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回复: 0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七十四回:透明的青春对白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7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七十四回:透明的青春对白

作者:山野浪人

慕容峰去了医院,寝室里剩下胡立一个人,他觉得心情非常不好,连晚饭也没吃,躺在床铺上翻来覆去地想着各种事情。正这时,有人来敲门,胡立打开房门一看是司马凌瑶,他赶紧把她让进了屋子。
“你怎么想起跑到这儿来了?”
司马凌瑶坐下后说:“女生进了男寝室,你不会是有所顾忌吧?胡哥,人做事许多时候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只要脚正何怕鞋歪?”
胡立也坐了下来:“你说得没错。哦,晚饭你吃了吗?”
“没吃,没心情,没意思,也不饿。”
“我也是,没事儿,你看我这屋子里还有这么多的零食呢,想吃什么自己动手随便拿。”胡立非常客气地让着司马凌瑶,但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是当着“佛”的面借花献佛。
“胡哥,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简直乱得一塌糊涂,活了十几年,从来没像这些天这么乱,特别的沮丧。早知道是这个样子,我才不来这所学校呢,去哪儿不行?” 司马凌瑶说完这几句话后把那张小嘴一撅,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我现在的感觉和你没什么太大区别,也是一团乱麻塞得满满的。你也知道我和那个疯子的关系,哥俩儿特别的铁,说臭味相投也行。
这好端端的他怎么就能意外地碰到什么抢劫犯?他要是没受伤怎么可能和欧阳产生那些误会的小火花?欧阳又怎么可能急着要来看他?
本来我还在偷偷地替他设计毕业后的那个创业计划,如果可以,我也想和他一起赌一把,成功也未必不能。现在好了,白花花的银子全给那些天使了,还拿什么去创业?行,这倒也罢了,只要有人在,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你看,人呢?躺在医院里了,而且根本看不到任何好的迹象,这不是全砸了吗?”
司马凌瑶白了胡立一眼说:“我和你想的不一样。对于欧阳,我发自五脏六腑地期盼她赶紧好起来,前几天我也和你说过了,我不会再去追那个疯子,真心希望他和欧阳能相爱一生白头偕老。
可我这心里也实在纠结,我的爱呢?我的爱去了哪里?这么想可能有些自私,但这世上有不自私的人吗?有时候自私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吧?唉,气死我了,我现在满肚子都是恨,却不知道该恨谁!”
胡立不想劝她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个女孩子的性格,也知道她是个非常善良,同时又很有智慧的人,尽管有些时候她的行为让人感到一些不好理解。
胡立胡乱往嘴里塞了点儿零食然后说:“哎,司马,你说欧阳这种情况治疗费得花多少钱?要是一直不好呢?那不成了无底洞了吗?多少钱也填不满啊?不知道那家小鬼子单位能不能再多给些,愁死人了。”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钱是什么?那是王八蛋,要钱有用吗?我有钱,可我能改变眼下这一切吗?这是命,命中八尺难求一丈,要钱干嘛?” 司马凌瑶几乎是在开吼。
胡立有些懵了:“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情绪怎么这么低落?”
再看司马凌瑶,不觉间眼里似有泪水在滚动。
“胡哥,这么跟你说吧,你看到的我,只是我的一半儿,我的另一半儿你根本就不知道……”
“等一下,司马,我们交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胡立从不主动打听任何人的隐私,每个人都有保护个人隐私的权利。不错,我对你是很好奇,尤其在经济方面,你给我的感觉十分神秘,可那是你隐私的一部分,你可以不告诉我。”
“我现在这不正在告诉你吗?同时我还告诉你,在学校,你是第二个知道我另一半儿的人,疯子是第一个……”
胡立竖着耳朵在认真听,司马凌瑶把她的经济老底儿都说了出来,然后她又补充道:“胡哥,你说要钱有什么用?钱只是人们生活的辅助品,但它未必就一定会改变人的命运,许多时候人算不如天算,所谓人定胜天就是一句鬼话!”
胡立真的有些傻眼了,就她?就这个女孩子?还没走向社会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这事儿要是说给鬼听,能不能把鬼给吓到了?好你个疯子,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这些,却保密的严严实实,咱俩这么铁,你都不曾对我透露一点点,这太疯狂了吧?
“司马,我有这样几个疑问无法解开,你愿意告诉我吗?说好了哈,你可以不回答。”
“什么?问吧。”
胡立用眼睛盯着她问道:“一个个来,首先第一个,你干嘛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们是朋友,也或许是因为我心里特别憋屈,找不到别的话题。不过我告诉你,我并不是要炫耀自己,而且你和疯子一样,必须得替我保密。”
“行,关于保密,我答应了。下一个,司马,你这种背景身份,怎么会随便看上一个异性?怎么会对那个疯子有意?这也根本不般配啊,那些名门贵族的人,有成就的人,或者是某个圈子里的人,你应该找那些人做你的男朋友才是,而且你现在这个年龄根本用不着这时候就考虑个人的感情问题,你有一大把的未来,熟知将来不会遇到真正适合你的如意郎君?可你却偏偏对一个啥也不是的普通大学生来电了,这太不实际,太不可信了,我到现在都不信,咋回事?”
司马凌瑶叹着气说:“有一点你说得对,我还小,可能真的不应该这么早就介入情感。这个我解释不了,可能是撞见鬼了吧。不过人的第一感觉非常重要,我也不知道那个疯子怎么会一下子钻进了我心里,说不清。这事儿说起来你可能有些不大相信,现在好多我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都谈过恋爱,都有男朋友,可我既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男朋友,哪怕有个渣男和我磨出点儿火花也好,一个都没遇到。”
“得了吧,你撒谎。司马,我感觉你那位郑阳哥可是对你不一般啊,你们俩就没谈情说爱过?”
胡立这一问让司马凌瑶哭笑不得:“你好像对我有监控行为啊,不会是居心叵测吧?行,满足你的好奇心,郑阳是我郑叔的儿子,打小我们常在一起玩儿。后来他确实向我表白过,但不知为什么,我对他从未动过那种念头。现在我和他的关系有一个准确的定位,我把他当我的亲哥哥,就这么回事。”
胡立想了一下说:“司马,我有几句奉劝你的话,不管说得对与否,希望你别介意。我觉得你该转移自己的主要精力,把它用在学业上。大学不是一天两天,那是四年光阴,你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处在你这个年龄段,世界观和价值观正在形成阶段,但它有很大的可塑性,通过学习和更多的接触社会,你会逐步发现自己太多不成熟的地方,需要不断矫正自己的人生坐标,别在感情上浪费自己的大好年华。”
胡立这番话司马凌瑶确实听进去了,她略微停顿了一会儿说:“你说得对,我不能让自己沉溺在纠结中,得走出来,只是这需要时间,我会记住你刚才那些话。”
胡立乐了:“这就对了。其实,一个人的成长是把哭声调成静音的过程,在静音里加深对生命的思考,加深对世界的感悟,让自己更加充实起来。虽然这个调试过程会有苦有泪,但它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必不可少。”
司马凌瑶用双手托着下巴平静地看着胡立,她没开口,就这么看着,把胡立看得有些异样心理开始活动,他在心里琢磨着,这个鬼丫头又在想什么幺蛾子?
正这时,门一开,慕容峰回来了。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4-27 12:54 , Processed in 0.059857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