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7|回复: 2
收起左侧

【占森 学院风散文诗群】作品展:第8期

[复制链接]

113

主题

421

帖子

4

精华

金牌诗友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8-29 09: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学院风.散文诗群 作品展——第8期
            

“以纯诗诗性为基,以深入内核为石
以细节现场为蔓,以思辨探索为光

——生命、存在、万物、本质、内核、干预、事件、现实、现场、落实、细节、提炼、关联、立体、矛盾、深刻、隐喻、客观、思辨、探索、宽泛、合理、暗示、引导、多角度…”






           《回归》

       文/占森


1.

    每一天,你都不是朝你想要的方向走。每一天,都感觉身体是不经触碰的冰块。
在安静时,那些被闲置的物体,都有着和你说不完的话(你仍未懂它们)。
在荒诞和反常规的意识里走了很远,不知你种植的花、河流或麋鹿,会影响到谁?灰白之处,又能否看到另一个颓瘦的同行者?他,或许怀揣另一种钥匙:小小的炸药。
而即使转身,午后的钢琴也未必是为你响起的。柜子上的白裙子和青苹果或许被人拿走,相册也已模糊,没有一把,用于自保身命的刀具。
“这,真是悲喜而迷离的圈套。”有时,你苦笑着,或对植物说: “明知真相,却还反复进出,明知砸了镜子,即可一锤定音。至少你可把自己消失掉…”
可镜子,你没有找到。
天空和灰尘里没有。连心里,也快没有了。


2.

你的姿态很高。似无缘由,又似原因很多。
那样神圣,那样苍凉,那样多的死骨,和弱不禁风的稻草人。
控制不了一种节奏,比如罐子缓缓地在你面前倒水,用和弦稳住你。可,最后还是空的。
喔,事物尚未从昏厥中苏醒时,你就在了。它们醒来,发现危险时要击鼓,你还在。
可要往哪儿去?那样多的候鸟,中途折回。一部分却被自己的猎枪误伤。你想听的声音,或许仍在那儿,是刺破,或在画中的一个女人的哭。
“有时,人们只能在哭声中回归,在碎响中目睹疲倦和无奈的神”。
看,这些脚,踩着史章和泥泞,稍不留神就被拿走。稍不留神,顶上的利石和酸雨就倾泻下来。


   3.

  你一直在辛苦掏着内心,可人们不懂你。你也一直想回归,回到不纷乱的线头、明朗的天下。
  你很清楚,那个永远战胜不了的对手,在前面设置了许多障碍关口,可无法拒绝与讨饶。
  这样烦燥,走在街上的人故弄玄虚,他们闭眼和低头,把满是烟火、欲望、说教的宣纸篡名为“禅”,一再高估着山坡、低估着水洼。
  那根时紧时松的绳子、忽轻忽重的拍击、时软时硬的催促,要带你去哪儿?何时又能无惧孤然一身地在暗色里站立,像泛着最微弱之光的灯塔。
  如果此时远行的人还要对你招手,而无论在泥泞还是雨林,你是挥土迎头赶上,还是褪成礁石,等并不中意的接钵人——试图破译你?






    《母亲,医院》

      文/郭大将军


1

失眠的灯,守着长椅的空。唯一生动的病号服,仿佛要发出一个呻吟。
一个被手术刀逼到角落的影子,总能让我想起倔强的秋草,在风中把持韧性的姿势。
打开身体,是在填补有关或无关死亡的阴影,也是这最低处的一次对抗。

2

从检验单,无法看出她内心的伤口。她将自己遗失在了哪里?
坐弯了夕阳的余晖,才觉到头上的白。她无力支撑起口袋账单的沉重。
那是一些奔波的汗滴,是在她一生里种下的麦粒、钉子。
她,正挣扎在雪水的泥泞里。

3

钟表的滴答,更显玻璃窗上雾气的焦躁。她试图燃着一些呼喊,在季节的边缘再铺延视线。
此时,只有吊瓶的药水保持沉静。
那些表格上复述细节的标签,在一个人的眼中,在不愿被打扰的水里,越陷越深。

