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回复: 1
收起左侧

走在神最简陋的屋顶(组诗)

[复制链接]

57

主题

141

帖子

1

精华

高级诗友

Rank: 4

发表于 2020-11-18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雨打在伞上
伞面成了鼓,成了蜻蜓点水的池塘
我成了鼓中空的部分,成了池塘
最底部的淤泥,仿佛黑天鹅
曾在枝头歌唱的鸟儿不见了
已被雨水击打成一条大河
悬浮在空中,洗尽所有的星星
它们的光常常斑驳出人内心难得的宁静
枝头还有伶仃的叶片,风雨中,像落魄的游子
背着巨大的贫穷和羞愧往故乡的方向赶
又像一个人正陷入生命的困境
走在路上,被雨水淋湿的路,像一条舌头
尝尽了世人为了生活,在上面拼尽的力
不光只有苦。一路上
我经过学校、超市、医院、监狱、政府大楼、火葬场……
收集了那么多滂沱的声音
有的垂直,有的弯曲,有的匍匐,有的下跪
如果你愿意,我倾泻给你听

                 2020.11.1


柿子林
 
摘柿子的人头上顶着一层白霜
扁担两头挑着的箩筐里
装满了柿子。那些时间的结晶
生活的蜜,来自大地之母的馈赠
摘柿子的人从柿子林中走出来
挑着整个柿子林的宁静
挑着现世生活的安稳
走远了。像从柿子林中
吹出的一阵雾气,一片树叶
吹向生活的洼地
现在,柿子林中的树叶落光了
柿子也被摘走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柿子林
那些未曾拥有过落叶和柿子的人
走过柿子林
却拥有飞鸟,繁星
 
           2020.11.2


柿子
 
把它比喻成灯
照亮婴儿的来路,游子的归途
但我想象不出,那个在柿子里
安装灯芯的人。可是我离世多年
从未蒙面的亲人?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当欲望的叶片沉沉落下后
光秃秃的树上,就只剩下柿子了
这是我在秋天见过的
除了爱情和芦花以外最为轻盈的东西
你看,一阵薄薄的雾
就能轻易将它高高举起
 
             2020.11.3



 
是白色的马,饮河里的水
饮过路人眼睛里的湖泊
直到把它们饮成纷飞的芦花
养马的人去了远方。远方
仿佛一棵故乡的树伸出去的枝条
去到远方的人
是枝头上的果实,或者叶片
马动起来了,风甩出了它的鞭子
旷野新翻的墓地,是马踩出的蹄印
 
            2020.11.4


情诗


我见过
最凄美的情诗
是两个相爱的人
相互转身后
留在雪地上的脚印

          2020.11.6


掉光叶片的树


掉光叶片的树
像一条干涸的河流,河床裸露
帝王的流水,用来送别迁人骚客
平民的流水,让所有的愁闷得到宽恕
而这棵掉光叶片的树,是一条干涸的河流
从大地上站起来
轻易就能看到河流的根部
雪山与历史的书籍一样厚重
掉光叶片的树
那些横斜浓密的枝节,像一张
悬在空中的网。网住岁月肥美的鱼群
漏网的是风。风从网细小的孔中穿过
像一支支箭簇,射向树下经过的人
射向他们里面的空洞
掉光叶片的树
那些枝节,又像是贴在空气的墙上的地图
通过它的指引,活着的人回到故乡
死掉的人,去往天堂
掉光叶片的树
可以将它砍掉
做成陀螺,让人在城市中央的广场
抽打,飞快旋转起来
像人正旋转于生活与命运的迷宫
也可以将它做成碗
装满物质的满,思想的空
这只碗,令人沦为牛马,孤鸿
沦为道路与河流编织的棋盘上的走卒

                 2020.11.8




越是美丽的事物越是容易破碎,就像草尖的露水
仿佛爱情,任何修饰都属多余
风中横斜的草,那样潦草,随意
不被规定的人生止于此地
那么多的草,花粉一样的阳光落在上面
啃食的牛羊,那样耐心咀嚼新生活的词语
那样多的草,牛羊吃不完的就都给我吧
我不是要把它们用作和生活战斗时布下的疑兵
也不是要把它们做成船,去到彼岸
看看我的神如何用泥土敲击出钟声
用泥土捏造星辰。我的神是泥土做成的
和我去世多年的祖父一样,在泥土中,有着丰富的经验
我不是要过问我的神,如何把我做成一粒种子
对生活有多爱,根就扎得有多深
我有过多的乡愁,烦恼,苦闷,悲伤,那样百转千回
我只是想它们能像草,风捋捋就顺了

