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5|回复: 1
收起左侧

《大别山诗刊》第424期||十佳诗人||姜华作品

[复制链接]

259

主题

6819

帖子

1

精华

微刊副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8-20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大别山诗刊》第424期||十佳诗人||姜华作品

2016-08-19 姜华 大别山诗刊
十佳诗人

姜华1.jpg
姜华,笔名江南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旬阳县作家协会主席,首届“十佳网络诗人”,陕西省首届年度文学奖、中国天津诗歌节头奖、2014年度星星·中国散文诗大奖、中国2015年度上榜诗歌、第二届加拿大国际大雅风文学奖、民间鲁迅诗奖银奖获得者。
在《人民日报》、《诗刊》、《文艺报》、《中国诗人》、《上海诗人》、《天津诗人》、《中国诗歌》、《诗选刊》、《北京文学》、《天津文学》、《山东文学》、《四川文学》、《重庆文学》、《飞天》、《延河》、《草原》、《安徽文学》、《时代文学》、《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北方作家》、《绿风》诗刊、《星星》散文诗、《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美国新大陆》等国内外300余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3000余件,其中诗歌2000余件。获奖100余次,作品被收入《中国诗歌排行榜》、《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等120余种专集。已出版诗集《生命密码》等五部。
诗观:诗歌应该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剖开生活的断面,让真相裸露出来。然后把汉字排列出陡峭的落差,呈现道义和良心

被遗忘的时光 II
蔡琴 - 出塞曲

姜华诗歌自选
在人间(组诗)

父亲的篾刀

旧时教书的父亲  身份复杂
后来改行当了篾匠
那把纯刚的篾刀  他经常掖在
腰间  或拿在手上
动荡的年月  刀被别人抢去
架在父亲脖子上

我看见了父亲眼睛里的锋芒
在一节一节攀升  断裂
一家人的光景  经年行走在刀刃上
多少年前的风暴  仍在被复制
竹子弯曲  或爆裂的声音
至今让我惊悸  不安

竹子一身铁骨  日子却越磨越薄
就像父亲的白发  一把刀
截取了一段岁月的苍桑
父亲的指纹  或体温  隐身在锈迹里
有陈年竹子断裂的尖叫声  摇晃声
像父亲坟头升起的烟花

在九路公交车上

在张滩站  女孩拉着一位大爷
上了车  女孩还很小约8岁
老人呆滞的目光里  有一把衰草
先是一位大嫂让出了座位
然后是一位中学生  然后是一位孕妇
然后是所有人  站了起来

他们是谁并不重要  他们是那里人
并不重要  他们血液中的盐溶化了
狭窄的灵魂纷纷打开  一个拥挤
燥杂的空间  这一刻安静下来
我看到十字路口的红灯闪了一下
又闪了一下  变绿了

今天是冬至第二天  久违的阳光
穿过雾霾照进了车里
车箱里  没有一个人喊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

我承认  我现在越来越懦弱
那些变了颜色的表情  和语言
我视而不见  生存的压迫使我经常
弯下身子行走  不申辩  不抗争
降低自己声音  不因爱生恨也不想
因祸得福

一位老人在斑马线上摔倒
我把手缩进衣袖  转身走开
面对抢走姑娘钱袋的蟊贼
我捂紧自己良心  对呼喊声充耳不闻
有人在街道上乞讨  有人蒙冤死去
我都看到了  但仍然选择沉默

请原凉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
多少年来  我深藏起内心风暴
活得卑微  猥琐  甚至有些下贱
和谄媚  在别人屋檐下
我经常低头  就像一只老鼠
被一些面容模糊的人追打
成为一具活着的尸体

幸福的小

一头牛犁了一辈子地  老了
被主人卖掉  它解脱了也幸福了
少妇在路旁掏出乳房哺乳  羞怯的脸上
溢满了幸福  我还看到一个乞丐
在马路上拾起一截烟头
点燃一脸幸福

庄稼遇上了好年景是幸福的
夜鸟不再为饥饿  和寒冷发愁
也是幸福的  有人急于渡河
恰好有船摆渡  浪迹天涯的人
回到了家  在父母坟前流泪  或诉说
也是幸福的

所有的人都拥有过幸福的时光
他们的幸福  也是我的

玻璃上的花纹
      
当繁华褪尽  冬天还剩下什么
能让我们流泪  并转过身去
现在请把你隐形的手  从窗口伸进来
抓住我  拿走我内心的铁
那些狂风夹裹着雪  贴在玻璃上
给我留下花纹  和蛇的诱惑

索性把那扇隐喻推开  圣经说
恶人若引诱你  你不可随从

我偏爱这些尘世自然  本真的风景
像一把尖锐的利器  剖开
大地的乳香  五谷的汗味和鸟鸣
初冬  一枚奔跑的叶子
在我的窗棂上  返回原形

草木温暖

那些自然生长的草木  死了一茬
又发一茬  从视野里慢慢走失的人
带走了多少温度  和残忍  现在
我把他们的骨头从远处背来
堆放在一起  让他们相互取暖
有一条暗河在我内心汹涌

