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8|回复: 1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五十二回:悲情除夕人各散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6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五十二回:悲情除夕人各散

作者:山野浪人

除夕夜里十点左右,欧阳听雪用手机给慕容峰发了一条短信:
“窗外,秋叶已然落尽。
在海角的那端,你用梦影揉碎了我天涯的视野。当天上的那些星星跚渡我心,多少的无奈结成寒冬之愁,孤独地盘坠在一地叶片上。
近在咫尺的记忆游荡在怜楚星旁,北风剪碎了地平线,让我心中的烛光在这个惆谧的夜晚慢慢冉升,只是不知道它会飘向哪里。
我的北方,你在这个大地上的哪个方向?我用悬心轻叩你的门扉,你可知道我滴滴点点点点滴滴的那些思念正在远方流浪?
今夜,天上所有的星星都是我爱恋编织的荧光,它轻照记忆深处,并在那里拓出一行情天恨海的文字,来装饰我撒满泪瓣的小屋。
北方的兔儿,你可否为我找到一种导引,让我不再于这个暗夜里跋涉。纵然我是那只疲惫的鹿儿,依然愿向你挣扎着跑去,把思念挽在今夜,把明晨的太阳衔到你的身旁……”
欧阳听雪的这条短信来得不是时候,正在病房里欢愉的慕容峰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自己和别人共度除夕,而远在天边的鹿鹿却把一份沉甸甸的思念之情穿山越水寄了过来。那些文字像一把锥子在扎他,他忽然感觉自己做错了事情。
胡立和那两位女生哪个都不笨,慕容峰情绪的突然变化让他们猜到了什么。胡立担心,司马凌瑶纠结,东方梦菡却暗自高兴,她认为一个最好的时机出现了。
微信上,东方梦菡找到了欧阳听雪,彼此客套了几句后,她告诉欧阳听雪不用担心慕容峰,此时大家正陪他一起过年呢,然后把慕容峰和于淼,和司马凌瑶的合影发给了欧阳听雪。
爱是自私的,这种自私许多时候无法用语言说清楚。当欧阳听雪看到自己心爱的兔兔与别的女孩子一起留影时,心中一股无名火腾地一下子又着了起来!
慕容峰,我思念你是不是显得很多余?有司马凌瑶在你身边与你勾肩搭背,有另一个不知来路不明的美女与你如此缠绵,我却傻乎乎地分分秒秒想着你,这不是贱吗?
欧阳听雪咬着牙后悔,东方梦菡的信息早发来那么一小会儿,自己绝不会给你慕容峰发那样一条短信!
咬完牙之后欧阳听雪乐了,这次她没再摔手机,也没像上次那样怒不可遏。想了一会儿后,她开始劝自己平静下来。
男人,如今天下还有几个男人会把诚信当回事?海誓山盟说得天花乱坠,骗子,全是骗子!行啊慕容峰,行!算我欧阳听雪眼瞎错看了你,你不是不缺美女陪吗?那好,就让你那些一文不值的狗屁承诺见鬼去吧!
欧阳听雪把心一横,一个字没回直接从微信上和手机号码那里把慕容峰摁进了黑名单!
看完欧阳听雪的短信,勾起了慕容峰对她同样的思念。他也在手机上编织文字,要把自己内心对她的爱恋之情用最美的文字发出去。写好之后慕容峰开始登录微信,但上下无论怎么滑动也找不到欧阳听雪的名字!嗯?怎么回事?手机坏了?不对啊,别人都在,怎么单单没了鹿鹿?
情急之下,慕容峰开始给欧阳听雪打电话,拨通后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直到这时他才有些着急了,心里有了一种不祥之感。鹿鹿把我拉黑了?不会吧,她那条短信的温度还没退呢,没有理由这么做啊!
