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4|回复: 4
收起左侧

姜灿辉诗选(六十三)

[复制链接]

119

主题

2万

帖子

9

精华

功勋诗友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2-9 08: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燕子
文/姜灿辉(湖南)

燕子飞到父亲的平顶小屋
父亲又惊又喜
他拄着拐杖
望着那些飞进飞去的燕子微笑
自言自语地说
这就奇怪了
燕子怎会飞到咱家的屋里

我便对那些燕子充满了好奇
它们唧的一声飞出去
不旧又悄悄飞进来
飞出去时像一群小小的黑飞机
在屋前的渔池和湖田上空
绕着一个一个的圆圈

每次见到它们
父亲脸上便会亮出微笑
父亲的笑容是很少看到的
后来没过多久
父亲便走了
去了一个回不来的地方

我为父亲办完丧事
堂屋顶只剩下燕子的空巢
春天又来了
那些燕子还会来吗
可老屋的门已锁呢
          2018.2.9

心中那飘然的梦
文/姜灿辉(湖南)

天空蓝得明净
阳光擦亮了整个城市
心中那个笑容
也仿佛闪烁迷人的光芒

此时
你已在梦中
那里有一个宁静的春天
你走在林中小径
小径旁的草地开满了金黄的小花
像一个个惬意的微笑
阳光从林中泻下
地面上便碎银闪烁
你便笑了
梦里的阳光多么亲切啊

醒来
还是午后
那杯景茶沉淀着亲切的绿色
像心中温婉的诗句

那个沉默的家伙
如今在哪里
真的很忙吗
时光总在回忆中倒流
一些温馨的瞬间
都闪烁在那河流里
          2018.2.8
@梦里阳光
前面的句子,可以定位于你一如既往的小清新,依然沉浸在你的小径、小花、梦和梦里阳光造型的澄澈世界,那迷人的笑似乎是没有声音的,也只有你的内心才感觉得到。但这篇多了一杯浓浓的茶,以浓浓的沉淀的绿,注释着你淡淡的怅然若失的情绪,是去年的明前茶还是谷雨前茶,还是对今春即临的茶的向往?这一切似乎在以梦幻般的模糊的空间,写时间的流逝,写存于内心已发酵的美好瞬间、美好回忆。而显然,回忆不是主要的。你有强烈的“美好前瞻”和“美好重现”的渴望。
当读到“那个沉默的家伙/如今在哪里”这句普通的诗句,我为之震撼。人生中,他也许是朋友,也许是过命的兄弟,也许只是生命中多晃了几回的身影,但你记住了他,他是红尘中沉默者,他也许正是阑珊灯火处的那人。他一直沉默地注视你,他以他的沉默直入你的内心。当你在时光的磨洗下由喧哗、外热的少年渐渐走向成熟的青年、中年,在生活的虚伪、残酷、艰难的历练中,你懂得了沉默而沉默着,你觉得你就是他。你于是说,时光总在回忆中倒流。这也许就是对于生活默默承受的肯定。因为,我们都要努力地活着。

      (指间春秋评)

一个人的夜
文/姜灿辉(湖南)

当我拉起竖琴
想为春天弹一首小曲
弦突然断了
夜真的好静

没有拧紧自来水龙头
那些水滴在独自歌唱
让我想起
那首旧情歌

窗外
夜色如潮
心如一颗失眠的星子
还在寻找
那梦中的光亮

心中藏着的一个童话
也突然失踪了
我找了好久
也没找到
脆弱的地方
真会长出坚强吗
我真不相信

我们都装得很平静
装着不认识的样子
而上帝却在一旁摇头
他亲手造的人类
怎都变傻了呢

写到这里
我笑了
有一滴泪
我一直不让它流下来
它会变成一块石头
挺可怕的
          2018.2.7

你的花朵落到我的头顶
文/姜灿辉(湖南)

你是一棵树
树上绽开了洁白的花朵
我站在树下
那些花朵正对着阳光微笑

有一朵花落在我的头顶
我听到一声叹息
春天真的来迟了吗
我把这朵花捧在手心

她先是微笑
后来竟流泪了
再后来
变成一只蝴蝶飞走

微风拂来
脸上感到一些清凉
我便从树下走开
脚下的小草
又挺直了身子

我将去哪
我在问自己
来时的路有些迷蒙
像往事里的柔软
          2018.2.8

遇见一场雨
文/姜灿辉(湖南)

我只是从你身边经过
便遇见一场雨
我没有跑开
我在一棵树下
仰望你的天空

那柔情的小雨
正从江南移到北方
从梦外移到梦里
让我默默吻着一个名字
就像吻着一朵梦中的花开

今夜
夜空不再收留流浪的星子
我选择躲起来
我怕有人把我的泪滴
当作夜晚的明珠

此时
真的奇怪
你的微笑变成了网
将我牢牢网住

我便变成一尾鱼
把夜色当成河流
向你的方向游去
一直游到你梦的边上

清晨
你吃惊了
心湖总会出现朵朵涟漪
还有
眼前总有一条听话的鱼
          2018.2.8

春耕
文/姜灿辉(湖南)