4

我扶不起她的炽热,我习惯成为嵌入她掌心的乳名。可我不习惯刚萌芽的尖叶,就要无力呆望于: 她靠近了秋天的高远。
旧温度在慢慢融化,我在夜里感到煎熬的潮湿。
她被种植在病房。注射器和一朵康乃馨,试图修饰疼痛的真实。

5

电梯杂乱的拥挤,都有复杂的心事,像攀爬在墙上的草——接受了暗,接受割法。
护士蝉一般的催促,那是母亲又要履行的一些程序。
她坐在那儿,像在等阳光的钥匙,而雨水锈蚀。
我打开窗口,像打开一道契约。让行走在身体里的钟表,虚构渺远的渴望。






     《木头》

     文/羽衣甘蓝


卸掉装饰,剩下年龄和疤痕。
它收回拥抱的姿势,收回伸向高空的条条触须,收回张望。
“世界是绝对的存在,万物作为一种隐喻的行为方式,这实在太可怜。”
一棵死去的树,已无所谓被人类嘲讽或怜悯,无所谓曾被冠以蓄势或隐忍的代名……
清晨或黄昏,撒下多少种子,有多少烂在泥泞?或成为了别处的风景。
而,鸟鸣撤走,多年的炎症一并消除,一根木头便逐渐有了打坐的姿势。
它敲击。不敲月色和虫鸣,敲击荡不开的夜色,敲彻骨的冷,过程中无奈的授受
和失水的心。
总得要有让路的,或承担一些其它不愿承担的,隐于一隅的木头呆看人间星辰。随波逐流的、在世界的内轨飞过的蝴蝶,肯定不会是从前的那一只。
有水草、花瓣雨,有觅食的鹭鸶一路随你而行,可这并不荒谬——“我离灰烬还有段距离”。







    《拾荒人》

      文/忆留空间


1

看见他时,不要避开也不要招摇。他无暇顾忌你。他专注如一个牧人,从垃圾厂里将他能看见的羊一只只赶回他的牧场。
他的手毫不犹豫,心存怜惜。

2

那些所有被抛弃的,像一张张撑破了的日历。像是过时的雨水,落在了拾荒人拾来的帽子上。
他微抬起眼皮,皱着眉头,他从未像现在这般认真地打量过这座城市。
“哦!这么多盒子是用来装什么的?这只破藤壶居然装下了空气”

3

城市很大,每天都在不停的分娩着孩子或是“牛皮癣”。
当他从那偌大的产房里捡到星星或露水之类的东西时,就将它们与铁块、玻璃球一同放在胸前的褡裢袋里。每走一步就发出无法分辨的声响。
这让他想起,村小学校那无人拉响的上课钟。

4

疼痛是他骨头里唯一能发出的声响。
“咔哒”响一下,他就憎恶那些东西。
有时背在身上的,像载满了田野的一列火车。
爬坡时喘着粗气,缓慢而沉重,下坡时后跟扎稳,缓慢而沉稳。

5

他总喜欢赤足向固定方向舒展,坐在树桩之缓解“怀乡病”。
那杆旱烟是东屋的钥匙,刚点燃,屋门就开了。
有人向他走来,谁会向他走来?

6

当他看到蚂蚁搬着大出它身体许多倍的土块压倒一根灯心草的时候,另一个人正搬着一大包东西经过。
当他想说出什么,太阳正耀眼照过来。
也有影子,从每一个普通的黎明到落日,从流浪的风到每个角落。
但那里不长苔藓。他是物欲的另一个流放之处。






     《取经人》

        文/沉香

1

忽略长度和高度,我们只收留风。谁预言九九八十一难?
如烟城堡、驼铃铺陈,饥渴、困顿,诱惑与抵制诱惑。
是什么在大漠的侧畔飘摇,我们不念枯槁、不赌旧痕。
手捧黄沙,看它一粒粒朝向西落。

