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2|回复: 3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丹山

[复制链接]

1

主题

2

帖子

0

精华

新锐诗友

Rank: 1

发表于 2020-9-16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郝宇不成 于 2020-9-22 10:46 编辑

山中有丹,丹在山中。
进去的人,从不曾出来过。

一.仪式

丹山下,有个杂木掩映的洞口,里面一片黑暗。
山前矗立高大祭坛。
烈焰腾空,似可沟通阴阳。
麦地之主沧凉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
“列祖列宗,一场大雪包围了麦地之源。
无数年来,无人能突破到更高的修为境界,五大圣地(麦地之源、长空门、天尊山、九重天、重阳府)相互制衡。
子孙不孝,未能阻止天尊山复活木妖之祖。
天尊山横扫天下,先人留下的阵法,是我们最后的屏障。
感谢先人庇佑,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一代麦地精英——夜南。让他进入丹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麦地之主的声音无比苍凉:“麦家子弟何在?”
“麦青在。”
“夜西在。”
“徐锐在。”
“一念在。”
“秋山在。”
五勇士身着青衫,侧身于洞口前。
“你等是否愿意追随麦地精英进入丹山?”
“我等愿意。”五勇士众口一词
“麦女何在?”
“麦女在。”麦女身着绿色长裙,侧身于五勇士对面,在夜南身旁,望着祭坛上身材魁梧的父亲。
“作为麦地之源的圣女,你可愿意进入丹山?”
“我与夜南生则同生,死也要死在一起。”
“麦地精英何在?”
“夜南在。”夜南长发如瀑,身上黑衣有如夜色。
“你可愿进入丹山,寻找先祖留下的宝物?”
“危难之际,夜南义无反顾。”夜南并未看向祭坛,他的目光始终望着洞口。
“吉辰已到,孩子们,你们可以进去了。”最终,麦地之主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
“平安归来。”
“平安归来。”
“平安归来。”
……
送行人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
落木萧萧,一切按部就班,麦女与五勇士转身,面向丹山洞口。
“且慢。”夜南眯着眼睛,脚下生云:“谁也不能进去!”
“嗯?”
“什么?”
“怎么了?”
众人大吃一惊,关键时刻,谁也没想到麦地精英会说出这样的话。
“随我来。” 夜南并未向洞口靠近半步,反而飞向半空。
麦女与五勇士虽然疑惑,却紧随其后。

二.怀疑

“怎么了,孩子?”麦地之主抬起头。
夜南并未理会。
“你若不愿入山,我们暂且回去,从长计议。”
夜南依然没有理会。
“你为何对族长如此不敬?”
“这就是义无反顾?”
……
地面上,传来了各种声音。
夜南同样没有理会。
“夜南。”麦女飞在夜南身边,柔声道。
二人心有灵犀,夜南解释道:“这不是丹山的入口。”
他的神情,从未如此严峻。
这一次,麦女却是不解:“为什么?”
“此前,我们有没有来过丹山?”夜南叹了口气,反问道。
“当然没有。”麦女摇了摇头。
“可是,就在刚才,我忽然发现,我见过这个洞口。”
“这怎么可能?!”
“我们应该已在丹山之内。”
“这一切都是假的?”麦女简直无法相信夜南的话,她看向五勇士,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我们不是麦地精英,想不起来。”
“这是幻境?”
“有人利用了我们的记忆?”
“我们忘记了过去?”
“有人处心积虑让我们钻进陷阱?”
五勇士纷纷道。
“站在祭坛上的,明明是我的父亲。”麦女柳眉微蹙。
“他不是。此前,无数麦家人进入丹山,都没有出来。我想,他应该就是其中一个,如今已被操控。有人迷惑了我们的眼睛。”夜南道:“在麦地之源,我们俩是无可替代的。可现在,那些送行的族人却对我有了非议,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他们虽有问题,可是,那明明就是父亲。”麦女望着祭坛。
“我知道,现在很难令人信服。不过你们已经按照我的话去做,这已足够。总之,只要有一点点可疑,那个洞口,就决不能进去。”夜南眯着眼睛。
他忽而眉梢一扬,说道:“也许,有人要来帮我了。”
“谁?”
“你们很快就会感受到。”

