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回复: 1
收起左侧

2020年初的一些

[复制链接]

3

主题

4

帖子

0

精华

正式诗友

Rank: 2

发表于 2020-6-27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是钉子,也是锲子

时代的悲剧,
是面无边的墙;
个体的疼痛,
是枚孤独的钉子。

黑暗之鼓,"咚咚,咚咚"
催动热血与马匹
骨槌高扬,抽自
彼此的欲念与死亡

为什么,打击
到词语闪亮为止,
为什么,钉子要留一半在外
就像某人夜里从洞里
钻出半拉身体
而被更夫发现

悬挂恐惧、疑惑、与背后的奖惩
一生的盘点,总在失败之后
好吧,不说功过
事实上,是悬挂着的带血的衣服
成为墙的中心,
令无数目光攀援而上

而脱下衣服的,那吹哨人
告发自已的持锤者
早己离去
向那不安的桌子的缝隙
一点不剩地,敲进本身

任你们大摆筵席,也任你们
进行最后的晚餐

  2020正月某日,大雪

大雪,太慢地
给一个国,穿上隔离防护服
世界,瞬间浓缩成一间
Icu抢救室


无数的泪,良知、真实
输入病重的梦
焦急的亲人
等在门外


上苍啊,尽量少输我们的泪吧
请多输我们的汗和血
请给我们一个机会
让身心健康回来


      孤帆

不舍昼夜,大海戴着这面口罩
在巨大的玻璃工厂里
把礁石打磨成
闯入夜行者眼中的沙粒


       口罩

为了阻隔外面的
寒冷、尘霾、与病毒
更为活得更久
我们纷纷封上鼻子和嘴
道路以目

没几人承认
从自已体内呼出的
也许是那最致命的


         幸运

热锅上的蚂蚁是幸运的,因它们
还没掉入锅中的沸水
盛着沸水的锅是幸运的,因沸水
还没被火焰烧干

而那身体再不会发热的老人
也是幸运的,
在病床上,他被穿着隔离服的医护
缓慢,又吃力地抬下


"为能躺上病床,十余天来
他辗转于各个医院,终于在快
不能呼吸时,如愿了!"
一名医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起此事
沉默片刻后,又补充了一句:
"家人送他时,都很平静...."

然后,他把头扭向窗外
呆呆望着天空,又望向空无一人的街道





        软木塞

堵上我的嘴吧,让灌进胆中的
尽量长久地,保持沸腾时的温度





          颜色


           黑

此时,有人孤坐在一根骨头的内部
无言地聆听
蚂蚁的啃啮之音

          白

要么以刀子,剔尽骨上血肉
要么静待血肉腐烂后,裸裎骨质

支撑生命之躯的
不着一字,不必雕成他物
当为泥土收藏

          红
大地葵花,这金质的喷头
不绝地喷出热血
生生世世,洗涤并浇灌尘世

衰荣之间,我却一直在想
究竟是谁
为太阳移殖骨髓

绿

掏出诗心,掏出一世悲欢
掏出路,如掏出断肠
最后掏出苦胆
用余光刺穿

一一那涓涓流出的
浸透生死循环



   锦书来

轩窗框不住
残月。虚妄如瘟疫
漫延:灯火于风中
飘摇,灰被一再抬高

刚刚写就,一封信
必须封入无人之夜,寄向远方
恰如需封好一座大城
守着家的人,亦恰如
一个个鲜活的文字


落在无辜的白纸上
每一个字,都不是孤立的
字组成词,词联成句,句结成段落.....


启封之时,信铺于桌上
记忆铺于波澜起伏的海上
有的字被泪打湿,面容模糊
有的字当时写下,而又被自已
悄悄地划掉.....

  一颗星的遗民

你见过陨石吗
见过孤独地躺在沟渠、大漠、旷野
祼露着,或被尘土掩埋的黑暗的石头吗
即使你见过,你能确认它
来自那无人的寒冷的高处吗
但,你必定清晰地见过流星
见过有一种毁灭,如此明亮
令宁静,加倍地在大地上升起
此时你不能发声,只能默念某个最初的愿望
多少虚空已穿过,或正在穿过
过往的痛苦己然成了荣耀
在命运内在的深处
有的人就这样,在天空中死了
死成了一群,在地面上实在地活着的人
他们不说,他们蕴含着
世界与生命起源的秘密
而不为尘世的山峰知晓


       李文亮

自你死后,名字便非个人的了。
而即便多年过去,同名文亮的
仍会令他们周围的人,再次想起你!
但年轻的母亲,给新生儿起名时
会不会想到与文亮相关的词
就如被针刺中,而慌忙地避开?


    孤帆

其实,就是大海这糙汉子
戴着这面口罩
在玻璃工厂里,以时光的砂轮
将礁石打磨成
闯入行人眼中的沙子


       口罩
它让我觉得安全
是我主动戴上的
我害怕对面走来的人
甚于无法觅得踪影的病毒


     感染

感染是无所不在的
在潜意识里的,没有症状
一直以为自己健康
一直支持种种手段
而一旦被迫说出自己的名字
已病入膏肓





     好想活着
                 一一谨以此诗献给疫情中的遇难者

好想活着:早晨的一缕缕阳光
仍如昨日,静静穿过落满尘灰的窗子
轻轻地,按住你双肩的疲惫
孩子梦中醒来,四处摸索
仍准确握住,那一直在等她的手

好想活着:米在锅里上下翻腾
一根根面条,慵懒地躺在碗里
筷子与筷子碰撞,勺子被滚烫的话语惊呆
一颗豆子,从桌上跳下
跑得比秋天还远

好想活着:一辆"永久″牌自行车一一
链条上的你我,紧密相嵌
学骑它时,我们都摔过不少跟斗
后来,就用它载米载盐
也载生活中难言的幸福、苦难与悲哀

好想活着:还能再失败一次
对所爱的所恨的,能说些什么
或者什么,也不用说
只望望天空,就够了
只看看自己的影子,就行了

好想活着,好想流一次泪
然后微笑着,向我爱的与爱我的人告别
那时定是绵绵无尽的黄昏,山顶的钟声
正被晚风传来.....

   谣言

爸爸,走了
妈妈,也跟着他走了
最后,小女孩
抱着一家人的照片
梦里也被他们领走了


而为什么,医生叔叔护士阿姨
围着床上静静躺着的她,
低着头,无声地流泪
为什么,有人说这是谣言


真希望这如他们所说
是一个谣言
但更希望所谓的谣言,
不要到最后
发展为悲剧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472

主题

2116

帖子

0

精华

功勋诗友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6-27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空细品,诗友晚上好!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0-7-6 16:51 , Processed in 0.06755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