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5|回复: 0
收起左侧

隐居麻城的陈季常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5

帖子

0

精华

正式诗友

Rank: 2

发表于 2018-10-4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关中刀客 于 2018-10-4 14:26 编辑



                       隐居麻城的陈季常
                       ·湖北麻城    关中刀客

      唐代杜牧有诗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杏花村”在哪里?据考证,发现全国有杏花村好几处;但到底在何处,众说纷纭。
      原麻城市委书记李开寿同志曾在《黄冈日报》上撰文《麻城有个杏花村》,目的是宣传麻城,发展旅游经济。但从历史角度探究,麻城的杏花村更符合史实,更确切。麻城杏花村位于麻南古镇---歧亭,紧邻106国道,距离市区40余公里。杏花村依小山,山丘葱茏,田垄弯弯;傍清泉,湖水清澈,绿树荫荫,的确是一个观光、度假、休闲、养性的好去处!
      提起麻城歧亭杏花村,我们不禁想起被誉为“千古第一文人”的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而在歧亭杏花村与苏东坡之间,又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纽带人物。如果没有这个人物,歧亭杏花村就会与苏学士失之交臂,就不会产生麻城人至今仍津津乐道的“河东狮吼”这一文坛佳话。这个人物就是当年隐居麻城歧亭杏花村的“龙丘居士”、“方山子”陈季常。
       陈季常何许人也?
       陈季常,名慥字季常,号方山子,别号龙丘居士,四川眉山人,乃北宋隐士。其父陈希亮名公弼,在北宋时官至太常少卿、工部侍郎。苏、陈两家都是眉山人氏,且数代世交。陈希亮在任陕西凤翔知府时,苏轼为凤翔签书判官,也与陈季常相识。隐居在麻城的方山子陈季常,年少时就仰慕朱家、郭解的为人,常豪侠、好酒、狂放傲世,是一位官宦浪荡公子,乡里间有侠义之士都很推崇他。长大以后,便改变了以往的志向,刻苦读书,想以此在当世建立一番功业,但始终是怀才不遇。于是,他愤然“毁衣冠,弃车马,遁迹山林”(《黄冈县志·古迹》载),晚年隐居在光州、黄州之间一个名叫歧亭的地方。他住的是茅草屋,吃的是粗茶淡饭,不和世人来往。山里人没有谁认识他,见他戴的方形帽子,高高突起,便叫他为方山子。那时候,像陈季常这样落魄的文人即使隐居也很富有。晚年的他喜谈佛法,喜欢歌妓(歌妓即当时地位低下、寄人篱下而擅长歌舞的歌女),而且家里养了一大群,“每逢客至,必以歌妓宴客”。他的老婆叫柳玉娥,是个嫉妒心极强的大“醋坛子”。平时,她左右不离老公,严防“出事”;但那时女人地位低下,有客人来她就得回避。每当陈季常宴客,并有歌女陪酒时,柳氏就在邻屋用木棍敲打墙壁,大呼小叫,将客人赶走,弄得陈季常很丢面子。
      北宋元丰三年(即公元1080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路过歧亭,巧遇陈季常,后又数次慕名造访。苏东坡见陈妻如此厉害,就作诗戏他:“龙丘居士也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河东是古郡名,柳姓是河东望族,狮吼在佛家比喻威严,陈季常好谈佛,所以这样写。后来,人们便把“河东狮吼”作为妒妻悍妇的代称,以此形容妻子凶悍泼辣。从此,“河东狮吼”经后世流传成了一个经典的成语。这个成语至今仍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古代称这种现象为“惧内”,今天叫“妻管严”。其实,若按古法,柳氏以为妻之道去做,百依百顺,任由季常狼荡,恐不会有好结果,远不如“妻管严”,要他老老实实做学问,倒也能有所成就。即使从现代和谐社会的观点看,“怕老婆”应该是一种值得倡导的精神品质。“怕老婆”不是真怕,为了家庭的和睦安宁,总要有人做出忍让和牺牲。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古代文人为人处世的准则。这一点在陈季常身上得到印证。陈季常出身于有钱有势的官宦之家,应该可以做官。如果他一直在官场里“混”,恐怕早已是名声显赫。而他的老家在洛阳,有园林府邸,富丽豪华不亚于王侯公卿;在河北还有良田千亩,这些足以享受富裕快乐了。可是,对于这些他统统不要,却独自来到深山穷谷,自享独得之乐。陈季常也自认为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一世豪杰”。可见,他是一个“真隐士”!
      熟知苏东坡诗文作品及其生平的人都知道:他生前很少为人写传记。翻看《苏东坡全集》,人物传记作品仅11篇,而《陈公弼传》、《方山子传》忝列其中,足见陈季常父子深受苏学士的青睐。在苏东坡眼里,这个不乐仕途、嗜酒好剑、挥金如土的太守公子哥儿,有一种超然洒脱的豪侠之气,而这正是苏东坡所欣赏和喜爱的。于是,两人由相识、相交到相知,最终成为莫逆之交,并为后世麻城歧亭杏花村留下千年佳话。元丰三年正月,隐居麻城歧亭的陈季常听说苏学士贬谪途中,“北迎二十五里”迎接。不在春风得意的顺境里逢迎巴结,而在贬谪潦倒的困顿中倾注真情远足相迎。事隔多年,两位友人再度相见,分外高兴,苏东坡心灵得到一丝慰藉。在杏花村陈季常的居所---静庵逗留了五日,苏东坡写下了一系列千古诗文,也令歧亭杏花村浸润了千古友情的诗魂,留下了千年的文化积淀!
       如今,历史的久远淡漠了曾经的辉煌,但“杏花古刹”名迹仍在,杏花村遗风犹存。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麻城改革的弄潮儿高瞻远瞩,致力于挖掘麻城丰富的人文资源,发展旅游经济,推介麻城,唱响麻城,振兴麻城!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个享誉全国的历史文化名村----杏花村,一座靓丽的大别山旅游门户城市----麻城必将崛起!这可是千年隐士陈季常万万想不到的!
                                      
孝感乡都_看图王.jpg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12-16 18:31 , Processed in 0.190087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