,起码眼下是这样。
看司马凌瑶没说话,胡立瞟了她一眼问道:“喂,司马大小姐,在那儿想什么呢?”
听胡立在问自己,司马凌瑶发出一声感叹然后说:“唉,好风光总是这么短暂,多好的校园第一寝啊,没几天,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败落了,这辈子再也别想会有这种风光了,想想真让人挺伤感的。”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4-27 12:31 , Processed in 0.06881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