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回复: 1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五十六回:被逼无奈逃回家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6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五十六回:被逼无奈逃回家

作者:山野浪人

这个除夕夜,郑阳和司马凌瑶谈了很多,两个人一直唠到下半夜两点多钟,郑阳才开车拉着她回到了郑元文的住所。
这时候郑元文夫妇二人已经睡了,听见声音后,郑元文的爱人付莺悄悄爬了起来,她估计应该是儿子回来了,可不知道儿子把司马凌瑶也带了回来。
付莺来到客厅看到他们俩以后说:“郑阳,时间不早了,你去睡会儿吧。”
郑阳答应了一声然后对司马凌瑶说:“我妈在这儿,我先去睡了哈。”
司马凌瑶点了点头。
郑阳回他自己的房间后,付莺坐下问司马凌瑶:“瑶瑶,饿不饿?我去给你弄吃的,你等我好吗?”
“付姨,您别忙了,刚才我在庄园里吃过了,是郑叔叔亲手做的菜,非常好吃。”
付莺微笑着说道:“你看,现在离天亮不远了,既然你不饿,那就赶紧休息一下。明天开始你哪儿也不许去,就在这儿过年,家里吃的用的什么都有。哦对了,要想玩儿你就去庄园,不过不许在那里过夜,玩够了就回来,听见了吗?”
“嗯,好吧。” 对司马凌瑶来说,这里就和她自己的家一样,郑元文夫妇二人拿她当自己的闺女,而且还专门在家里给她单独留出一间卧室,她什么时候想过来住都可以。
司马凌瑶这一觉睡得真够厚实,直到初一下午快四点了才醒过来。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她又想起了慕容峰,这么长时间没去医院看看他,他会干嘛呢?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初一这天中午,胡立从外面打了一辆出租车把慕容峰送回了家。
初一上午慕容峰和欧阳听雪在电话里讲和之后,为了避免其他人再到医院里来骚扰自己,慕容峰忽然决定回家养伤。这样一来,既可以不让父母跟着操心来回跑,也可以让司马凌瑶离自己远些,免得彼此间再闹出什么不愉快来。还有一点,就是慕容峰实在不想在医院里频繁地看到那些来“慰问”警察和官方人物。
开始胡立不同意慕容峰这么做,但听他把利害关系讲明之后,胡立觉得这也不错。他们也没经过医生许可,两个人私下里一合计就这么跑了。
把慕容峰送回家以后,胡立在他家里和慕容峰的母亲颜静一起吃了顿午饭,颜静一边吃着一边责备儿子太过鲁莽。不经医生许可就这样私自跑回家,且不说对伤口恢复是不是会有影响,对人家医院同样有影响,这叫什么事儿?
但听完儿子说的理由后,颜静也显得挺无奈。既然跑了回来那也不能再折腾回去,她安慰了儿子几句,又谢过了胡立,然后告诉他们俩医院那里由她负责去处理一下,两个年轻人为这次出逃成功感到倍儿爽。
吃过午饭后胡立又陪了慕容峰一阵子,然后告辞回了学校。进了寝室他一头倒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天棚发起呆来。
最近怎么这么多的乱头事儿?一天到晚忙里忙外,没忙活一件正经营生。起来倒了一杯饮料喝了几口后他又躺下了,总感觉浑身上下特别的乏。
想着想着,他又琢磨起慕容峰曾和他提起过的创业问题,慕容峰是真心实意地邀请他一起自主创业自我发展,争取办一个像样的文化产业园。胡立分析了一下自身的优缺点,感觉跟着疯子一道闯一闯也未尝不可。他就这么来回琢磨着,琢磨来琢磨去稀里糊涂睡着了。
这是一个靠近海边的地方,几处错落有致的海景房掩映在葱茏绿色中。海鸥和燕子结伴而飞,在大海浪花的音乐里,海景房里的茶香融进花的芬芳里,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醉的一股清新。
这几处海景房分别有各自不同的功能,有书馆,音乐茶吧,摄影,美术,书法,舞蹈,画廊,装潢装饰、形象设计、文化旅游项目等,还有专门用来进行文学讲座的小礼堂。
