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回复: 0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七十七回:一家三口的对话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7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七十七回:一家三口的对话

作者:山野浪人

“对不起,瑶瑶,你的车被没收了,从现在起,你银行的所有存款全部予以冻结,不得支取。当然,你如果需要零花钱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但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司马凌瑶的母亲柳妍坐在她的对面对她严肃地说道。
年过完了,司马林和妻子柳妍从美国回到了北京。在北京与父亲一起住了几天后带着婆婆又回到了大连。见到女儿,司马林高兴的不得了,可柳妍却显得有些生气。她比较详细地询问了一下女儿过年期间的事,一开始是对女儿把她的奶奶支到北京而她自己却留在了家里表示很生气,再一听她和同学之间的那些故事就更加来气了。
其实司马凌瑶并不太会撒谎,尽管她曾鼓动过慕容峰去撒谎,但她本人还是很诚实的一个女孩子。但她也担心母亲知道的太多后会出现意外,所有在向母亲“汇报”时还是有所隐瞒的。但柳妍却不买女儿的账,她在心里琢磨着,不能让女儿太像自己那么野性,得管束一下。
“妈,您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第一,我没有开着车到处炫耀,出门办事基本上都是打的出租车;第二,我也没有乱花钱啊,只不过是同学帮个忙而已,再说了,人家也没说是要,我是……”
“别你是我是的,你这孩子该好好管教一下了。来,咱一条一条的说,先说你奶奶,她多大岁数了?你们俩在一起该谁照顾谁?你年纪轻轻的难道要让她照顾你不成?你把她一个人安排到北京去了,你自由了是吧?不用再为奶奶操心了是吧?”
司马凌瑶把她那标志性的马尾辫一甩反驳道:“妈,您这可是标准的不讲道理。北京是哪儿?那是我姥爷的家,我姥爷家哪个地方不比咱这个家好?咱家有私人花园吗?有娱乐室吗?有保姆吗?要啥没啥,可我姥爷家有啊,他会亏待我奶奶吗?根本不可能,您说,她去北京过年有什么不好?怎么到了您这儿就变成我不照顾她了?再说了,她是谁?是我奶奶,您大概还不知道吧?我和我奶可比您亲多了,您最好别自作多情哈,真是的!”
“你……司马林,瞧见了没有?这就是你女儿,你看看,这都成什么样子了?都是你给她惯坏的,越来越不像话!” 柳妍气哼哼地对丈夫说道。
司马林在沙发上把身子往前靠了一下然后笑呵呵地对妻子说:“行啦,别弄得像是审问似的,瑶瑶是有些不对的地方,但也不是都错了,咱妈在北京那里确实比在大连好,这一点不用怀疑。”
一听有人帮忙,司马凌瑶顿时“气焰嚣张”起来,她接着司马林的话说道:“就是啊,我奶奶在北京过年那是享福,我爸说得一点儿都没错,这还用怀疑吗?我奶正在睡觉,妈,您要是不信可以去把我奶叫醒当堂过问,要是我姥爷有半点儿怠慢之处,好办,我去和我姥爷过招,这不就结了吗?”
“你听听,你听听,看你这宝贝女儿都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柳妍气得用手指着司马林说道。“行,咱再说你那钱,瑶瑶,你好牛啊,好大方啊,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富有?手里钱多了就可以到处装大爷,烧的吧?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现在算得上是个小富翁,可你别忘了,你手里的那些钱是我和你爸冒着枪林弹雨一分一分挣来的,你以为那么容易啊?得瑟啥?”
“妈,您这么一说还真就提醒我了,我手里的钱有三分之二来自我姥爷那里好不好?行,您那份我物归原主还给您,我姥爷给我的钱好像不归您管吧?要么我现在打电话给我姥爷请示一下如何?”
司马凌瑶刚理直气壮地把话说完,司马林马上绷着脸说道:“瑶瑶,你这孩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怎么跟你妈说话呢?不像话!”
