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1|回复: 4
收起左侧

《大别山》第369期||视角·诗版图||颍上诗群

[复制链接]

399

主题

8075

帖子

15

精华

首席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6-8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若诗 于 2016-6-8 23:25 编辑

2016-06-08 指尖沙组稿 大别山诗刊
212453mtpsptay97amlwg6.jpg
视角·诗版图
颍上诗群                                                                                                                                                                                                                        
夜色钢琴曲—瞬间的永恒
赵海洋 - 夜色钢琴曲                                                      

张耀月(指尖沙)的诗

《寒食帖》

清风推着碧波从麦浪上翻转,光影婆娑
青红皂白的日子挥霍着池边的虫鸣
这一只倒立的水鸭,将天地颠覆
多像我以前颠簸的身影,在母亲手背上
高高举起一颗青松,以垂直的方式归于尘土
四月的想象充满活力,可剔除病根和苍凉
十几年来却始终剔不清母亲的骨骼
分明看到槐花落于血液,这赤与白的交融反复
直到今年,她被彻底清洗,那些败芽
又从春风里重生,置换我体内的隐痛
我将会与母亲一样,从脚掌开始,渐次膨胀
直到整个身体倒向麦田,唯有一场
轰然的坍塌,水鸭才可直立行走
只须看微波荡漾,麦苗拂动青灰的窗帘
她拉着二哥从门前走过,在他们身后
一个倒立的身影铺于前世

《在南照》

穿过麦田,三道弯便折回飞翔的部分
黄昏在飞,我看见鸭鹅被赶进圈栏
目睹疏落的星子悬挂在夜
一眨眼,西马庄园便解脱了衰老
在南照,整个平原都在加速年轻

父亲将荒废的院落打上了死结
把丢失的部分认同于淮水
逃进古巷口,逃进一场宿缘里
我毫不犹豫地退回到母亲的子宫里
拒绝出生,拒绝将她的身体耗尽
生活无数个浪费,我拆解心生的全部
恐怕万物无声,羊群一旦离去,便迷途不归
河床空空,摸了一袋子的田螺被打翻在水
母亲的疼痛顺着枯叶败去
我在天空的呼喊,来不及草长莺飞

饮酒之后,和整个小镇昏昏欲睡
先于父亲,与村庄无数的逝者躺在一起
喜欢父亲的轻轻一盖
隐藏起我身体膨胀部分的所有秘密


李東(如刀)的诗

《花谢了》

花谢了 叶子长满枝头
我从树洞里看到蚂蚁
可爱的蚂蚁你们好
你们捡回花瓣是要布置新房吗
那里有一堆骨头
要不要捡回去 造一幢大厦

春天没有肉吃
会歌唱的人类也没有肉吃
再等等吧 蜜蜂说的幸福生活
也许真有蜜可以吃到
来我们一起唱
花谢了 肉甜
花谢了 肉甜

《诗人安魂曲-写在世界诗歌日》

阳光照耀花心 诗人懒懒的躺在那儿
天神稍一打盹 门缝就有春水荡漾
荡漾到春风里 荡漾在花心里
荡漾在柳枝骚动的仰望里

滋养水草的滋养水草
拔节麦子的拔节麦子
他们穿过水泥墙到苦难的房
松绑孩子 还他们疯跑和拔节
他们游荡城市深夜光亮的窗
安抚男男女女 哄他们睡眠和心安

他们去往山川 大海 草原
歌唱风花雪月 歌唱骑马的神仙
他们无所不去 他们无所不在
他们来的时候两手空空
他们活在世上口袋空空
他们死了以后人间空空
今天 我带着身体行走
我的坟墓空空