三.信任

“木妖?”
“敌人攻入了麦地之源?”
谷内众人感受到了木妖的气息。
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众人大惊失色。
木妖的威压,越来越强,不久笼罩了山谷。
“只有一个木妖!”
“木妖之祖!”
“怎么办?”
众人一阵慌乱……
夜南沉默不语。
“夜南,我们本是来送行的,但如今,看来也只能进丹山了。”麦地之主苦笑道。
“诸位请便。”夜南在半空中冷笑着。
木妖之祖的气息,逐渐逼近。
“没办法,我们要先行一步了。”麦地之主摇了摇头,飞下祭坛,走入丹山的入口。
其他送行的族人,陆续消失在洞内的黑暗里。
“父亲……”泪水模糊了麦女的视线。
“我若说这是苦肉计,你们虽不能反驳,心里却未必服气。不过,即便是木妖之祖,也没有这个洞口危险。”夜南环顾着山谷:“你到底是谁?”
“你是谁?”
“你是谁?”
夜南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似乎在问一草一木,问一山一石,似乎在问天问地。
谷内没有回答。
谷外却传来了一道饱含沧桑的声音:“老夫是木妖之祖。”
“大哥,我们怎么办?”夜西本是妖兽,他修成的人形同样身着黑衣,长发如瀑,像另一个夜南,只是小了一号。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夜南道:“你去挡上一阵。”
“我?”妖兽对主人本应绝对服从,这一次,却有些反常:“我行吗?!”
“吃过麦地的种子,便拥有了麦家血脉。”夜南眯着眼睛,说道:“你若不去,我只能按家法行事。”
“哈哈哈……”山谷里,出现了一个中年白衣书生。
他就是木妖之祖。
他缓缓向丹山方向飞来。在他看来,谷内之人唯有坐以待毙。
夜西无奈,只得迎了上去。
在他手里,已多了一把鬼头刀。
这是他的独角所化。
“结丹小辈也敢挡我?”木妖之祖皱了皱眉。
“木妖——人人得而诛之。”对于漠视,夜西大怒,鬼头刀劈出灿灿金光。
“也罢。”木妖之祖轻挥左袖,道:“渊兽的金丹也算滋补。”
那一掌,足矣。
若被掌风带到,夜西将不复存在,只剩一粒金丹。
夜南身边的人不忍心看,却又不能不看……
哪知,夜西并未伤到分毫。
木妖之祖的左掌反而飞了出去。
“他不是木妖之祖!”
“这一切果然都是假的!”
麦家勇士纷纷言道。
“兄弟,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夜南向夜西微笑道。
“大哥,原来他不过是结丹修士,被操控后修为更是大打折扣。”夜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木妖之祖”摔落在地。
半空中只剩下了六个人。
不错,是六个人。
麦女,已不知所踪。
夜南并没有提起此事。
别人也没有提起这件事。
现在并不是提这件事的时候。

四.谁主沉浮
1
“你是谁?”
“你是谁?”
“你是谁?”
夜南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着。
“我是这里的主宰。”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空中飘来。
“你怕我,所以才会设下那个陷阱。”夜南抬起头:“现身吧。”
“若想见我,你要先杀死自己的族人。”
洞口消失了。
祭坛消失了。
丹山消失了。
山谷消失了。
秋风消失了。
转眼间,夜南与五勇士身下只剩下一片茫茫无际的雪野。
一道道绿色身影蓦然出现在周围,像从雪地里忽然钻出来的一根根麦子。
“你何以出此下策?”夜南仰天问道:“莫非已别无办法?”
没有人回答。
2
悲悯,在夜南和五勇士的眼里传递着。
他们看到了数百条族人的身影。其中,既有他们的亲人,也有朋友。
为了取出先人留下的丹药,进丹山的麦家人前赴后继。如今这些人,只是那些族人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
其他人呢?
“与麦地之源里的族人相比,他们只是沧海一粟,我们没有时间挽救他们。被操控后,他们已不是我们的族人,而是敌人。对于敌人,不是你死便是我活。为了争取时间,我们必须毫不留情。进丹山前,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曾发誓。若是在天有灵,他们会感谢我们让他们得到解脱。”夜南面向五勇士,叹了口气。
五勇士默默点头。
“面对这么多敌人,按说我们毫无胜算。幸好有你在,而且他们被操控后,修为大打折扣。”徐锐轩眉一挑,问道:“夜南,你有几成胜算?”
“两成。”
3
雪野里,每个人的身上都出现了盘龙甲。
盘龙甲犹如一条条黑龙,在一个个麦家人身上游走、移动着。
他们无论哪里受到攻击,那些黑灿灿的鳞甲就会聚拢而去。
盘龙甲缘于麦家绝学《盘龙诀》。
每个麦家人身上,都出现了一条黑龙。
夜南是个例外。
在夜南身上,盘绕着两条黑龙。
吃过麦籽,只有麦地精英可以拥有黑羽伯劳鸟,只有他可以修炼《劳燕十三式》。
另一条黑龙,来自第九式:东风剪剪。
每一片黑灿灿的鳞甲,皆是无数黑羽伯劳鸟分身所化。
黑羽伯劳鸟数不清的分身,落在雪野,在夜南和五勇士身下化为一片麦地。
这一式,名为草长莺飞,可让夜南与五勇士拥有地利。
进入麦地的敌人,修为会被消弱。
4
空中下起细雨。
春雨贵如油。
细雨如丝,细如牛毛,细如绣针。
每一根绣针,都是黑羽伯劳鸟分身所化。
这一式,名为《雨滴如油》。
麦丛中受伤的“木妖之祖”,首先被绣针刺中,立即化为一根麦子,融入麦地。他得到了解脱。
细雨无声,那些踏进麦地的行尸走肉,纷纷被刺中。他们也得到了解脱,成为麦地的一部分。
最终,在夜南和五勇士周围,剩下的修士已不过百。
“善哉!”一念大师双手合十,问道:“叶施主现在有几成胜算?”
“两成,这是最坏打算。”夜南眯着眼睛:“不过,每消灭一个敌人,我们的胜算会增加一分。”
每一个进入丹山之人,绝非泛泛之辈。
剩下这些人,虽是行尸走肉,修为却无不处于修士修炼的巅峰——元婴期。
被包围的六个人,阵形很难维持,不久已被冲散。
5
这一次,进丹山的人选,麦家做了更为周密的安排。
麦家已孤注一掷。
其中,徐锐绝对是不二人选。
年轻时,徐锐便已达到了元婴后期极限修为。麦地精英若不出现,他必是下一任麦地之主。
徐锐,是让夜南最放心的一个。
毕竟,当夜南吸引了敌人的主力,其他人要杀徐锐,绝非易事。

