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回复: 0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八十七回:诗为媒表露心语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7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八十七回:诗为媒表露心语

作者:山野浪人

为了早日治好女儿,欧阳雨沐夫妇俩简直快要急白了头。他们马不停蹄的一路奔波,从云南去了奥地利,又转道去了德国,然后从德国再飞去美国,通过各种渠道获取各自不同的治疗方案,最后准备从美国直飞大连。
在机场候机时斯蒂芬.艾丽忽然想起一件事,她略带神秘地问欧阳雨沐:“哎,你说玉兰现在会怎么样?”
欧阳雨沐的脸上挂着一丝愁绪说:“能怎么样?这要不是为了她的亲姐姐,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恐怕是不可能的。但即便如此,这孩子心里也未必会平衡。一天两天可以,长期把医院当成家,那种孤独,那种单调,我真有些担心她能扛多久,唉!”
“我问的不是这个。雨沐,你说这丫头会不会时间长了动别的心思?”
欧阳雨沐看着妻子反问道:“别的心思?我没搞懂你想说什么,什么心思?”
斯蒂芬.艾丽喘着粗气说:“小峰这孩子的确很优秀,他不仅长得阳光帅气,而且在为人处世各个方面表现得都很接近完美,这种男孩子可是定时炸弹啊,他要是炸了,威力一定不小。你想啊,日子久了玉兰难免会感到寂寞,小峰几乎天天晚上去看雪儿,这样一来二去会不会蹦出另外一种火花?”
欧阳雨沐轻轻摇了摇头:“不会吧?我觉得小峰不是那种把持不住自己的人,那孩子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不会像你想的那样,你别在那儿胡猜人家孩子。”
“小峰也许不会,但你敢保证你那个宝贝女儿不会吗?雨沐,玉兰和雪儿一般大小,长得又一模一样,她要是动了歪心思,谁敢说小峰不会转移?你忘了有这么句话叫日久生情?他可以把玉兰想象成雪儿啊,如果那样的话,事情可就糟了,对雪儿可是极大的不公平。”
欧阳雨沐没回答妻子,经她这么一说,雨沐多多少少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不幸的是,他们夫妇二人的这种担心正被他们的二女儿欧阳玉兰演变成现实。
夜幕就要降临,守在医院病房里的欧阳玉兰给姐姐收拾好之后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她感觉自己并非身处在流光溢彩的城市,也不在炊烟袅袅的乡村,不是伴着街道悠雅的霓虹,也不是围着火炉惬意地品茗,她觉得自己更像是守在荒无人烟野山头的一只羔羊。看着高远深邃奇幻的夜空,她好想在那里觅一曲黑黛紫里盈溢的天籁之音,在那勾人魂魄的声音里静静安抚自己驿动的心。
欧阳玉兰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渐渐喜欢上日落西山,她的心在告诉她,夜幕降临后有一种等待让她渴望。刚到医院来的那些日子里她还不太注重自己的形象,毕竟这里是医院,自己是来照顾姐姐的,医院不比家里,用不着涂脂抹粉。可最近这几天她开始注意这些了,每天傍晚时分都会把自己拾掇一番,她似乎也在问自己,难道这是为了某个人?
或许女孩子的心永远都是那么细腻,欧阳玉兰的点滴变化让于淼感觉到了一种潜在的东西。于淼心想,自己为何要主动退出竞争呢?就算自己放过了慕容峰,不还是有人在追逐他吗?于淼有些不平衡,她开始渐渐冷淡玉兰,不想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到这么多慕容峰的追随者。
晚饭玉兰没出去吃,她把自己好一通打扮后开始静静地等待慕容峰的出现。慕容峰也没让她失望,傍晚他去饭店给她买好了饭之后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玉兰看到他之后显得十分高兴。
“小峰哥,别光顾着给我买饭,你是不是也没吃啊?”玉兰用甜甜的声音关切地问道。
“我吃过了,快凉了,你赶紧吃吧。你姐怎么样了?”
玉兰接过饭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说:“你天天这么问,她也天天不回答你,还是那样,可真愁死我了,这啥时候是个头啊,这家医院到底行不行?”
“小声点儿,别乱讲,让人家听到就不好了。”
玉兰没马上吃饭,她接着又说道:“我妈给我来电话了,明天她和我爸一起到大连,是从美国直飞过来的。”
“哦?他们去了美国?是为了你姐吧?”
玉兰点了点头:“嗯,是的。”
“行,今晚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我爸妈一声。对了,他们明天什么时候到?我看看能不能抽出时间去接一下。”
“不用接,你别费那个劲,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从机场打个车直接就过来了,你忙你的。”
“吃饭,快吃饭吧。”慕容峰一边催促着她一边走到欧阳听雪的病床前。不知为什么,他开始逐渐不想看到她了,他的鹿鹿日渐消瘦与苍白,脸上全无血色,这样看着让他心里特别的难过。
“唉,鹿鹿,你一天比一天瘦了,你个坏蛋,这是在狠心折磨我呀,咱不带这么玩儿的,你赶紧好起来行不?”说着,他轻轻拿起她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嘴边上。
“小峰哥,问你件事儿。”
“嗯?你说。”
“你先别看我姐,看我,你闭上眼睛再睁开,会不会觉得我就是她?”
慕容峰看着她说:“单讲相貌,你们俩真是同一个人。”
“哪里不同?”
“虽然你们是双胞胎姐妹,但除了相貌以外其它地方不可能一样。比如思想、行为、性格等等……”
欧阳玉兰莞尔一笑:“那你觉得我和她相比谁的性格更好?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吧,在许多地方我比她更可爱,你不觉得吗?”
慕容峰心头一震,这话什么意思?不会是有什么弦外之音吧?“也许吧,所以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嫁个好男人,好人家。”
欧阳玉兰觉得自己有句话憋在心里,可她又不敢太过直率地表示出来。
“小峰哥,我看过你写给我姐的那些诗,也知道你想用自己的方式唤醒她。你写的诗每一首我都认真读过,很真诚也很感人。我是照葫芦画瓢也胡乱写了一首诗,给你看看如何?”
慕容峰一听她也写诗,忽然来了某种兴致:“好啊,拿来我看看。”
欧阳玉兰从一本书里把她写好的诗拿出来递给了他。
“梨花轻至,陌上雪皑,潆风乍起
一双燕儿在瑟瑟林间翩跹飞散
牵手流年的往事随枯草悄然远走
手执旧梦各奔东西,独品苍凉中
许多呢喃在飞云下丢失了大山出口

