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回复: 1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五十五回:难解世间多情事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6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五十五回:难解世间多情事

作者:山野浪人

除夕夜,欧阳听雪一夜未眠,她和妹妹欧阳玉兰滚在一张大床上嬉戏疯闹加闲聊,姐妹俩一刻也没消停,其中也多次谈起过慕容峰。
到了早晨,妹妹欧阳玉兰有些困了,她不管姐姐是不是也困,拽过被子往身上一盖自己先睡了。
欧阳听雪熬了一夜竟毫无睡意,看妹妹睡着后她心里又不自觉地发起酸来。
这个该死的兔子,都到了大年初一了,手机也好微信也罢,怎么还把我押在黑黑的牢房里不放出来?他不会是真的信了那张PS照片了吧?欧阳听雪心里一边嗲骂着慕容峰一边责备自己的鲁莽,可后悔又有什么用?
她把手机一直紧紧攥在手心里,看着窗外天光渐渐大亮,心里焦灼地等待那只兔子能尽快有所反应,哪怕就是冲自己发一通脾气也比这样没有消息的滋味要好。
功夫不负有心人,欧阳听雪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她正在那儿胡思乱想呢,慕容峰把电话打了进来。虽然只是隔了一天的事,但欧阳听雪感觉像过了一年一样,这一天也实在太漫长了。
慕容峰很大度,他在电话里首先检讨了自己,并对他与别人的合影做了解释,最后还像哄孩子一样哄着欧阳听雪,让她原谅自己,不要再去生气。
此时此刻他的每一句话对欧阳听雪来说都觉得弥足珍贵,她再次被慕容峰感动,并像慕容峰一样也检讨了自己的任性,尤其是那张PS的照片,她向慕容峰一再解释那是赌气的“杰作”。
言归于好后,这两个人的心情顿时大好,海阔天空,阳光灿烂。但也有人沉溺于一种莫名的伤感里,这便是司马凌瑶。
除夕夜离开慕容峰后司马凌瑶无处可去,奶奶不在家去了北京,她一个人回家孤单单地过年又很失落,没办法,她只好去黑石庄园郑叔叔那里过除夕。
本来郑元文打算初一一大早第一个去给司马凌瑶的奶奶拜年,全家人正在欢乐中,在黑石庄园值班的服务员给郑元文打了个电话,说他的宝贝侄女司马凌瑶一脸的怨气到了黑石庄园,可把郑元文吓坏了。他马上打通了司马凌瑶的电话,她在电话里没好气儿地告诉叔叔今晚就在庄园过了。
郑元文一听这哪行,赶紧让她到家里来,可司马凌瑶坚持哪儿也不去,无奈,郑元文只好让儿子开车拉着他去了庄园。
见到司马凌瑶以后才知道她奶奶去了北京,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孩子的许多心事郑元文不方便询问,他让儿子陪着她,自己亲自下厨为她做饭去了。饭菜做好后郑元文比较含蓄地安慰了她几句,然后他让儿子留在这里,自己赶回家中。
司马凌瑶没有心情去吃喝,她跑到庄园的娱乐室打开音响设备开始嚎起来,那歌让她唱得要多难听就多难听,她自己却不以为然,深深陶醉在发泄里。
郑阳看到这种情况,他估摸司马凌瑶十有八九是在感情上遇到了坎儿,不然不会是这个样子。听她唱了几首歌后,郑阳实在有些忍不住,他走过去啪地一下子把音响关掉,然后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她的对面。
“瑶瑶,其实唱歌不是最佳发泄方式,而且这种方式很不科学,咱们换一种方式。”郑阳看着这位小妹妹心平气和地说道。
过去,司马凌瑶对郑阳颐指气使惯了,因为郑阳总是谦让着她,她也很得意能欺负这个哥哥。但现在郑阳阻止她继续唱下去,她却没表示反抗。“你说吧,什么方式?”
