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4|回复: 2
收起左侧

占森近作8首

[复制链接]

113

主题

421

帖子

4

精华

金牌诗友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1-13 09: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空城》


是他喜欢的空。要避开人群
或同他们保持微妙距离
例如,泥块上正在撑着的薄冰
你不知它应偏向于天空,还是地气

这被挖着的荒凉啊,正被打破的肃静
也颇像当年那位在罗布泊寻水的人
有人生死未卜,身不由己
也有人尸骨未寒,受到误读

而他喜欢的城,还是废木板被任意丢放
施工牌被白雪遮住
是旧宅和流水闪着光,却无人来观看
或心怀不甘、愿望未了的事物,被做成
肋骨对峙外界,却没有回应的地方

他,是过早地发现到那些
那只背叛主人的信鸽、响过还没消失的锣
才上前拉住,另一个急往雾里的人的

那人灰头土脸
那人,是他失败的复制品





     《那些快要坍塌的石头》


在哪里,都躲不掉
我感到古老的沙墙,久远矗立的艰难
我感到那些可恨的要推倒它的爪
我感到有个人,正早早站在高处
呼风不来,唤雨不至

从不缺少卑微者。像我一样
在并不隐蔽的缝隙,一边啄食
一边还要去提防什么
更不缺少,还在塔克拉玛干的腹中
苦等日出和幻象的人
像等他的兵,救命稻草

在哪里啊,都躲不掉冷冷的脆响
耗尽养份的树,它本身就是空起空落的钩子
一个女人缠身腰部的业障、她还要去
抚养的孩童
甚至,你永远都背离真相而行的脚
都―――是我硕重的石头

从不缺少避难者。可实在是无处可去
我们才又会碰在一起
碰撞时,都收起了伪装的尖锐




     《给介于虚实的情人,或其它》


渐闻不到她的香气
是我在人间太过烟火,而向下走远

渐看不清她的腰身
什么时候起
我不再搂她如水蛇、瓶花
搂她如温暖之肋?

渐听不到她的幽叹
显然,我的前行离不开鞭子、怨妇
明知是碎玻璃铺满围城
我仍有可恶的牛奴之命

始终未走进你的巢穴
潮湿的林子,失血的阳光,不可靠的船…

未许你婚约
因为我不确定,你会以泡沫野草
还会以一场泄洪而来




   《听雪》


他喜欢这种声音
是爱神的一次降足
是所有消失了的,终于回来看他一次
这样细碎、温柔
为此,他能丢掉石块和荆棘
挣脱那些拽他的绳子
打碎: 一只五谷杂粮的碗

他惧怕这种声音
是往空城走去的路上,听到的催命钟
区别于人间沟壑的磨刀霍霍
是眼前不可名状的无形瀑布
一次匆匆的覆盖
而,那些人已来不及收拾残局  

他静听这种声音
像思索者对着戏子,分影对着真身
像角落里苦等多年的寡妇、老乞丐
等,最后一个口讯



  《一次》


这是一次落水
和壁画里那个神的遭遇,有些相似
都回不去,都看不到镜中欲拉他们的手
这是一次返身
仿佛必先与它们为敌,或败于自己
(谁更有软弱之蝶的命运?)
此时的黑白色调,像底片
此时翻滚的云,已侵袭而来
踱步于斜坡或被挤于屋檐之上
你从未怀疑:“这世间的痛大于安乐
雨水多于旱涸”
这是一次抗议
有关眼前可恶的砖块、沙泥,不可支撑的钢铁
无止的催促和循环卖命
包括,他们的上火风湿、因寒冷而烧木取暖…
这是一次隐秘而无用的呈现吧?
那个女人在桥上,还保持雕塑的姿势
长裙被撕破,垂发像苔癣
她枯瘦的手――是捉住,还是放飞
一只似乎妥协了的蝶




   《十二月》


是不是第十二次敲钟
是不是要终于选择站在水火间
重新看自己
是不是父亲,随一片叶子走远的时辰

些许空静,些许风凉
让我想起海子,想起波德莱尔
或病房里柔弱的爱丽丝
他们应在各自的铁轨或窗台前
重新思考或来拿走什么

而我,也拖欠着谁的一句交代
对万物有还不完的债
那多东西躺在案板上
就像——“捕捉者成了猎物,猎物成了捕捉者”

是宿命不?常这样疑问
他又要挺胸咬牙,戴着安全帽
迎向刮刀的风
霜白与碎屑,虽在咆哮
但他还要做木椎,做敞开的口袋

是不是十二次流水?做腻了水的人啊
要长点骨头和脾气





       《老丁》


老丁,一边向旧木头活去
一边还向孩童活去
我们宽容了他的耳背、失忆、错事
宽容岁月末端
他一点一点,被逼出来的臭脾气
老丁,曾忧天下,拿过的笔
耿直、干预,戳人无数。却无判官之命
因此老来也没什么朋友
老丁,沉迷于彩票、种花,熬药喝药
偶尔在窗台呆滞,掩泪
可能是想早已不在的养父母
老丁,恨我不成材
一边叹气,斜看着我的旧婴儿照
一边乐呵着,把他的俩孙子,抛得老高




   《灌南路》


奔着的,不是那些人
不是穿越枪炮、誓死护家之人
但他们的背,也显疽瘘
嗓音更为沙哑

奔着的,不是那些人
没有了号子、斗车、挑河的担
没有饿倒在剥皮树下的死者
但他们更显慌乱和燥热

我,也有“恐路症”,怕在一条路走着
走着就忘了苦难、乡音
忘了安全帽、屋檐上,流水边
才最真的自己

奔着的,不是那些人
他们会怒于如此对比
和我,和这条坑洼的路:心情一样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119

主题

2097

帖子

6

精华

功勋诗友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13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7

主题

1万

帖子

7

精华

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4 06: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10-23 09:44 , Processed in 0.06185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