父亲把水从小沟引到田里
把肥料一袋一袋背到田间小径
还准备了铁桶和锄头
脸上一直含着微笑

满叔把铁牛开到田里
把田里的泥犁成浪
父亲赤着脚提着铁桶
在后面撒着肥料
也撒着希望的小雨滴

眼前更呈现绿色的海洋
有时父亲还在铁牛后起着小跑
满叔用一根长棍指挥铁牛
瘦瘦的身影把春天读得迷蒙

如今
父亲走了
春耕的时候
我还会想起父亲
想起他那朴实的身影
          2018.2.7

等待
文/姜灿辉(湖南)

你把头偏过来
身前的藤蔓垂下
像绿色的瀑布
让春天从山上流下来

你背着一个小背篓
那些白色的小花
像一群流浪的星子
它们都想跳进你的背篓里

远处
仿佛有山歌隐隐飘来
一直飘到你的心湖
刚好
一群山雀唱着欢乐的歌
从你头顶掠过
你便静静地
凝望远方
          2018.2.9

夜晚,一只单飞的蝶
文/姜灿辉(湖南)

如果
你知道我还没有睡
还在想你
你会感动吗

或许
你会说
一个傻瓜
结在不该结的藤上

我便笑了
眼前的夜空
仿佛很多星子
都在悄悄地笑

后来一想
春天又多了一只
单飞的蝴蝶
一直徘徊在你的微笑里
          2018.2.9

我在春天呼唤你的名字
文/姜灿辉(湖南)

我坐在公交车上
阳光透过窗玻璃照过来
对我微笑
街道边的树
轻轻地举起绿色的手臂

天空像一条蓝色的河流
我把思念织成小船
放进天空的河流里
让它一直向北

我还在心里
轻呼你的名字
眼前的春天真的好美
          2018.2.8

弹弓
文/姜灿辉(湖南)

我在心里
读着一个名字
很亲切
后来便睡着了

清晨
我从梦中醒来
想起了下雪天坐在火炉边
一边嗑瓜子
一边想着用弹弓弹屋檐下的麻雀
还有
拿着竹篙去生产队的粪棚门口
去吓唬那些笨得可爱的黑八哥
童年仿佛就在眼前

我又想起过年在老屋里
心会慢慢变空
父亲今年过的
过年得提前一天
那些鞭炮声听着听着
我害怕它们变成哭声一片

还是什么也别去想
我们都会慢慢变老
变成一棵弯曲的树
被天空看成一个小小的弹弓
          2018.2.8

我是你心中寂静的花开
文/姜灿辉(湖南)

阳光把这个城市照亮
我看见了金色的羽毛
公交车像大青虫
小车像甲壳虫
行人如蚁群

我站在高楼
从窗口流来的风
还带着些许寒冷
让我想起不久前的那一场雪
轻盈而曼妙的精灵
一直在我心空飞舞
它们把春天带来了

生命中的美丽
也许都得历经严寒
亲爱的
我在读着你的倔强
也在读着你内心深处的柔软

我会珍惜每一个遇见
珍惜每年的春天
当我不再有灵感了
我也会仰望你的枝头
那些为你绽放的花朵

我的哥们
这个朴实无华的词语
让距离变得微妙
我愿变成你的诗句
让你将我吟咏
藏在你的心中
像一朵寂寞的花开
亲爱的
别问为什么
          2018.2.7

我在读夜之宁静
文/姜灿辉(湖南)

这个夜晚
我选择安静地坐在床边
听没有拧紧的水龙头
悄悄歌唱

此时
你已进入梦中
并把我关在你的梦外
让一颗心学会流浪
流浪在春丽的春天

我一个人
默默画着你的笑容
她便如星辰闪烁
忽然又飘向窗外

我便轻轻读着你的名字
便有一条河流
笑着流来
并喊着我的网名
梦里阳光
又在想谁啊

我觉得好笑
虚拟的情境
身边总有你的样子
含着那腼腆的微笑
像清晨东方的天空
呈现的一抹绯红的霞光
          2018.2.9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181

主题

1179

帖子

4

精华

元老诗友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2-9 0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师友!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47

主题

1万

帖子

7

精华

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2-9 15: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姜兄,高产啊,过年快乐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9

主题

2万

帖子

9

精华

功勋诗友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7: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江玉中 发表于 2018-2-9 09:18
欣赏!问好师友!

谢谢诗友!小年快乐!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9

主题

2万

帖子

9

精华

功勋诗友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7: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草 发表于 2018-2-9 15:03
姜兄,高产啊,过年快乐

水草辛苦了!小年快乐!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11-13 14:25 , Processed in 0.08974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