罗会松的诗

(一)草
白天被践踏的快要窒息
夜里在露珠的哭声里我的腰杆又慢慢的挺起

(二)羊脂球
你给她钱她给你真正的肉体
现在真金白银买到的常常是假东西

(三)上下级
上下级互相指责对方脑子出了问题
医生说:你俩职位调换一下大病痊愈

(四)楼
我不停的寻找城市的制高点
风被一座座竦天的鸽子笼挡了回去

(五)诗人
一根粉丝
在筷子上绕来绕去
拖泥带水、断了几节
吃到嘴里,变了原味

(六)鼠标
鼠标是硕大的木鱼
敲一敲
佛在云际布禅
再敲一敲
荷花铺出万顷佛田

(七)处决
杀人犯被瞄准心脏
心脏流着红泪哭了漫长的岁月
强奸犯割掉生殖器
生殖器委屈的离开身体
文明的时代对着大脑射击
这一次终于找到了罪魁

(八)博物馆
万年千秋就剩那一点前人的骨头渣子
天南海北就浓缩成那几个玻璃柜子
博物馆与我无缘
我的良心会长成麦田

(九)寂寞
一个人的时候心是一片深邃的惬意
走进欢迎我的人群忽然感到无边的寂寞


刘汉皇的诗

《醉美颍上》

温一壶酒的时光,月色正亲吻我的城
卷起淮河氤氲的水汽,踩着沙河温柔的肩膀
如一湖酝酿了三千年的梦,在夜空缓缓醒来
晚风洗白了芦苇荡,吹过枝头,吹过西周庠间的茅草
一路在礼乐间荡起波澜,掠过春秋百家争鸣的帷幄
路过南湖的白塔,引风铃低语
与秦砖汉瓦在天音中倾诉
一路向北,路过鸟语林。没有惊起鸥鹭
和隋唐酒肆里仗剑江湖的诗人

时光,慢的如镂刻在大地的日晷
或者木板上沉默的宋词
城南的晚灯,亮得似天边的明星
或者,璀璨至今的汝窑青瓷
兴许可以温一段风流的宋史佐酒
听一曲如磬的天籁

路过人民路,路过解放路
人声编织着夜的序曲,元曲般辽阔
似风一样自由。月光,如陷落在无际的草原
慵懒的挤不出一个梦。或者
元青花的一处銘印,一处不起眼的款识

路过管仲公园,以及蜿蜒的城河
一片湖在天空蔓延,海一样浩瀚
千帆相竟的繁华,搅碎了多少月光
落入多少问愁的酒,豪迈的歌,不甘的梦
路过一中,那上万学子的读书声
多像编钟上不愿沉睡的音符,穿越千年时光
把历史回溯,借月光煮沸这炎黄的血脉

路过城北水系,一条流不回竹简的河
却浸润着我,以及我深爱的这座城
流过我的每一个梦,城的每一个黄昏和黎明
不是霓裳,不是明青花,清珐琅
只是不愿离开的月光,在这座古老又年轻的城汇集
用三千年的过往,三千年的月光
汇集这一城的风,一城的梦
在我的窗,我的指尖,我的案几
如一束最圣洁的光,浸入正温热的酒壶
今夜,我便醉在我的城
醉在这漫天沸腾的月光

《想象桃花盛开的时节》

我还在诗里写桃花
写两只蝴蝶的爱情。坐在清寂的窗前
不幻想袅娜妖冶的女人
抽身红尘,把过去的诗稿埋葬,在青山绿水间
那些  代表过去的我

我还在诗里写桃花
即使在深秋时节
当然,并非白露之后无可抒情
只因我深爱着她青春里的韶光。初恋的姑娘
有一双酿造桃花酒的巧手
她总会把我灌醉,引诱我向她倾诉心中的苦恼
然后,她会用她柔软的身体
温存  慰藉我

是不是西伯利亚来的寒流打落了我的桃花
她用一院狼藉的残芜埋怨我
迟迟的归来。是不是怪我一生写了太多的桃花
已经江郎才尽,词藻凋敝
她才悄悄地隐遁,任我寻她,任我喊破喉咙

即使在深秋时节
我还在诗里写桃花。几曾凋落的
月色,悄悄将我围裹


陈兴玲的诗

《镶进岁月的痕迹》

一路走走停停
那些风景清晰了又模糊
在走来的路上
淡淡的随一阵清风飘散
那些春花,那些秋黄
那些只可意会的情愫
都在身后,远了

一簇豌豆花绽开小小的心事,和
猜不透的一抹春色
蝴蝶的飞来,也让梨花,桃花相聚微笑
不识得春风面目,只知道花香弥漫,新绿萌动
每一条小路的延伸,或者曲折
都在望去的远空想象,迂回

槐花如雪飘落
走来的身影徘徊,踏着落花
将走向哪里
哪里会有驿动的那一瞬
让梦里的那个人不期而遇
捧起一缕月色轻轻洒在白天和夜的距离

荷塘期待一个夏季的到来
满心的荷叶田田,满心的荷花绽放
谁采荷叶在雨里,谁把梦放进花间
等着走过的脚步,近了又远
流星雨浪漫的跌落,在荷塘边
落成一个身影
幻觉所有的灯盏
今晚,就在今晚,他将走进谁的窗前

