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6|回复: 4
收起左侧

《大别山诗刊》第892期||诗歌前沿||卢君作品

[复制链接]

360

主题

8015

帖子

15

精华

首席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6-5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若诗 于 2018-6-5 22:31 编辑

作者:卢君  大别山诗刊  今天
诗歌前沿
1679519325.jpg
卢君
     作者简介:卢君,陕西白水人,现居广东东莞。有个人诗歌专辑《永远的家园》与《我在东莞》出版。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10年诗歌》《2012中国诗歌年选》《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中国诗歌》《中西诗歌》《作品》《时代文学》《长安大歌—2006年陕西优秀诗歌》等多种选本。2012年参加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现场创作并朗诵的诗句——“今夜,是谁让南京的月亮,照亮了东莞的夜空”在一夜之间,享誉大江南北。


作品欣赏


风,一直在吹

风,还是从窗口吹进来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被风吹着
从遥远的故乡到东莞虚构的家园
我就这样被风吹着,无法慢下来

现在,我已感觉到了孤独
感觉到风已将我吹成了
自己的王

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就像此刻
我站在五楼的窗口,看见细微的道德
在风中丢失。这些源自内心的疼痛
同样,被风吹着,来不及喘息
甚至来不及,像铁一样打磨、淬火
在烤瓷的旅途中,抵达铜

此刻,一切刚性的事物都变得虚无
巨大的空,覆盖着我内心的幽暗
或者,苍茫

登旗峰山

从山底到山顶,喘,勾起的
不仅仅是过往

现在,秋,已被雨水与风
合谋,拿走。山上的树
陷入了巨大的犹豫。细碎的影子
被来往的人流弄得,更加不安
心事重重

曾经,我陷入对山与树的信仰
他们之间的紧密,让我像一只鸟
幸福地飞翔,全然不顾四周
潜伏的凶险,与未知

能看见的那不叫伤。在东莞
没有一个人能轻易识别季节的变换
疼,总是隐匿其中,像一个单身多年的
异乡人,始终无法治愈的失眠

人经历的越多,就越容易看轻
近处的事物。就像此刻的我
也不想去确认,眼前的山还是不是
以前所看到的旗峰山
还有那些树,鸟
以及情侣
   
盲马

有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谜语
黑白的棋盘上面,那些看不见的硝烟
是谁故意吐出的烟雾,还是被生活
隐忍的锋芒

人生就是一个受伤的过程
我骑着我的瘦马,在东莞的街道上
遇见风,遇见雨,遇见一些
只有借助闪电才可以偶尔看见的
陌生事物。比如:黑色的外套
黑色的面罩,黑色的眼镜
这让我习惯了黑,习惯了
与一匹马展开长久的战争

我是否无法走出自己的命格
那些难言之隐,让马在我的梦里
孤独地行走,全然不知
自己身处一个布局巧妙的密室
更不知道,还有人在不断地
变换着,世界的背景

在东莞,谁都有可能成为道具
一片来路不明的树叶,被风揽住细小的腰
命运,不停地摇晃。不明真相的根部
泄露了,一匹马的饥饿
或者,软弱

进城的蚂蚁

时间久了,就会忘记最初的出发
东莞像一片森林,迷失的人
与正在迷失的人相遇
交媾。然后,再次
迷失

风挥舞着毛笔,画圈。按图索骥
蚂蚁追逐着季节的糖果
有人在火中取栗
有人在仓促越狱

是谁在画布前表演
笨拙的谋杀。怀揣多年的欲望
被城市的尾气,凝结成泪
在夜晚,在暗处,与伤口上的盐
相遇。坚硬的痂,抑或
肿块,是不能言说的疼
或者,无法躲避的
虚构之重

一直在赶路。被忽略的胃
努力呼应向上的坡度
一杯风月,让梦瞬间变成一段
黑色的盲肠。仅存的,微小的
低处的亮,像热气球,飘向
更高更远的,无

如果可以,就要学会
在接近的时候,撤离
在东莞,道路过于坚硬
没有一只蚂蚁可以在季节里
安放,漂泊的灵魂。而气味,会被风
吹走。或者,被PM2.5写进
他人的,年终报告

有时候,失去就是另一种
更广阔的得到。但要原路返回却变得
比出发,更加难以分娩

蜗牛

幸,或者不幸
有时候,与自己的努力无关
行走于尘世,无法握紧的不仅仅是
内心深处细碎的月光,甚至还有
辗转反侧的,宿命

更多的时候,就像一只蜗牛
风一吹,或者一场大雨,就可以将我
送回原地,甚至更远

我知道:只有站在更高的山上
其它的山,才不再是山
在东莞,无论承认与否
年龄都是唯一的解药

而人生,就像一条拉链
每一个细小的部分都需要
小心翼翼地,咬合
与进入

除了选择,什么都可以放弃
蜗牛用坚韧爬行的轨迹
修复着世界的犹豫
连同隐藏在壳里的梦
暗,或者亮
重,或者轻


稿件来源:约稿
本期责编:江苏叶开,若诗

公众号ID:dbssk2007
- 长按二维码关注 -



123843u3spedw55b35edds.jpg


公众号ID:dbssk2007
- 长按二维码关注 -

诗观:唯美,婉约,纯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6-25 23:21 , Processed in 0.064344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