2

怎奈我们有着无法消解的淤结,在火与砂砾间摩擦。
有着越走越黑的蜿蜒、尽头聆听隐约的梵音。
遥远的震颤不提分秒,借狂风当酒,占据仅有的版图。
捉摸不到的月晕,又将我们推远。

3

不回望,心中久居的执念之轴。
那荒凉,悬挂的尽是悲怆与离声,我们路途干涸、冰冷,却已无措辞可做衬。
一角的罗布麻动用了尘封的细节,苍茫中指认浅浅蹊径。
而我们的和弦,足够附和努力的攀登。

4

我们兀自把瓦片、土木、残垣幻做心田,
衍生的光泽如何不再辜负?如何照直将旗番吹动?
坚壮、沉默,像一棵棵树的行动,生死不悔。
向着远方的菩提画押,平仄至深,我们不祈求重逢,只求奔莲时那干净的脚印。






      《车站》

       文/黄药师

1

她说,“我没有要求别人的权利,有些事经历多了就成了习惯。”
她总把泪水忍着,总把伤口的痂看成是坚强。
她背过身去,是一列车缓缓驶离。

2

“我只是你们的影,经过的衷肠吧。”
“像扇遗失了锁的门,关不住爱。未来之人不会懂得,离去之人不会在乎。”

3

她过于偏激,有幻听的毛病,她的脚步放慢,是出自牵绊和期待。
相对于一列轻言离别的车辆,她恨那些相拥而泣的人,那只是他们的演技。
她见过一个男人在站台哭得死去活来,可列车刚启动,他就拨通了另一个女人的号码。

4

“你们总把风、把雨留给我,给我带上面具。只有那些碎片,疼痛,才是我存在的证据。”
她终于说这样话的时候,车灯仿佛又亮了一些。




   

            

  简谈 “学院风.散文诗群” 的特点

                  文/占森


    我们其实并未有意去区别短诗与散文诗的形式。因为从诗性诗意、诸思想观点呈现上来说,它们都只是其中一个载体。但我们做的: 是在用诗的长短句来诠释和消解每一个主题,继而使它耐品、得到无限拉伸与多重意义的放大。
    我们的成员,基本都是从短诗步步深熏与历练过来的,且短诗写作质量与成绩也是不差的。因为篇幅更短,所以对文字文本结构和技术的运用更为复杂。我们知道,诗歌写作中只有平衡和圆融多项写作注意事项,才可能出来一首佳作。

    而必须说明的是———“我们远离那些空大缥缈的句子,我们远离可有可无的废话平铺,我们远离没有精密锻打的表达,我们远离生涩私我的小把玩,我们远离杂乱无序的意像堆积,我们远离粗糙滥制的比喻象征,我们远离肤浅众知的表层认识,我们远离被用滥用烂的旧格调………等等,我们要远离该远离的一切东西。这,才是我们所要把持操守的。

    细化来说,我们的写作有我们主打的那近30个注意要素。这显然不是摆出来给大家看的、不是顾弄玄奥的,我们经过长期的实践实战,已经下意识地、自然习惯地将它们作佐证与基点了。这一点,相信大家从我们每期的作品中都可以发现的。

    诗歌有诗歌独特的语言,散文诗的独特也建议不要去拿散文来说话。它独特的长短句也只是随着具体意象的跳跃和转承而进行恰好的、有节制的处理的,只取散文之形。而无论何种文体,好作品的力度向度肯定都是能透过文字之本身的,是无所障碍的。——“好的诗,不在于它已说出,而在于它背后、侧面隐约折射(没有说出的部分),那部分才是诗的东西,要给你的东西,是让你自然再次创造或发现的东西。”我们谓之: 诗性。而诗性存在于万事物中,它们可呈现或可类似的现象经过大家的思考推敲,都是可以相互关系和接连作用的。虽然,我们仍可以多样化的用各种表达方法去揭露或警示,但始终不离这些内核。

    我们经常提及———“现场、细节、客观、矛盾…”等等这类词汇,正是因为它们在诗歌写作中起到“骨力支撑”的作用,一首诗,我们刚读到开头就生厌,或者根本无法去亲切走进它,很大的原因就是这些因素处理得并不好。