司马凌瑶不明就里,东方梦菡心中窃喜,胡立注意观察了一下这两个女孩子不同的表情,再看看慕容峰焦灼的样子,他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奥秘!不出意外,一定又是那个东方梦菡作的祟,问题应该出在今晚那几张照片上!
胡立想明白了,但心中也打起了冷颤,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司马凌瑶对慕容峰不依不饶的纠缠是个麻烦,现在看来东方梦菡这个女孩子更可怕,她会利用一切机会报复慕容峰。疯子啊疯子,这下你可惨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个东方梦菡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花样来呢!
隔了不大一会儿,慕容峰又打了一遍电话,提示还是占线,他确认自己已经被鹿鹿拉黑了,可究竟是什么原因,他想不出。
处于热恋中的人往往会完全丢失了智商,现在的慕容峰和欧阳听雪就是这样,他们彼此正在产生隔阂,而身处迷惑中却不知所以然。
电话与微信都拉黑了,没有其它联络方式可以找到欧阳听雪,不管什么原因,慕容峰也来了火气。搞什么搞?你说爱就爱的死去活来,你说不爱就随便黑我,什么毛病?我哪儿得罪你了?既然这样,那就趁早算了,谁离开谁活不了吗?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咱就此拜拜!慕容峰反手把欧阳听雪的手机号也塞进了黑名单!
本来这几个人在病房里过得正热闹,突如其来的变化打破了欢快的气氛。慕容峰也没多思考一下,竟然对另外三个人下了逐客令,他让胡立他们赶紧离开,他要睡觉!
东方梦菡首先说道:“我们走吧,也该让学长好好休息一下了,他毕竟有伤在身,这样折腾不利于伤口恢复。”
司马凌瑶没说话,但她的眼睛里似乎却带着泪水。在她看来,一定是他又在想欧阳了,不然他的情绪不会突然发生这种变化。既然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不走也不是那么回事。这个除夕过的,这叫什么呀?早知道这样自己干嘛要留下?司马凌瑶心有不甘,她在默默地恨一个人:欧阳听雪!
你欧阳听雪哪个地方比我好比我强?我凭什么要输给你?我司马凌瑶就不信那个邪了,咱走着瞧,我非和你一争高下不可,看看最后谁能得到慕容峰!
可是……出了医院去哪儿?除夕夜,万家灯火,四方阖圆,自己莫不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儿?气急败坏的司马凌瑶咬着嘴唇,眼里噙着泪花,一甩马尾辫,一句话没说气呼呼地第一个走出了病房。
紧接着,东方梦菡和胡立同样没开口先后走了出去,一个好端端的除夕夜就这样不欢而散。
“东方,司马,你们俩站住!先说说你们现在要去哪儿?我挨个送你们,天这么晚了,不能让你们单独走。”医院大门口,胡立叫住了两个女孩子。
“胡哥,我没事儿,我自己打个车回学校,正好也有点儿困了,我想回去睡觉,你还是送送司马吧,我这儿你放心。哦对了,我有你的电话号,进了寝室我马上就告诉你。” 东方梦菡非常客气地对他们俩说道。
“那……好吧,我帮你堵辆车……”胡立站在路边堵了一辆出租车,看着东方梦菡走了之后回身问司马凌瑶:“你家人都不在大连,你说你去哪儿?唉……”
司马凌瑶痴痴呆呆地站在那里像一尊木雕,胡立的话她似乎没听到,呼啸的北风里,冲出眼帘的泪珠滴答滴答落在了冰冷的地上。胡立又问了她一遍,她还是没开口。默默站了一会儿,司马凌瑶拨通了郑阳的电话。
胡立知道,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都安慰不了人,她一个字不说,他就这样站着陪她,一直等到郑阳的出现,看着这个多情的女孩子上车走了之后,胡立对着天空深深叹了一口气:“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可许来许去,成败各有几何?”
两个女孩子都走了,胡立慢腾腾转过身又回了病房。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11-13 15:14 , Processed in 0.057168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