秋山,修为不如徐锐,只是元婴后期。
麦青修为更差,只是结丹修士。然而,他在阵法禁制上的造诣,早已青出于蓝,与其师相比有过之无不及。
因而,这一老一少的组合,相得益彰,甚至比徐锐更难应付。

按说,夜西没有资格进入丹山。
不过,他与夜南相伴多年,兄弟二人颇有默契。
让他进山,或许可以让夜南发挥出最佳状态。
而且,夜西乃是海妖,若遇大水,元婴修士也奈何他不得。
所以夜西也成了五勇士之一。

只是,这里只有一片雪野。没有水,夜西跟着夜南,必然拖其后腿。
于是,夜西成了一念大师的累赘。
还好,二者皆是妖兽,配合倒也得当。
而且,一念大师的金蝉脱壳,几乎可与麦女的地遁术相比。
所以,不敌之时,他带着夜西脱身并不是问题。
6
第一个受伤的,是一念大师。
第二个受伤的,也是一念大师……
一念大师的本体,生有六足。
夜西眼看着大师的第二足飞了出去,却帮不上忙。
云聚云散……
“随我入海。”夜西忽然看到了起伏的波浪,立即俯冲而去。
“那不是海!”一念大师乃是得道高僧,生有慧眼,看到的只有雪野。
夜西却充耳不闻。
夜西若是有事,可能影响夜南。
一念大师绝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他脚下缩地成寸,立即瞬移而出,消失在空中。
雪野里,夜西一头扎进雪中。
“轰”
妖兽一念本体降临,三足稳稳插入雪地。
积雪四散,现出一条黑影。
一念大师的左后足,已穿过那个元婴中期修士的丹田,左前足抓着那人的血婴,送进自己层层叠叠的口器,稍一蠕动,已吞了下去。
“海水呢?”夜西从积雪里拔出脑袋,喃喃道。
“善哉,这是幻术。”一念大师再次化为人形。
“他奶奶的,居然还有埋伏!”夜西大怒,他看清了一切。
就在这时,深雪里忽然探出两柄长剑,寒光一闪,刺入了一念大师的双肋。
雪地上,一念大师双手合十,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如止水。
一念大师一动不动,已无生命气息。
积雪四散,呈现出两条身影。那两把长剑,就握在他们手中。
“嗯?”
可是,他们已找不到夜西。
“善哉。”云端传来了一念大师大慈大悲的声音。
“又是金蝉脱壳!”地上二人相顾道。
7
对于麦地精英,徐锐虽然无条件服从,心里却未必服气。
毕竟,他与夜南修为相当。
现在,他看到了夜南施展的盘龙剑法。
招式,在夜南手里似是而非。
徐锐眼里的不屑,渐渐化为乌有,转为惊异。
那无穷的剑意,与麦地精英并不相关。
那是无法企及的。
历代麦地精英,都曾创造过奇迹。在麦家人心中,麦地精英不是人,而是神,因而设有麦王神庙。
如今的夜南,虽然年轻,但他若想做麦地之主,他早已是麦地之主。
空中云聚云散,时而飞出残兵断刃,皆为七生剑所破。
徐锐知道,夜南之所以可以以一敌十,绝非仅仅因为麦地精英的七生剑。