没有花儿素描依旧绚烂的阳光
天空抱起大地却淡薄了秋水呜咽
燕尾剪碎古凉州词的浅吟
落叶芳魂缕缕,飘离半卷红尘帘
远山在寂寥中用自己的深邃包容着近水
锦瑟桥边空舟过,搁浅回望的思念

箜篌无心出塞,泪寒边关
青丝三尺亦枉然,谁人暗许情绾?
浮华纷乱的心事在挣扎中向你扑去
却没有半行诗指染,何许我彼岸?
   
不思量,自难忘,清纱幔,小轩窗
我愿意为你逐鹿爱的疆场血染征袍
却不见你的身影在猎猎冬啸里怒发冲冠
散尽繁华鼓声息,旷野缱绻垂怜
在千年幽迷执喏处,大雪会不会葬了梦缘?

水无语,枝无言,短笛泣,吹心怨
谁嗔壁野阙,红霞痴笑乱拨弦
燕翅持觞酒飞歌,纵有倩影袅娜天地间
断肠处,谁撩衣袂撒千滴墨香
任指上空絮盘舞,却弹不出一曲轻弦

岁月啊,到底有多少泪瓣缀于你脸
我又如何能在颤栗中拓唐诗宋韵
疾笔狂书地老天荒的醉言?
你的眼神揉碎了我的视野
我却无法合上梦中初始的情缘……”
慕容峰很认真地读完了这首诗,他不敢去往深里猜测,但冥冥中似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玉兰不会是借着这首诗想暗示些什么吧?他慢慢把眼睛闭上心里在想,慕容峰啊慕容峰,你这是怎么了?
“小峰哥,写的好不好啊?你给我斧正一下呗。”
慕容峰回道:“非常不错的文笔,写得很棒。”
“真的啊?小峰哥,我把它送给你啦,这首诗归你所有。”
慕容峰的目光里充满了一种别人捉摸不透的东西,他把它还给了玉兰然后说道:“玉兰,这礼物可有点儿贵重了,我不能收,你别介意哈。我建议你好好收藏着它,将来你会遇到自己的心仪之人,这首诗应该属于那个人。”
“慕容峰,你……”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4-26 19:29 , Processed in 0.107736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