司马凌瑶一看父亲调转枪口对着自己来了,她眨巴眨巴眼睛回道:“爸,妈,您二老是啥意思我明白,怕我胡乱花钱,怕我浪费,这些都对。但我想和您二老说的是我这钱并不是乱花,也不是故意要逞能显阔,不是您们想的那样。
我承认,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您们的钱确实是拿命换来的,不过我不想听也不想说您们那些动人的罗曼史,咱远了不说,就说眼前。我郑叔那个庄园值多少钱?快上亿了吧?这叫啥?巨款!这么一大笔巨款您们给了他,当时您二老是怎么想的?有过不舍得的心理吗?我妈她反对了吗?这些都没有,为啥?因为您们要报恩,救命之恩无论怎么报答都不过分。当年要不是我郑叔舍身相救,我爸恐怕早就青山埋忠骨了吧?那我妈呢?天下这么好的男人您到哪儿找去?对不?
二老,这就牵涉出一个严肃的问题来了,人活在世上,该不该行善,怎样才叫行善,行善是为了得到他人的回报吗?我是您二老的女儿,孩子,没有资格给父母上课,但您二位也别嫌我絮叨,我多说几句题外话。
埃及有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他制作了一部微电影,这部微电影的名字叫The Other Pair,它只有四分钟时长,而且里面一句台词都没有。就是这样一部微电影,它以善,以德感动了世界上不同文化种族的人,并且获得了埃及卢克索LUXOR电影奖。这部微电影用无声语言告诉世人一个道理:人在贫苦时该坚守什么,在富有时该做什么。我喜欢这句潜台词:当善良遇见善良,就会开出世界上最美的花朵……”
“你说的是一贫一富那两个男孩子为了一只鞋的事,对吧?”司马林打断了女儿的话从旁问道。
“对啊对啊,爸,您看过那部片子啊?” 司马凌瑶惊喜地问道。
“嗯,看了,确实很感人。”
柳妍瞪大了眼睛问司马林:“什么微电影?你在哪儿看的?我怎么不知道?”
司马凌瑶一乐:“柳氏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您不能光想着挣钱啊,钱是什么?身外之物对吧?关键是当您有钱时得学会如何正确消费,把钱的真正价值体现出来,这才叫既会挣钱也会花钱,不然您要钱有啥用?”
“这……喂,这是我在算计你还是你在算计我?你个死丫头,我还赢不了你了是吧?得,以上问题暂时搁置争议待日后慢慢解决,下一个,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在谈恋爱?不许撒谎!” 柳妍瞪大了一双眼在等着女儿的回答。
谁知司马凌瑶诡异地一笑反问道:“妈,在我没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您可不可以先向我透露一点儿内部消息?当年您爱上我爸时向我姥爷做过汇报没有?貌似没有,对吧?这就对了嘛,干嘛要告诉我姥爷啊?婚姻自主恋爱自由,我妈勇气可嘉啊,要不然上哪儿去找我爸这样的优秀男人?”
“你……”柳妍哑口无言,像是被女儿戳到了痛处一样,一只手在那儿乱比划着,谁也不知道她的肢体语言想表达什么。“行行行,瑶瑶,这大概就叫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弄不过你,行,你呢,继续得瑟,当心别把你那几根毛得瑟光了,我可没有搭救你的意思,你就使劲得瑟哈。”
话音刚落她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郑元文的爱人付莺打过来的。得知司马林夫妇从美国回来后,郑元文夫妇二人要在家里摆一桌酒席给司马林夫妇接风,要他们全家务必得到。由于这两家的特殊关系,柳妍无法拒绝,满口答应了。
“行了,是付莺打来的,明晚我们一起到她家里吃饭。”对丈夫说完后她又看了一眼女儿说道:“明天下午放学后老老实实在学校等着,郑阳会去接你。至于你那些问题,别急,早晚我会收拾你!”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4-26 19:35 , Processed in 0.062534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