那些行尸走肉,在发挥上虽打了折扣,却悍不畏死,十之八九都在围追堵截着夜南。
“这已经是个奇迹。”徐锐且战且退,朗声道:“没有夜南,战斗早已结束!”

云聚云散间,忽然出现了一个个花蕾,含苞待放。它们将与敌人的身体一起绽开。这是劳燕十三式的最后一式——万紫千红,
一根根柳丝自天垂落,将化为万千利刃,这是第十二式杨柳依依。
然而,一阵阵云气过后,空中便只剩下了残花败柳,随后被敌人彻底炼化,消失在空中。
斜翅点水,没能取敌人二目。
泣血衔泥,胎死腹中。
劳燕分飞,从此再也没有归来。
……
但它们并非无功而返,至少牵制了敌人的进攻。
这一代麦地精英,修为虽低,却创造了历史。
战斗每持续片刻,都在创造新的奇迹。
五勇士几乎无法相信,自己可以活到现在。
8
在无边无际的雪野,时间无比漫长。
“每杀死一个敌人,我们的胜算会增加一分。”
此话不假。
此消彼长,双方实力发生着潜移默化的转换。
秋山经验老道,他看到局面正向着有利的方向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如隔云端。”
秋山再次听到了夜南的声音,不由得向那里望去。
他看到了三十把七生剑。
他知道,那些并不是真正的七生剑,而是无数黑羽伯劳鸟分身所化。
如隔云端,是劳燕十三式中的一式:三十把七生剑呈扇面状展开,形成一把巨斧。
斧刃对着敌人的胸口,斩了下去。
那个人立即被斩为两段。
两段身体各自飞了出去,从此永不相见。
9
“如隔云端!”
在稀疏的黄发间,秋山蜡黄的脸上忽然布满皱纹。
麦青在秋山身旁,顺着秋山的目光望去。在徐锐身后,他再次看到了梅夫人。
那个冷艳女子,是秋山的正室妻子。
梅夫人吃过驻颜丹,容貌始终保持在二八年龄。
那一年,她的修为依然停滞在结丹后期极限。
那一年,她寿元将尽。
若能突破到元婴修为,可寿元大增。
但是,一万个修士破丹立婴,将会有一万个修士丹毁人亡。
这一步,难于上青天。
在麦家,很多人在寿元将尽时选择在丹山里突破,试图破解丹山之谜。
梅夫人也选择了丹山。
破丹立婴,万中无一。
进入丹山,有去无回。
自此,秋山不再服用驻颜丹。
此刻,梅夫人站在徐锐身后,冷艳无双,对秋山如若有情。
“你突破了!”秋山老泪浑浊,一步跨出。
麦青急道:“秋城主,她已不再是梅夫人!”
“敌人已无需在相貌上动手脚。”秋山不为所动。
“你忘了夜南的话!”
“挡我者死!”



