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1|回复: 1
收起左侧

血色湘诗精品诗选13首

[复制链接]

247

主题

346

回帖

3

精华

元老诗友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3-21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1.山顶飘落一朵云  

山顶飘落一朵云  
风赶过去抺平  
又飘落一朵  
轻轻的  
越落越多  
像落在心上多年的积雪  
那么厚  
风过去  
再也没有抹平  


2.妹妹的泪珠  

妹妹刚从城里读书回来  
消瘦了许多  
母亲心疼  
在磨石上使劲地磨着菜刀  
此时  
一只大母鸡  
从鸡窝里窜出  
母亲连盯了它几眼  
妹妹仿佛明白了什么  
像儿时一样  
熟悉地跑去鸡窝  
摸出一个热呼呼的鸡蛋  
捧给母亲  
眼角挂满泪珠  
望着泪珠  
望着宽慰的那一片海  
母亲慢慢放下了  
生活那把锋利的刀子


3.采松果

放学回家  
我又要去采松果了  
跛脚的哥哥  
在松树山上砍柴  
山脚塘坝上  
他还放牧着一条牛  
坝上坝下蔓延着青草  
我在松树山采松果  
哥哥在远处不断逗我  
我边贫嘴  
边将松果投进篓  
也许是有点饿  
突然踩空  
掉进树下山洞  
天慢慢黑下来  
哥哥连声喊我  
洞外响起了他急促的脚步声  
突然想起哥哥脚跛  
哥哥担心我  
我担心哥哥  
那晚  
山岗很干净  
只有  
我俩的哭声  
亮着  

4.荣归故里  

曾经  
故乡就像一片熟透的天地  
隔着千万亩燃烧的油菜花  
召唤我无数遍  
今天  
我终于荣归故里  
像一面泪流满脸的旗帜  
那些儿时的伙伴  
有的早已沉睡在开着白花的坟地  
有的慢慢苍老于坚守的家园  
而他们穷尽一生的追求  
也曾似我  
只为了  
仰望故乡  
或被故乡仰望  
内心摸着宝蓝的天空  
那永不褪色的锅底  
星星明灭  
千万次孤独  
千万次许愿  
芬芳的泥土  
握住暮色  
山水的浆果  
浅浅埋没  
夜晚  
重新上路  
抬头  
一颗流星  
在老屋后山梁  
与我擦肩而过

5.祖母

我家的地势很高  
像土改时地主的身份  
多才的祖父虽已谢世  
家族的衰兴,全村仍很关注  
祖母是位典型的农民  
三年前的衣裳有些磨损  
前襟一排旧扣  
却将子孙的命运系紧  
年年春回,细雨潇潇
门前万木,开枝散叶  
青苔老井,水涨三寸  
涨平良心  
屋后,三丈梧桐羞愧  
绿色藤蔓,心事弯曲钻进泥土  
喜鹊,面对祖母默坐  
低头不语  
黄昏渐近  
搬家的蚂蚁越来越多  
成行成群

6.皇帝的新衣

白天与黑夜两个骗子  
躲在变形的镜头后面  
不断地对她说  
皇帝的新衣  
穿在她身上更合适  
所以  
这么多年  
她坚持  
从T台走出来  
与各色男人周旋  
钱越赚越多  
衣服越穿越少  
最后  
只剩下一个巴掌大的地方  
与故乡一样  
供人遐想  
或者怀念  

7.安置房  

昨晚  
我还莫名其妙地想  
要是后山是流沙就好了  
铲走祖上的旧房子  
土地像水一样流平整  
好在上面盖新楼  
留给子子孙孙  
事实是  
这个年头  
我的想法总是不够快  
今天早上  
几辆铲土机的轰鸣  
早早把村里的旧房子叫醒  
我和村民  
一个个像背叛老祖宗的逃犯  
在另一处政府的安置房产上  
堂堂正正  
签下了自己的罪名

8.静等落叶  

我在秋天的某个午后  
醒来,突然发现  
大地已被幸福的果实填满  
那时  
我是唯一的空穴  
等待,大风过后  
所有忧伤的落叶  

9.母亲

也许,你的一生
都怀揣着许多骄傲的秘密赶路
路越走越宽
形象越来越高大
直到,迟早
某个夜晚
你黑暗的身躯
被母亲渐枯的油灯急速召回
发现
她灯光那么小
却一直照亮你

10、冬天的故乡

冬天的故乡
等待逐渐熬成一种信仰
老树执着地站在坡上眺望
那种虚弱的美
穿透薄凉的天空
让我远方的幸福
显得有些悲壮

11、留守儿童
在我, 一个留守儿童的眼里
父母, 就像时刻就要出发的火车
车站, 见证着无数次辛酸的别离
那些重逢的惊喜
大多只能在我的梦里出现
且总伴随着嘤嘤的抽泣
铁轨, 似太长的思念
从站台开始,就无限的延展
春夏秋冬, 从未改变
我的哭声, 总尾随火车的鸣笛
从北到南, 从南到北
撕心裂肺
落在父母的心里
一痛就是许多年

12、这些年

这些年
小河仍需模拟祖先的上游
村庄的骨骼仍需带些任性
你仍需在我鱼虾的浅滩
守住精神的堤岸
给我繁衍最好的苍生
而我
仍需在远处的城市
被无数的汗水盆栽
溃败成你手中那束
固执的蓝色的风信子

13、我们

我们都是山的下半身
我们的灵魂都住在山顶
我们都是天上的云
都是云变的雨
都是雨水注成的大海
我们一生都被海鸟打捞
所有孤独的声音
都碰碎在海礁
我们的夕阳很短
未来,神都看不清
我们只能诵读
地平线分割的背影
我们的眼泪藏着苦咸的盐粒
我们口吐海水白色的泡沫
但无论沉浮
怀胎的木船会永远载着我们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247

主题

346

回帖

3

精华

元老诗友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24-3-25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林总鼓励,远握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4-6-19 15:55 , Processed in 0.117350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但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另,若有抄袭侵权,联系即删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