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7|回复: 0
收起左侧

[第七届年度诗人] 香雪婉儿的诗——012

[复制链接]

939

主题

6185

帖子

42

精华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QQ
发表于 2018-1-12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香雪婉儿的诗——012

《风,雪,夜,归人》

站在楼顶。伸手一够
就满目的四海八荒
街角是谁的黄昏暗了?
背影瘦了?
中年的句子刚开了个头
天空就开始下雪

我真的,遇见你了
是长街还是短亭
还是腰鼓那年
红绸绳扬起的时间
停了。雪在你的风里定格

最后,我摸着你的诗睡了
我等着那个提灯的人
从街角转回身来
摘除皱纹,和我70年代的烛光
或者挑一下,或者按一下
我会醒。
我疼痛的骨骼里会长出新的生命
是夜。从前慢下来
风有些远
故事刚刚开场,有人关上了门窗

《问一声:山水流云,你们过得好吗?》

风吹过林海
忧伤贯穿大地
不知道那么多走失的叶子
停在了哪一世

不知道山鸟的目光中有夜晚吗?
不知道夜晚的山风中有眼睛吗?

岁月止住了柔情,又轻轻放手
问询的声音好像被挡住,可挡也挡不住
青山白了头,绿水染了袖
你所能看见的。都被夜色取代
凉薄的代名词叫背影
喊也喊不住,喊不住也疼

问一声:真的有人走远了吗?
窗前是月光,月光之外是一场浩劫
包括山水,包括诗和花事
城市的苦水流了一地
或者不相逢,或者不相忆

《今日黄花》

再一次被唤醒。还好,余辉未尽
还好。秋天仍送来最后一片叶子

有诗意的词语都被用过了
可是我酒入肝肠。拿掉的,和拿不掉的恩啊
怨啊。都旧的不成样子
时光丢去大半,还争什么蜚短流长

谁还忆。拈花而立的小巷
谁还忆。执花而笑的模样
谁还忆。那日桃花三两支,一支一支压新枝

睡了。醉了。无牵无碍了
一世一世的峥嵘。一世一世的恩情
一世又一世的风尘,辛苦,从容,还有花
在最不适宜的季节开了,谢了,老了,落了。
死去的,和又活过来的---
谁的今天,不是别人的昨天
谁的黄花,不是别人的挣扎

别在骗我了!我已经不再是你的万水千山!

《红绡帐》

最后一夜。我是谁的烛火
无明无暗,无花无果

我是带罪的红颜
为一剪月光低眉。耳语
唇齿之间都是前生,说不破
说多了都如我命

高山不高,走失的都是想要走失的
红绡帐。日渐迷离的烟火
是什么曲子呢?莫非有人来
争如我活着,争如我眉头不曾封锁

大河悬起来。鸽子飞了
一头载下去的。除了我来生
还有皱纹,眼泪,和一堆一堆的纸灰
有人说恒久,只是开始
争如我一生,争如我一瞬

《葬*雪》

而被爱。是艰难的
如燕山的雪花吹不开的眉角
如眉角上的冰
装着身体里的火
钻冰的人把心一横
岁月就老了
像一线宁死不肯折节的月光
止于唇齿,终于淡薄

能被我轻轻放下的。都渐渐化了
所有能化开的,都不是雪
你要信。有一种滑落
在青青白白之间
冰凉冰凉的
有一种冰凉冰凉的清白
在荒芜之间
落下去吧
只有尘埃,才配得起我的表白

高山松,本名黄友松,中国诗歌学会,湖北省作协会员。电话:13554550554,QQ:153755413,博客:http://blog.sina.com.cn/gaoshan7437,通联:广东省中山市三角镇嘉怡华庭9栋2梯703房黄友松收,邮编:52844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就算不办网站,
域名也不卖的,
刷广告的朋友请绕道!!
——蓝忧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1-24 11:30 , Processed in 0.091633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