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回复: 1
收起左侧

辞退光阴的倒刺与虚名(旧作整理12首)

[复制链接]

235

主题

637

帖子

0

精华

元老诗友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9-24 10: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辞退光阴的倒刺与虚名(12首)
文/赵华奎

◇一池清荷

此去二三里,暖风陷于乡暮深处
一垛篱笆伴守的人家。花落,叶更稠
若是果子醉了酒,心间可有暗香浮动?

一池清荷步出淤泥,试图分出水的黑与白
老屋寂然,更像一座青松掩映下的寺宇
从不缺恰似流水的经词,祈愿尘世

日续升,水涨过睫毛
幼荷才立,有大片蜻蜓翻舞黄昏
乡事止于湖面,被一舟渔歌吟唱成诗

辞退了光阴的倒刺与虚名
回归,一个人撑伞蔽日的清欢
待时日,奉出白藕般的高风亮节

辞退了一片蛙声,误入一场雨事
水,孰清孰浊,荷自知

◇恍

城市有一只巨大的胃
塞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林林总总的事
和闪烁的霓虹,奔涌的车流
昼与夜,分别踞守于浮华光影两端
一个在收集推送,一个在分噬消化

偌大的森林,水纷纷退往混凝土里
一滴一滴,粘合人们向往高处的梦
楼群高了一寸,泥土就矮了一分
我们,这些从土地里走出来的异乡人
都已矮到看不清自己的来历和身份

只有攀上脚手架,我们才是高的
广阔而笔直的目光里
天地是空的,城市是空的,像我们的心
脚步是滑软的
正顺从梦的浮影,小心翼翼,变速前进

◇冰花

冰花是松枝上搁浅的鸟鸣
一朵入寂,一朵慢摇
风不徐不急,偏偏不让它落下来

雪停在午间。被禁锢的人声和足印
终于有了解枷脱身的时刻
行人一声轻喝
惊跑了松枝间觅果的松鼠

麻雀们恋枝,性急语快,喋喋不止
屋顶上的炊烟,慢条斯理
正在提字措词
酝酿一首熟悉的乡土诗

这诗里,万物皆在静静撤退,缩身
冰花是村庄晶亮的眼睛
每一粒人影,都是大地埋下的种子

◇驻

风,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它想表明的态度和散播的情绪
在这个春天,皆化为渐次葱茏的物语
河流唱得尽欢,山川绿得从容而缓慢
我须收拾掉冬日遗留的残局
停下来,精心置办一场春事

用一个动词,来概括此世远远不够
还需隐喻,暗示体内的春雷,永不熄灭
暗示湖泊,回应每一条汇入的溪水
暗示一块巨石,砥柱中流

除了这些
我乐于形容的事物都很微小
书页上的一层细尘,旧衣上的一粒纽扣
或者,从海边淘回来的一把沙子
在屋子里,都睡得那样温静、安逸

◇春天里

步入花期。春风坐客桃红深处
一户燕泥新垒的人家
堂前,雀翻飞,却不见紫气东来
你知道,春风初来乍到,不识人间旧俗

你属水,在一片桃叶上筑水路
看时间回流,洇开一朵苍翠
我属土,性痴。只能像倦守的家鸡
在屋后的草垛里,刨食谷粒

再望远。一面湖,抻开大地两性的身体
阳面,青山懒,乡道弯
遍野烟霭赶也赶不走
阴面,红墙低,柴门旧
满院春色关也关不住

关闭了湖霭,关闭了鸡鸣狗吠
每一句乡语,结构都很精巧
每一种心思,都可落地成诗

◇半亩清欢

无雨时节,有晴朗安逸的正午便好
我所栽种的半亩清欢
刚好与一囱炊烟,秘密接头,对上暗号

许多事在颅内发生,许多人在心间休憩
后园里,几株马尾松撑着伞状的身体
不只为青屋白墙挡风蔽日
且以年轮圈守、放缓
这段急于流逝的光阴

我推窗,一眼就能瞥见另一个自己
站在异乡的山坡上,也像一株马尾松
骨骼是一树虬枝,须发是满树叶子

如果再把目光抛向故地
我的眼睛,会不会是两池纯净之水?