秋山连闯麦青三道禁制。
麦青虽已手下留情,秋山的身上依然是衣衫褴褛、血肉模糊。
秋山依然迎着梅夫人的剑锋飞去。

“不可!”夜南见了,立即瞬移而去。
夜南后发先至,一剑刺入了秋山后心。
“秋城主?!”徐锐吃惊地发现,秋山的剑也刺中了夜南,却未能刺穿盘龙甲。

空中云聚云散。
秋山丹田里的灵气,重归天地。
他的尸体在落下时,被一枚绣针刺中,和别的尸体一样,化为一根麦子。
徐锐闪身避过梅夫人的剑,骇然道:“连秋城主竟也被控制了!”
“既已动情,便有隙可乘。”夜南叹了口气。
10
当那些行尸走肉出现的时候,谁也不会相信,他们会被包围。
然而,事实就这样发生了。
敌人只剩下了十一个,被夜南和四勇士包围了。
不,这些人被那片麦地包围了。
在那十一个人的眼里,竟然出现了惊骇。
他们身子忽然一振,随即不再抵抗,落向麦地。
“这是劳燕十三式?”
“草长莺飞?!”
他们在麦地里茫然四顾。
“没错。”其中一人看到了夜南,指着天空:“他是麦地精英!”
“参见麦地精英。”
“参见麦地精英。”
“参见麦地精英。”
十一个人无不拜伏在地。
“各位前辈快快请起,夜南愧不敢当!”夜南抱拳道。
11
“你已无力控制我们的族人。”夜南望着天空说道:“现身吧。”
夜南眯着眼睛。
毕竟,他身下的麦地,依然被无边无际的雪野包围着。
没有回应。
回应的是天旋地转。
所有麦家人身不由己飞了起来,
飞向无尽的天空。
天旋地转。
他们似乎不是飞了起来,更像是下落,
天昏地暗,落进深渊。

五.洞穴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清霜丹?”徐锐手托夜明珠,照亮了整个山洞。
在他身前有个石台,上面有个近乎透明的细小玉瓶,瓶口冒出丝丝寒气。
一枚雪白的丹丸悬于瓶内。
“善哉,想来这就是那个陷阱。”一念大师合十道:“原来是重阳府的镇府之宝重阳门。”
在他身旁,矗立着一道黑漆漆的大门。
门上复杂的符箓,像修士丹田里的气团,自行运转着。
“当年,先祖得到这两件宝物,置于丹山之内。想不到,我们再次见到它们,是如此艰难,善哉!”
“刚才,我们明明置身于一片雪野,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夜西的小眼瞪着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我们恐怕是在清霜丹上相斗。”夜南沉吟道。
“我们变小了?那么小!”夜西挠了挠脑袋道。
夜南道:“我依稀记得,进入丹山的入口之后,是一条迂回曲折的通道,似乎没有尽头。”
“如此说来,我们是钻进了瓶颈。”夜西指着玉瓶。
“似乎就是这样。”夜南道:“大家有没有想起什么?”
“我们不是麦地精英。”
“想不起来。”
“似乎有那么一点印象,又似乎不是。”
众人纷纷摇头。
“大哥。”夜西道:“然后呢?”
“没有然后。然后我们就忘记了一切,并再次面对丹山的入口。”
“如此说来,我们刚刚是从瓶口飞出来的?”
“恐怕就是这样。”夜南看着细小玉瓶。
“瓶子有古怪?!”
“不。清霜丹集天地万物之精华于一身,年深日久,遂生灵智,并拥有了无比强悍的神识。它若修成肉身,后果不堪设想。”
“我怎么感受不到它的神识?”
“操控我们麦家人,岂是易事?它的神识,已是油尽灯枯之时。”

六.丹灵

清霜丹悬于夜南掌心。
如今,丹灵虚弱的神识,只有麦地精英可以感知。
“不要吃我。”
“你害人无数。”
“那是为了自保。”
“没办法,你是先人留给我的丹药。”
“不要吃我。”
“为了麦家,我必须吃你。”
“不要吃我。”
“我吃了你,可以赎去你所有的罪孽。”
清霜丹缓缓飞入夜南口中。

七.天下始定

麦浪起伏,夜南和麦地之主站在河边。
“孩子,天下始定,下月将是你继任麦地之主之时。”
“不,我要去找麦女。”
“你已找遍这一界,她已不在。”
“但我并没有见到她的尸体。她应该是进了重阳门。”
夜南站起身,一拍储物袋,一道黑漆漆的大门赫然出现在河边。
“重阳府皇族皆已不在,没有人知道重阳门里是什么,你不能去。”
“麦女不能没有我。”
“麦家更不能没有你。”
“麦地精英不能没有麦女。”
“麦地之源很快就会诞生下一代麦女。”
“我去意已决。”
大门徐徐开启……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12

主题

92

帖子

0

精华

中级诗友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9-16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富于奇幻,语言简洁有力。人物形象刻画不突出。
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帖子

0

精华

新锐诗友

Rank: 1

 楼主| 发表于 2020-9-17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晴朗 发表于 2020-9-16 16:01
小说富于奇幻,语言简洁有力。人物形象刻画不突出。

老大评论一针见血,心服口服。
早安!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92

帖子

0

精华

中级诗友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9-17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晴朗 于 2020-9-17 10:30 编辑
郝宇不成 发表于 2020-9-17 07:37
老大评论一针见血,心服口服。
早安!


:handsha
互帮互学,共同进步。
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0-9-27 23:56 , Processed in 0.158645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