在这些海景房外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广场的甬道一直延伸到海边的沙滩上,广场中心有一个设计特别新颖的彩色音乐喷泉,许多南来北往的游客驻足在这里享受着美景,享受着海风,享受着大自然的无私馈赠。
此时小礼堂里已经是座无虚席,不分男女老少,不分中国还是外国,大家聚在这里静静聆听着一个人的演讲。这个人演讲的内容是中国古文化与现代诗歌的有机结合,他的演讲声情并茂,既严谨又活泼,不时引来下面一阵阵掌声。
坐在前排的胡立也被慕容峰非常优秀的文化底蕴和演讲口才所折服,他不禁大声喊了一个“好!”这一嗓子喊出去什么效果也没有,反倒是把自己喊醒了。胡立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十分美好的梦,他不由得暗暗笑了起来。
这个美丽的梦做了多长时间他也不知道,抬眼看看窗外,天色早已黑了下来。他拿起手机一瞧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后他打算起来吃点儿东西。正这时,忽然有人来敲门,胡立觉得挺纳闷,大年初一晚上这时候谁会来找自己?
“谁啊?”胡立随便问了一句。
“我,开门!”
一听这个特别熟悉的声音,胡立差点儿没一头倒在床上,司马凌瑶!天呐,这个丫头是不是疯了?她怎么能跑到这里来?但是惊讶归惊讶,既然她知道自己在寝室里,不开门也不合适啊。胡立皱紧了眉头去把门打开了,司马凌瑶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地走进了屋里。
“学妹,你不在家好好过年,怎么跑到学校来了?有事找我?”胡立向四下看了看后把门关上轻声问道。
“没事不许找你?你怎么不早说?” 司马凌瑶也不客气,坐下后随便抓起一包零食打开就吃,边吃边冷冷地反问道。
胡立看着她心想,哦,敢情彼此熟悉了以后就可以免了许多礼节,吃喝啥都不用让,想怎么就怎么。他哪里知道,现在屋子里堆放的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司马凌瑶前几天晚上让慕容峰搬进来的,人家女孩子是在吃自己的东西。
“哎,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你别理解错了。我是说这大年初一傍晚,多么美好的时光,你要是没什么要紧的事不会无故跑来找我吧?你看,这里吃的喝的啥都有,你随便用,不要客气,但这不耽误你说事儿,对不?”
胡立嘴上这么说,可他心里压根儿就不是这么想的。他已经猜到了司马凌瑶来的目的,肯定又是为了那个疯子,不然她绝不会到这儿来。
司马凌瑶放下零食包,随手又打开一瓶饮料,喝了几口后说道:“胡哥,《三国演义》这部书你肯定看过,不仅看过,我断定你还没少钻研这部作品。”
“哦?此话怎讲?”胡立转身坐到床边不解地问道。
司马凌瑶把嘴角一歪瞥了瞥他:“你的军师角色演的不错。那个刘备跑回家了,我知道他是有意躲着我才跑的,他知道我不可能去他家里找他,但我猜了一下,这个馊主意十有八九是你这个军师出的,我没冤枉你吧?”
果然不出所料!胡立淡淡一笑回道:“这你可真就猜错了。学妹,你应该知道,咱们中国人对这个春节那是相当重视的,它可是所有节日中最有份量的。不仅如此,这个节日在许多人眼里多多少少还有那么点儿迷信色彩,大年初一躺在医院里,毕竟不是个吉利的事儿,对吧?所以呢,那个刘备就跑回家了,我倒是想当一回军师,可没人给我这机会啊。要不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也尝试一把官瘾?”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4-27 12:43 , Processed in 0.088894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