梦影在田野回还
一行诗意的绿色,矜持的粉色
痴情的火红,永远的淡蓝
都一一扎成季节的花束
放进长发的流泄
那一句,那一首
在裙裾飘飘的意象里

守不住的季节
让晨露滴落,慢慢失去温存
在阳光靠不近的地方
那一片红叶飘落
秋果揣摩一场雨的冷暖
遗漏了一处裂痕
是你说不尽道不明的原因
后果冷在风雪路途

总是抹不去一些痕迹
黑的,白的,红的,绿的
多少的色彩涂鸦着回忆
一串脚步的深浅
一些故事的苦涩
写意着走过概念的糊涂

也许一首歌会唱尽无奈
也许一部小说能诠释一生
一杯酒的沉醉和咖啡的浪漫
都在回首的时刻
慢慢消失在一处花落

《发丝》

母亲的发丝,花白,凌乱
如田野的荒草,摇曳着秋风
母亲的青春在我们身上,
也在她这一生的热土里
冬和夏,让她承受太多
最终,在秋风中她禅悟

用一个木梳梳理多少个日子
一丝丝飘落在地,带着微弱的体温
那些白天和夜晚
母亲会无奈的面对和沉默
因为她在牵着我的手往前走
而又沿着自己的路走成冬天的雪花

一杯茶里的影子
让熏香熏得那么安静
如洒进窗内的一缕月光
苍白了小屋的孤寂
和不能入梦的那张床

看远了一片云,还有眼角的一滴泪
掉落的发丝穿进针孔
一点点缝补破碎的岁月
已老花的的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
对和错,黑和白,远和近的尺度
曾一针错了,已错了一生

盘不起的发丝散乱在脑后
母亲只看着我,而不回头
我也和母亲一样不愿回头
有一天,一梦醒来
我突然回头
却找不到母亲
只看到荒草一片 ,如她留下的发丝
人群忽然感到无边的寂寞


汤少雪的诗

《寿县古城》

宋朝的一次集体劳动
今朝的N次拜谒
历史里跌倒的太多
书页中又顽强地站起
一块方砖
就是一个词
把史书层层堆砌
一缝墙灰
就是一抹泪
将朝代个个浣洗
刀光剑影
岂是本意
丝竹舞蹈
却成梦寐

鼓角争鸣的年代
洪水泛滥的惨季
嵯峨的古城
雄立成铜墙铁壁
孙家鼐⑴的威仪逶迤北上
方振武⑵持枪的手臂刚劲有力

淋淋的春雨
湿润着记忆
车水马龙的交响乐
阳光下翻飞

注释:
⑴孙家鼐(1827-1909) 清末大臣,他和翁同龢是当时最有威望的两位大臣。清安徽寿州(今六安寿县)人。
⑵方振武(1885-1941),原名方运策,抗日爱国将领。安徽寿县瓦埠镇人。

《周庄,咿呀地摇来》

从四月出发,细雨
润色,意兴葳蕤
撑着多年的梦寐
在周庄的石条巷弄,我
一任感官撒野
胜日寻芳,饱餐秀色

油纸伞依旧,雨巷
悠长,人头攒动
不见了,丁香般的姑娘
寂寥不再,彷徨不再
何来怅惘

跳上乌蓬小船
歌声便咿呀咿呀地响起
双桥兴奋了,水中
翩翩起舞;深巷兴奋了
跑满一地的丝竹……

万三蹄髈,丰腴得
涎水泛滥;阿婆香茶
勾引得,唇舌跃跃
栉比鳞次的店铺
排成队,古色古香地
笑迎着南腔北调地选秀

带点什么,带点什么?
一串项链,一把折扇
几袋特产,一段浪漫?
暖阳朗朗,四月风馨
心河,一片碧绿
周庄,咿呀地摇来……

汤颍的诗
《致我们即将逝去的青春》

扑面而来的春天
使一树一树的花朵
不开也不行不落也不行

就像我们即将逝去的青春
无可奈何地丢在路上
再回首时已是满地忧伤

站在人间四月天
满园的秀色
让我忘记忧伤
靠背一棵开花的树
转移一些小幸福
希望我们即将逝去的青春再现华光

《听从春天的召唤》

燕子,如果飞累了
就停下来吧
听从春天的召唤
在姹紫嫣红的世界里
选择一片净土
哪怕是一个花开的枝头
或一个平静的屋檐
再虚构一个主题
把自己植入最高品质的境界
过一段朴素的生活
修心养性
然后重头再来
祝宝玉的诗
《仿佛人间》

播种,乡野间最平凡的事情,已经开始
拖拉机取代了耕牛
老黄牛被宰杀。没有飘忽的笛声
深秋的黄昏依旧是深秋的黄昏

土地变得松散,阳光可以自由地照进
这是一段适宜播种小麦的时节
探测墒情是一件凭经验才能干的事情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读书
父亲没有教我。在他眼里我是不适合干农活的
乡野间也没有适宜我生长的土地