                 2020.11.10


十一月的一天

这是十一月最明媚的一天
金黄的阳光像成熟的麦子
大地上,蚂蚁们正在把金灿灿的阳光
一粒粒搬进洞里
湛蓝的天空,像大海的平面
头顶飞过的鸽子
白色的,是冰川纪
其余的是船
我死去的亲人们乘船归来
院子里的木板凳,日渐腐朽
那些坐过的人
贵客,或者讨口水喝的过路人
都被时间刻成板凳上的纹路
和板凳的衰老保持相同的速度
我的近旁,风吹落的树叶
像一只只蝴蝶
又像曾经梦见过蝴蝶的古人
从名为朝代的树上落下
阳光像白花花的瀑布
从我肩膀的悬崖上倾泻
我的影子,总和我保持垂直
曾经我以为它是我们脱放在大地上
最廉价的衣服
现在,它紧紧贴着地面
仿佛正在和大地拥抱,亲吻
以此代替临别时说不出口
沉重的话

               2020.11.11


流淌

走过小路。石桥
秋天的阳光在风中翻滚,坠落
大地上堆积的树叶
像一件古老的遗物
走在河边,河流泛出白色耀眼的光
好像在暗示,一场大雪即将到来
我至今没有搞懂,为什么
会拥有那么多清澈的悲伤。没有源头
也许是因为我常常把自己放置于低洼之处
并接受了任何意义的流淌

               2020.11.12


只需要落叶

薄雾还没散尽,远山看起来正在梦游
如果走向林中,每个人都会成为可能的梦
不需要被青苔和野花概括
薄雾散尽,悬崖和树的颜色
被太阳的光线调匀得恰到好处
坐在树下,什么也不需要了
只需要落叶,像声音离开树的铜钟

                2020.11.12


一组照片的启示

有水田,倒映在水田里的
白云,像水底的雪山
那是水的前世
在水与雪之间,要有一只苍鹰
作为两者的通道
有落日,像某种成熟的果实
光线,是它散发出的香气
有青山,无法判断今天和昨天有什么不一样
无非是要么轻要么重
有村落,作为安放肉身和灵魂的容器
有一条路,是用瓦片做成的
走在上面,就像走在神
最简陋的屋顶

                2020.11.12


路过一棵银杏树

不是被这块土地固定在这里的
而是以庞大的根系,将这块土地固定在此处
好像没有它,这块土地就会像河水一样流走
远远看去,满树的叶子都已经枯黄了
没有风时,它像一艘生锈的巨轮
根是它的锚
起风时,那一片片枯黄的叶子
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又像是它举起的
一片声音的海洋。从它身旁经过
那一片片枯黄的银杏叶,像一张张游子的脸
风激起的摩擦声,像这棵树正对着远方喊魂

                   2020.11.14


多像我
 
窗外,玉兰树总是保持
固定的距离,沉默
各顾各向上生长
树冠滚圆得如同伸向晴空
打水的木桶
阳光下的影子像沼泽
只有明媚的事物
才会伸出马的蹄子深陷其中
阳光照耀下,反射出白银般的叶片
如挂在瓦沿的冰凌
总在最晴朗的日子
呈现出一生的寒冷
 
             2020.11.15


开花的茅草
 
像雪,看雪的人去了南方
沦为工厂的零件,行道树上的香樟
像月光,照亮过大地上所有悲伤
仿佛闪烁的玻璃碎片
那样白,像离别时她没有说出口的话
那样白,像从未有过的迷惘
现在,开花的茅草被风吹得那样凌乱
像雪正在融化,月光即将从大地上撤回
 
               2020.11.17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361

主题

3661

帖子

6

精华

功勋诗友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1-18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学习,问好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0-11-26 06:59 , Processed in 0.10053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