   如果没有恰好的意境象征、具体落实和事物的在场感,没有实处的切入,那么这样的文字就肯定会走虚,飘来飘去看似华丽时空,实则无关痛痒,进不到读者的内心体验,骗一骗初学者是可以的,但谈不上引起大幅通感、共鸣。而“现场”是来自作者的个人经历的感受重现和对事物现象的情景再创造。在写作时,我们应该从现场到句子、再到词的内义推敲,这样的顺序。而不是停留在一味地把玩词句,而乱了核心道理。

    “细节”主要是表达作者对事物和人物、多重状态和内在关联的细致刻画。但它不是陈述,不是照搬和拿来主义,也不是一味地过度铺述。短诗和散文诗的诗性细节,是具有以点触面、暗示引导的特点的。哪怕只是一个微妙的动作和心理呈现,因为它知道如何暗示和引导读者,因此你就觉得它就在说你,在说你的过往故事、你的弱点、你的痛处,它能紧紧地抓住你。“因此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客观” 是指在语言和感情上,尽量要有意去摆脱私人化。因为一旦你把文字加入过多的个人经验的判断,而自己却随着情绪的波动任意铺呈,那文字效果将会是生硬的、让人反感的。你的私人主观化,都是在把玩自己小世界、小观点,是在捆绑文字,捆绑读者,读者很难从你文字中得到更宽泛和客观的东西。因为你把握不住情感,同时也不能把握事物的多重表象关联和冷静探取。

    然后诗歌应是对事物矛盾、反思的深刻集中体现。没有起伏、没有对立面的句子文字是平淡无奇的一杯白水。我们生活生命里处处都有矛盾、好坏对错,或无关好坏的那一种彷徨和迷惑,它们皆具有一定的思辨性、启发性和探讨性。好的作品,它们说的“促思”,即是深刻的矛盾现象的处理、表达和折衷探讨。很能让人加深对该作品的印象。而无论,这样的矛盾是已发生的,还是尚未发生的,或可能发生的。

    具体落实在文体中,还要看是否是合理贴切的用词,词的最佳魅力是:用好了它,就相当于捏着“箭、密、石子,它们精准地、无可再被替代地放置在了那个位置”。它也正是你迫切要看到的位置,如果“佳句”是枝蔓,那“准词”必是坠着的果。用不好,就会大大地降低整体质量、意图指向的准确性。

    我们认为,当下散文诗的作品良莠不齐,好多人的创作认识和理念也存在误区,甚至写诗多年却不知道自己常犯下的致命缺点和谬误,一辈子或许都在“外围写作”。给其指出,他们可能并不愿接受或相信这个事实。我们认为的好的诗歌或散文诗———它一定是能深入和揭露事物内核的;它一定是试图并且已经做到让读者深刻参与和介入的;它的句词一定是立体而多角度意义呈现的;它一定是在那个既没有把话说尽、也没有只“隔靴搔痒”的: 最佳位置。

    在“学院风.散文诗群” 推出的每期成员作品中,大家的写法特点也不是固定模式化,我们要求成员写作的多变性、摄入的广阔性,我们从万物、生活、现实现场事件中不断的思考、锤炼和融汇。并且,我们甚至已经从意识象征渡向到了: 用人物对白、现场剧情重现的意义新发现,作为架筑诗歌的结构与方法。而我们仍在互否和坚定着,这并不矛盾,因为这才是所有流派不断前行的动力与空间。我们下一步将仍会以作品说话,会持续献给大家——“不太一样的散文诗。”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133

主题

2万

帖子

9

精华

功勋诗友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8-29 09: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形象、深沉,富于思考!诗的意境开阔,内涵丰厚!推荐阅读!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421

帖子

4

精华

金牌诗友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4: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姜灿辉 发表于 2017-8-29 09:48
形象、深沉,富于思考!诗的意境开阔,内涵丰厚!推荐阅读!

谢谢,,,,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4-20 00:56 , Processed in 0.132473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