始终我是一个局外人,被土地拒绝着
拒绝我的哭,拒绝我的笑
拒绝我的书写,拒绝我和母亲和睦地相处
它总是对我咆哮
令我不安

有一段时间我仿佛看透了人间
过着内心宁静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祖父死去的讣告
那是农历十月十八的黄昏
我又心神大乱


金涛的诗

《颍上的情和酒》

写一首诗,给颍上
和写一首诗给自己,没什么不一样
在故乡喝酒,和望着故乡喝酒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只是写给故乡的诗容易深情
望着故乡的酒容易醉
故乡的酒太香醇
孔子闻到香,止宿文地,化成春风
那一晚,竹音寺的钟一夜无声
颍上的情太深沉
诗人喝了酒,诗意成了醉意
那麦浪下的黄土欲现不见
乡愁犯了,酒瘾上头
就去慎邑桂花树下的小酒廊打酒
打得壶好酒,与管鲍相交
又是飘然欲仙,与仙姑交杯
可是,八里河的水太沉厚
酿出的酒总让人一醉不起,一醉不休


张颍的诗

《总有一条路通向家乡》

总有一条路通向家乡
虽然身在远方
思归的渴望
不会把路拉得太长

总有一条路通向家乡
游子去了远方
奋斗去了远方
只要亲人还在
身心都会回来
记得变化的村庄
在生命的根脉里
亲人日夜呼唤游子回来
共同建设自己的家乡

总有一条路通向家乡
土房已不在
土路已消失
连回乡的路都变得很宽广

总有一条路通向家乡
家乡太多的机遇
有了园林的锦绣
太多太多的参天大树
在小河流水中辉映
成就盛景
谈吐的时候
终于回到了家乡
守望景观的河流
伴同久别的亲人
回到奇丽的村庄

总有一条路通向家乡
记忆留给了远方
回乡的路口
村庄向贫穷吿别
家乡在奋发中前行
园林景致的路上
太多太多的坚信
在那遥远的地方
总有一条路通向家乡
      
                     
陈雁的诗

《前行,向远方》

这种感,真切又恐慌
来时的路,走了好远,脚印
一串一串,弯弯曲曲,诉述着
我的一无所有,摇曳着
凄迷彷徨,好想停下来或躺一会儿
怀念沙发和柔软的床
把自己沉下去,放松,舒展
从此,管它乘风破浪
山高水长

可我不能停,躺下更是梦想
我的四面八方,围着铁壁铜墙
刺激我的神经,压迫我的心脏
我敏感的灵魂,击打着胸腔
于无声处轰响

走吧 走吧
你必须前行,向远方
你别无选择,更没有理由
埋葬曾经的豪情万丈
如同春天里的树,根在土里
终将倔强地伸展、生长

你的目光依然凝视远方
依然如来时那样
诱人的超越和渴望

好吧,我承认行进在前方
汗会更多、泪会更咸、心会更苦
我会更累,如炬的目光
正学着咀嚼坚强
幸福和苦难是永恒的陪伴
终将赋予我勇气
驱散我的迷茫

走下去,心中阳光万丈
明天和远方让我豁然开朗
兴奋难以名状
向远方,写下迷人的诗行


大别山诗刊
稿件来源:约稿
特约组稿:指尖沙
本期责编:凡墨、若诗
中国绿色诗歌写作基地

公众号:dbssk2007
探索、前卫、包容性的生命姿态;
自由、开放、与时俱进的精神向度;
高贵、高尚、高雅的诗歌品质
中国绿色诗歌写作基地

212447fxno9wbu8i8tazu2.jpg
总   编:碧宇
副总编:凡墨
微刊主编:小芹
微刊副主编:清凌竹叶、汤圆
论坛站长:山野浪人
论坛副站长:松山居士、西窗竹
刊号:皖内13-009
QQ群:93752280
论坛:http://dbssk.xlkf.cn/forum.php
212443aqqhz4xq5r44w2i2.jpg
诗观:唯美,婉约,纯净!

267

主题

6557

帖子

18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6-6-8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若诗辛苦了!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7971879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9

主题

1703

帖子

13

精华

元老诗友

Rank: 6Rank: 6

QQ
发表于 2016-6-8 23: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辛苦了,点赞!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9

主题

8075

帖子

15

精华

首席版主

Rank: 8Rank: 8

 楼主| 发表于 2016-6-9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做,让小芹姐费心了。
诗观:唯美,婉约,纯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9

主题

8075

帖子

15

精华

首席版主

Rank: 8Rank: 8

 楼主| 发表于 2016-6-9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安文 发表于 2016-6-8 23:58
姐姐辛苦了,点赞!

谢谢安文弟弟,不辛苦,祝福弟弟端午安康。
诗观:唯美,婉约,纯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10-18 04:03 , Processed in 0.215557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