我用自己的方式  向亲人们传递
春天的鸟鸣  和细小的祈祷
上山打柴  下河捕鱼包括繁衍血脉
坚持始终不离不弃
既便有一天我的灯灭了  也要
变为一节炭  或一块煤

变成一只鸟  我也要同亲人一起飞翔
歌唱  或者哭泣  变成一朵野花也要与他们
挨在一起生长  开花
直至枯萎

冬天的梦

有几棵树  终于没有挨过严冬
当我被时光掀翻  父母变成了纸
我的亲人  朋友  他们中的一部分
被嵌进了天堂  或地狱  还有
故乡的那些地名  和方言
隐身如夜色  也许有一场雪
或者暴风雪

中年的孤独就像一座山
压得我昼夜都在喘气
有奇怪的梦裹着雪  钻进夜晚
像一尾尾游动的银鱼  高举灯盏
冬天的夜晚漫长如墓地
一群夜鸟在为谁诵经

身体里尚有些余温  在挣扎
封冻的河床下  有鱼群在穿针引线
我知道  寒露过去的时候
大地会慢慢回暖

农贸市场

拐过街口  就是小城农贸市场
一些民间版本的故事
每日在这里呈现 琐碎  温暖
我经常听到蔬菜和秤杆拌嘴
甚至争吵  追究生活中偶尔的过失
还有那个卖羊头的关外男人
为了养活残腿河南媳妇
他的秤从来就没有准过
事实上  一杆秤又能提起多少良心

一个小城市场 并没有多大卖点
填满民生的胃口  也是
一道风景  每日经过街口
我都要望一眼农贸市场 驻足
倾听那些稔熟的声音
在小城人坚硬的生活中碰出火花

我的标点符号

在10岁以前  我身后是省略号
头上缀满了长辈馈赠的花环
今生要走的路不知有多远  多长
20岁时  我身后全是书名号
我每天种地一样  在那些书里刨挖
寻找神秘的矿脉

30岁后  我身后是长长的破折号
我像一位纤夫  或一只负重上坡的蚂蚁
被宿命捆在十字架上
40岁  我前后都是问号
沉重的大幕拉开  有十万道难题
等待我去解读

50岁时  感叹号在身后追着我跑
一棵饱受风雨摧残的树
还剩几片叶子  在技头等待零落
也许还会有60岁  或者70岁
甚至是一个洒有泪水  木质的骨灰盒
只是现在想这些有点奢侈

我的标点符号单调  枯燥  无昧
羞于示人  今天  我翻遍所有口袋
句号哪里去了

能走多远

我经常拷问自已  一个人
一生究竟能走多远
风过来的时候  欲望追赶着魔鬼
奔跑  甚至设计罪恶
有的人把魂跑丢了
而卑微的行走  一生只有几步
像树上的叶子一样

我也曾在白天做过梦  20年前
离开村子的时候
身上长满了羽毛和牙齿
几十年来  我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
仿佛看见了天边的佛光
又一道悬崖

半个世纪了  我就这样不停地走
直到身上的骨头一根根断裂
直到天堂传来娘的呼唤声
直到被一场暴风雪掩埋

我遇到了很多骗子
                    
我这一生  遇到了很多骗子
他们像会变魔术  有时是男人
有时是女人  有时是老人
有时又变成孩子  藏进子宫里  
他们骗走了我的年龄  亲情和爱
我浓密的黑发  挺拔的腰杆也被他们
骗走了

还有我的欢乐  痛苦  和哭泣
也被他们骗走了  我的财富  贫穷
和疾病  也被骗走了
我曾经明亮的天空  坚硬如铁的骨头
深藏在内心的乌鸦和火焰
也被他们骗走了

这些骗子  个个手段高明
把我的灵魂都骗去了  我还在
为他们鼓掌  心存感激
现在  我走在去天堂的路上
一无所有

在人间

为什么那么多人向往去天堂
这人间的烟火味  世俗味
血腥味  白与黑  多么好
这血脉亲情的延伸
轮回的恩怨情仇  多么好
妻子午后的唠叨  多么好

这些雪洇入大地的声音
雨水拥抱泥土
五谷杂粮之上的天空  和鸟鸣
多么好  这些大地冰裂
江河奔流的跫声和
孩子们锐利的哭笑声  多么好

还有老人的咳嗽声  妇人
夜晚的呻吟  和骨头弯曲的声音
满天雪花般飞舞的纸钱  香火
上帝那里  都没有


本期稿件来源:约稿
责编:小芹、汤圆



公众号ID:dbssk2007
总    编:碧宇
微刊主编:小芹
博刊主编:清凌竹叶
微刊副主编:汤圆
博刊副主编:江苏叶开、若诗
123.jpg
汤圆
地址:四川遂宁船山区明月路龙湾一号4栋1单元601
邮编:629000
QQ:916641393

16

主题

90

帖子

0

精华

高级诗友

Rank: 4

发表于 2016-11-1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好。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10-18 05:06 , Processed in 0.098912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