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回复: 2
收起左侧

路过

[复制链接]

106

主题

209

帖子

0

精华

金牌诗友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20-2-13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理性火焰 于 2020-2-14 10:32 编辑

题记:不是所有的路过,都有勇气敲响她的门楣;不是所有的欣赏,都要打开她的心扉。

她是我的学生,名字叫蕾。跟我上学时,有着唧唧喳喳的美。

像一群麻雀,清晨,你还未起床,就能听到唧唧喳喳的叫,呼朋唤友,非常热闹欢快,我也真想回到青春少年,和她们一起玩耍;像小荷才露尖尖角,水嫩水嫩的,刚刚脱胎,充满未知,洋溢朝气;像刚出土的幼苗,尖尖的叶片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晶莹剔透,仿佛整个生命都是透亮的,没有秘密。

她好问问题,我也喜欢她的勤学好问,所以下了讲台,就会转到她身边,几乎成为习惯,等着她问。一问一答中,难免眼睛的交流,她两眼清澈,好像能把人洗浴,灵魂一下干净起来,舒心的快感传遍全身。

高三毕业,照集体照,一人主动挎着我的胳膊,我感到惊奇,偏转头,才看见是她。现在学生真大胆,让我脸红的事,她却以为平平常常。可惜那张照片没有被采用,这个秘密就只属于我们两个了。因为特别,以后也成为我们的话题和纪念的桥段。

如今她上大学了,见面的机会少了;她是我QQ的好友,但是也不经常聊,只是借助这个窗口,借助“说说”了解她的心情。她是学中文的,“说说”总有一种韵味,有着少女心境,也有着文学的缠绵。我爱看,甚至把它抄下来,慢慢咂摸,一个少女的春天。

春节,她回校看望老师,我有幸见到她,简直判若两人,让我眼花目眩,必须有一段时间的明适应。这时的她有着很多时尚的元素,让人不禁想到“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让人想到“人面桃花相映红”,美得让人垂涎。我不敢俯视她,不敢想她是我的学生,现在我只能仰视她,仰视她美丽的光彩。

她在H市上学,有一次我要到H市学习,首先想到她,想去看看她,通过她的QQ,我要了她的电话号码。心里有着充分的理由,欣赏她——一道美丽的风景;可行动却迟迟疑疑,觉得又没有了理由。那次虽然到了H市,虽然也有时间去看她,但由于顾虑太多,没有去看她。后来却谎说会议忙,不能前去看望,请见谅。

她有没有原谅,我不知道,只知道我两的联系更少了。我还是依旧通过她的“说说”阅读她的现状。她恋爱了,因为我通过“说说”看到一个蠢蠢欲动的少女的心。我曾无数次想知道那个男孩是一个什么样幸福的人,也曾羡慕嫉妒恨过他。后来,又知道她失恋了。她的一切都牵动着我的神经,让我紧紧张张、期期艾艾。我和她聊得多了起来。劝她不要沉迷于他的情网,天涯何处无芳草,要爱得有尊严,不要死心塌地,要有点自我,爱应有私。她每每说她又想他了,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她不争气,气她那么美却那么自贱。真的,我就像救一个落水的人,我抓住了她,她却死死地抱住我,让我也不能施展凫水的能力,老牛掉进水井里,有力用不上,我只有朝头一拳把她打晕,然后把她拖上岸。我骂她贱,我骂她活该,我心有不忍,她说骂得痛快,骂得狗血喷头。我笑了,我也被她骂了。但她终于跳出了苦海。
她很优秀,文笔的内涵和华丽都让我欣赏不已。有时真想把生活的酸甜苦辣都叫她尝尝,这样她就会写出更多的美文,可是她一受苦,我也跟着受苦。

我和她在时间的海洋里,犹如此岸彼岸,她心情的涟漪总能传递给我,在我这里激起浪花;我的情愫是否有波动,她是否能接收到,我不得而知,也害怕她知道。

过一段时间,她给我说,她想出去走走。我说:“好呀,出去走走,你才知道世界之大,不是仅仅只有他才是唯一最可爱的人。”她说:“你对他有偏见。”我想:“何止有偏见?我这个学生,我以为最美丽,嫁给谁对她都是一种委屈。”

她说她要到黄山去,我说:“好呀,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足可见黄山的美,黄山美在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不看实为遗憾。”

她说:“老师,我已经买好去黄山的火车票,路过您那里。”我随口说:“好呀,那我到时候去看你。”我说过了,又后悔自己是不是太唐突,有点感性,她有求,我必应,“好呀”就挂在嘴边。她紧接着说:“好呀,我乘坐的火车,七点到G站,中间停留二十分钟。”这就算约定,我不去就算失约,我去了又算什么呢?

当天晚上,我没有睡好,翻来覆去想这一件事,该不该去见她,犹豫来犹豫去,最终告诉自己,自己心中没有鬼,何必怕钟馗?大大方方见面说说话有何不可?况且她是一个美女,全当看风景。我下了很大决心。第一个问题解决了,第二个问题又来了,我该不该给她拿些钱,让她多看一个景点,多走一个城市?我自己和自己辩论,按君子之交淡如水之说,我不应该给她钱;按她有困难,作为老师、朋友就该相助之说,就应该赞助两个。最后哪一种观点都没有占上风,自己劝自己,见机行事吧。

她说七点到站,我六点就从家出发了,不是要提前到,而是准备走一段路,下最后的决心。我终于到了火车站,终于在站台上等来那列火车。我从下车的人群中寻找她的身影。我正在张望,她在身后喊我:“老……张”。我回过头,一个青春女子出现在我眼前,英姿飒爽,就像东方的太阳,光彩照人。那东方的太阳也一树高,我心中突然有了两轮太阳,脸热辣的。

“老师,谢谢你来看我。”

“我是来早锻炼的,顺便看看风景。”

“老师就爱开玩笑。”

“吃饭了没有?准备玩几天?”

她一一回答了我,我还问什么呢,我没有了话。我拿出钱来,要给她,劝她多看一个景点,多走一个城市。她不收,争执了一会,她还是坚决不收,她说她准备得充分。

默默地站了一会,她说:“老师,我仿佛有万语千言,二十分钟太短暂了。”她拿出她的车票惋惜地对我说,“车票上写着限当日当次,没法改签,要不,多想和老师长谈一次。”我说:“我们已经见面了,机会还有,你就去吧,祝你一路顺风,旅途愉快。”她说谢谢。

列车员在催乘客上车,她依依不舍,我向她挥挥手,她决然地上车,脚步占了上风。我送别了那列火车,孤单地站在站台,心和站台一样空。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0-2-18 17:03 , Processed in 0.062218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