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回复: 0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一百三十八回:家具城外刀光影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8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一百三十八回:家具城外刀光影

作者:山野浪人

放下,一切终会成为尘土;回望,一些心动正在荒芜;所有幸福与悲伤,很难将其分辨清楚;停留与失去,或许是命中注定的归属。
直到看见欧阳听雪这一刻,陶静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慕容峰。她不知道自己眼前这个男孩子已经有了恋人,她曾试图让自己和这个男孩子多少保持一点儿距离,让这种距离中的神秘感能在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散发出一些迷人的气息来。现在,她发现自己太愚蠢了,愚蠢的连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陶静默默地远离了大家,她回到会议厅开始擦拭玻璃。这些玻璃本就是透明的,可现在在她眼里,这些玻璃就像是一堵灰蒙蒙的墙。
阳光高照,高照的阳光里同样会有伤痕,这些伤痕躲在白天的月亮里,可它们从来不曾消失,只是阳光太刺眼,它暂时遮住了伤痕而已。
陶静已经有些搞不懂自己了,她是个表面很坚强的女孩儿,她很少落泪,可心中莫名出现的这道伤痕究竟来自哪里?自己是在妒忌那位叫欧阳听雪的女孩子吗?她不愿承认自己的无能,希望假装强大驱走内心的不安与尴尬,但她依旧在涂鸦那堵透明的灰墙,没有回到大家中间的意思。
无独有偶,陶静的举止让司马凌瑶也变得不安起来,她同样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不安。她也在心里偷偷地问着自己,一个人是否可以将内心所有的风景后退,退回原始,退进最初的蓝天白云里?
如果光阴可以倒流,谁会和自己一起完成天地间最美的构思?谁会陪着自己叠出人生无数个千纸鹤?谁会在自己的梦里侵蚀爱恋的风骨,让它化作一首此生相守的情诗?那个人到底是胡立还是慕容峰?
在产业园里热闹了一通后,司马凌瑶和皇甫静枫一起把欧阳听雪又送回了医院。临走的时候慕容峰告诉鹿鹿,他晚上一定去医院陪她一段时间。司马凌瑶也告诉胡立,她晚上会在黑石庄园里等他。车子开出了大院,欧阳听雪带走了美美的甘甜,而司马凌瑶却把一种莫名的惆怅留在了这里。
从医院出来后,司马凌瑶又开车把皇甫静枫先送到了黑石庄园,她自己开着车去了车库。
地下停车库里,她没有马上下车,而是一个人坐在车里发呆。呆了好一会儿,司马凌瑶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在上面写道:
“有一种错,让情生错了年代;有一种恨,让痛安错了心隅。今生我来,来路茫茫;今生我去,去处空荡。寻寻觅觅地走着,终不曾遇见那位绝世少年——你,是我心中的恋人,我,为你守着经年。可是你啊,你在遥远的天边还是我的近前? 你是否也在心的最深处等待过我的出现?一次次秉烛暗自流泪,翻阅了几千年史话却打不开你的沧海桑田。我只好顺着风,让风中白云轻碰我的唇,把曾经的拥抱遗落在史书的第一页上,不问年代,只看云烟……”
写也就写了,可司马凌瑶却在心猿意马中不小心把她刚写的这段文字发了出去,而接收者恰恰是慕容峰!等她发现时为时已晚,她的心猛然间加快了跳动的速度,完了完了,怎么能把它发给疯子啊?他看到后会是什么感觉?不会责怪自己吧?还有,这要是让胡立知道了怎么办?那不得闹出麻烦啊?
慕容峰的手机提示音响了,他随手拿出来看了看,一看是司马凌瑶发给他的,看完内容后他的心也加速跳动起来。慕容峰下意识地寻觅了一下胡立,谢天谢地,他不在自己跟前。要命,真是要命,怎么到现在她还没放下啊?心中还在苦恋着自己?这不是在坑胡立吗?