◇炊烟

乡事需要风水佑护,风水需要日子窖藏
日子走上灶台,需要一把柴火加热提香

所有草木姓氏的物事,都怀揣着无欲之心
都在通过火道时,奉出自己
埋下灰烬似的伏笔
供人间续烟升温,码字叠文

秋日风轻。它缓缓脱离屋顶,攀上树梢
又缓缓地脱离树稍,升向晴空
我们也在脱离,像一颗颗游荡的文字
在辽阔的书海里,苦苦找寻重逢的标记

水清光浅,路却很沉。许多人等在旧窗前
许多人走在回家的途中
许多人像远处的山丘,张望着
更远处的炊烟

◇千丛绿

仲夏,抵入长江中下游  
红土地再也不甘寂寞  
兴起的,是一阵热风  
回落的,都不能算作江水的过错  
一些花因为不合群,正被节气摘走  
留下万亩香气,陪伴红尘  

我以脚步丈量的每一幅疆土  
有许多草木揭竿而起  
有许多记忆在修水筑路  
远隔数座丘陵,河流鼓腹  
大地回声汇拢,像我的呐喊  
也能掀起,一场青春的暴动  

辞退了一地激情  
必然会被无边的安寂,吸食  
宛若此刻,我一个人站在  
夏日的肩膀上,无论前瞻或回望  
满目都是千丛浓绿,肆意抽长  

◇金秋,晃动缎带一般的波纹

怀抱两江水,群山依然异常镇定
如同一个人,从容的身体里包裹着涌流
体外,敷着一层寡欲之土

高低梯次的山峦间,回响好多种声音
只有一种属于水
在每块流经的石头上,留下无数道指痕

深秋,因有鸟鸣穿针引线
被谁织成了金色的缎带?
因有满山红叶扮身
轻易地置齐了泥土的嫁妆

它在晃动缎带一般的波纹
它行走在迎娶冬天的路上

◇虚掩之门

乡事攀上旧门扉,装饰昨日的情绪
光阴踞守于褪色的春联
也荒废了门前寂寥的泡桐

庭院里,春日不缺鲜活的修辞
泥土不缺井水滋养,就像母亲不缺
家务伴守,以及父亲经年累月的爱情

我也不缺想往的长势。早开的身体
如同齐整的菜垄冒出些许青苗
回馈大地,一段启动明日的旅程

柴门虚掩,构设的故事都很真实安然
我没于土层的灰黄记忆,被风掘取
你可能读懂,其中的每一章每一节?

◇蝉嘶绕

蝉嘶落在树干上,树不悲不喜
保持一种静势,维系着动感的夏日
如果没有风吹来,我便不会来
我正在窗口探望
年少时,一个薄若影子的自己

蝉嘶绕过叶片,我却绕不过任何光景
抛向天空的是一句颤音
掷于地面的,是树,放缓速度的年岁
当中年垂着双手到来时
我也想扼住它粗实的腕子

在这份十亩见方的孤独里
藏着一片海和一个故乡
不时会泛起涟漪,甚至腾起涌浪
现在,我的面前是一座山
背后也是一座山
满目青翠与天蓝,正在哺养一条江

我于林间向夏日提出请辞
顺便摘走一袋子蝉嘶
领着鼓噪的思绪,回到过去

◇在崖州港,我有一颗待命之心

落日置下前言
将月色直接抛向海面
流泻千层光,镀亮一汪深蓝之水
崖州港内,风拂船桅
战舰已列队完毕
我抚满杯之心,像一颗入膛的子弹
呈据枪待发状态

我将远行的地方
有一句呼唤,始终萦绕心间
从未剥离出历史厚实的身体
我启动探知的目光
从崖州港开拔,沿海图和航海仪
一步步侦搜猎寻
试图在季风未临之前,率先抵达

我把突生的念头
搁在新漆的锚链上
拉直,一句对大海的诘问

你或许看见,甲板上游动的灵魂
已渐次进入休眠期
但你不可能知道
海底之下,正在酝酿一场什么故事
也听不见,海水在我的梦里呼吸

赵华奎,安徽合肥人,现居东莞。95年开始发表作品,闲散式习文至2007年,2016年拾笔。诗文散见于《椰城》《大别山诗刊》《世界日报》《中华文学》《诗歌周刊》《作家天地》《北京诗人》《华东文学》《战士文艺》《战士报》《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等刊物,有部分作品入选诗歌集,与他人合著出版诗集《南岛军魂》。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235

主题

637

帖子

0

精华

元老诗友

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5: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提一下。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11-13 15:45 , Processed in 0.06397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