郑阳一看她态度挺好,于是接着说:“瑶瑶,现在是过年,你把奶奶一个人支到了北京,你一个人留在家里,我不用问你,你一定是为了某个人才这样做的。
但你此时的表现是一种沮丧状态,这说明你遇到了问题。人的所有思想和行为就是一台发动机,你的发动机可能坏了。这不要紧,坏了可以修,怎么修呢?唱歌修不了,你得把发动机拆开,检查一下故障出在哪里,这才行,你说是不?”
司马凌瑶把马尾辫一甩,立起眼睛问道:“你说的这个修理实际上就是要窥探我的隐私对吧?阳哥,你这叫居心叵测,或者叫居心不良。”
郑阳也把眼珠子瞪得老大:“哎,怎么说话呢?狗咬吕洞宾是吧?这大过年的,我帮你修理发动机还是免费义务劳动,你怎么不知道领情啊?”
司马凌瑶把目光移到别处,可以看出,她的眼睛里已有泪花在滚动。
“瑶瑶,咱们可是最亲的亲人,对吧?不管你有什么心结都不该憋在心里,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
“阳哥,”司马凌瑶转回头看着郑阳说:“行,我不瞒你,我爱上了一个人,可他爱上了另外一个女孩儿,我想把他抢回来,可……他好像对我……我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说。”
郑阳眉头一皱发狠地说道:“啥?这小子移情别恋了?嘿,戏耍我妹妹是吧?得,我替你出这口气,看我怎么收拾他。告诉我,他是谁?”
“你别在我面前摆出一副社会痞子形象成不?有话好好说,不好好说你就赶紧回家去吧,我不用你管。” 司马凌瑶气哼哼地回道。
郑阳本来就不是那号人,他那么说也是为了哄哄她。“行,咱好好说,你和他究竟怎么回事?”
司马凌瑶眨了眨眼,然后有气无力地说道:“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不是他负心,他和别人在先,我是后来者……”
“等一下,”郑阳冲她摆了一下手:“瑶瑶,你的意思是说,人家已经有对象了,但这个时候偏巧你也看上了他,你想把他从另外一个女孩子那里强行夺过来,是这样吗?”
司马凌瑶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样。不过,他们毕竟没结婚啊,不是合法夫妻,只是处对象而已,我觉得我有权利表达我的爱,这错了吗?”
郑阳哈哈乐了起来:“瑶瑶,你不但错了,而且是很严重的错。你这样做的性质和第三者没什么区别,基本一样。我先不说你,说他。瑶瑶,他眼下正和别人谈恋爱,他有对象了,但这种时候他能背叛他的恋人和你开始一段新的恋情,这样的男人你也敢要?
就算你们成功了,走到了一起,你别忘了,他能背叛原来的恋人也一样可以背叛你,当他再遇到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时,你也是他随手可丢的垃圾,这种人什么地方可爱,你能冷静地告诉我吗?好好想想。”
“你说的不对!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他们又没结婚,如果他们已经是夫妻了,我绝不会当第三者。谈恋爱是海选,是百里挑一,处在一起发现不合拍可以换啊,这怎么能说是背叛?每个人都有海选权利,谁不想找个最优秀的?你不想吗?” 司马凌瑶反击道。
郑阳淡淡一笑说:“瑶瑶,实际上你是让自己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没错,人这一辈子都想找个好老婆嫁个好男人,恋爱可以从海选开始。但海选不等于海试,你不能在芸芸众生中挨个去试看看哪个人最适合自己,这不是胡闹吗?怎么可能?
瑶瑶,我们站在山顶上看那一片茂密的树林会有什么感觉?我们会感叹,会赞美,大片的绿色蔚为壮观,它让我们心旷神怡,对吧?
你把那片森林中的任何一棵树挖出来,把它孤零零地栽到一个荒坡上,你再看这棵树时还会有感叹和赞美吗?你会对着它说你好雄伟啊,会吗?不会!
芸芸众生就是那片森林,每个人都只是其中的一棵树罢了。作为个体的任何一棵树都绝对不可能完美,或许它长得不直,或许它形状不好,或许它有过病虫害,这和人是一个道理,你再怎么海选,也不可能选出世上独一无二的一品大树,这个道理你都不懂?”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4-27 12:55 , Processed in 0.060900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