偏偏不巧,陶静送给他的手机也滴滴响了三遍,慕容峰又把它也拿出来看了看,只见上面一条信息写道:“我掌控不了时间,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最美丽的时刻遇见谁;我操控不了你的心,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但我想知道你明天的设计,因为你的设计会决定最后谁能留下,谁会是你生命里唯一的那朵花。”
瞬间,慕容峰气急败坏到了极点,他咬着牙,真想把手机狠狠地摔到地上!一个司马凌瑶已经够难缠了,这又多出个陶静来,这一大堆的错到底该怪谁?
慕容峰正在生气,黄雨飞朝他走了过来说道:“疯子,你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该让大家吃午饭了。”
慕容峰像大梦初醒一样回道:“忘了忘了,对不起,大雨,你去喊大家午休吃饭。对了,你下午得出去是吧?”
“是啊,你和胡立不也出去吗?”
“对,我得去看看家具……不是,是去看看桌椅。哎,大雨,我想顺便买张简易床放在我办公室里,方便以后加班休息,总坐着太累了。你和胡立的办公室里要不要?要的话我就一起买了。”
黄雨飞踌躇了一下然后说:“算了吧,我和他的屋子里就别安床了,那样影响也不好,我们俩和你不一样,这么说你可别生气哈,你确实需要有一张床,以后欧阳来了也好有个地方休息,毕竟她是受过重伤的人,你不能不考虑这些。”
慕容峰点了点头:“好吧。哎,送饭的到了吗?”
“没听见黑虎刚叫过啊?到了。”
“大雨,得和大家说一下,以后不能随便糟蹋饭菜,现在有了黑虎,大家的剩饭生菜要留给它。”
“这个不用嘱咐,保证做到。”
午饭过后,大雨自己先走了,慕容峰也没休息,他叫上胡立一起去了家具城。不知为什么,这个下午他觉得特别别扭,总感觉自己对不住胡立这位好兄弟。
逛了一圈家具城后,桌椅和床总算是定下来了。交完款他们到家具城外面找了两辆长箱货车,和司机一起把买的东西装上车捆绑好准备回去。
这时另一个也在等活的出租货车司机走过来看了看刚坐进驾驶室里的慕容峰说:“真他妈贱!”
慕容峰一愣,这是在骂谁?骂我还是骂旁边的司机?
站在地下的那个司机接着说:“看什么看?我就骂你呢。”
慕容峰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骂我?我既不认识你也没招惹你,干嘛张嘴就骂人?
看慕容峰没出声,那个人操着一口外地腔接着又说:“不知道为什么骂你是吧?老子的车就在门口,出了家具城的门一眼就能看到,你他妈的舍近求远租别人的车,怎么着,他不要你钱啊?你这不是贱是什么?”
这下慕容峰可火了:“喂,哥们儿,嘴巴干净些行不?你的车停在哪儿与我无关,我爱租谁的车就租谁的车,与你有关系吗?”
“哟,挺冲啊,牛吃多了吧?小兔崽子,我告诉你,在这个停车场里,老子说一没人敢说二,你信不信我把你的货掀下来?”
他这大嗓门一叫唤,别的地方又过来两个人,歪着嘴呲着牙,看样子和他是一伙的。
这时,旁边的司机碰了碰慕容峰的胳膊小声说:“他叫三愣子,外地人,这个停车场的一霸,你别和他斗嘴,算了,咱们走。”
站在那里的三愣子好像听到了司机的话,他这回连司机一起骂了:“你在那儿瞎嘟囔个屁啊?有话大点儿声说,不满意是吧?你要是不满意明天起就别再来了,开着你的破车爱哪儿玩哪儿玩去,再来我就卸了你的轱辘!”
慕容峰强压着怒火对三愣子说:“兄弟,我有急事儿,我得回去办公,要么这样行不,你别难为别人,不就是一趟活的钱吗?我给你五十块钱,兄弟去买两盒烟抽,你看如何?”
三愣子旁边的一个家伙插嘴道:“嗬,遇到财神啦?行啊,我们哥几个先谢过了。别客气,掏钱吧,不多要,再添个零就行。”
这时胡立从另一辆车里喊了一嗓子:“多少?五百?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三愣子一听胡立这话,仿佛像喝了狼奶一样兴奋起来:“哟,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遇到不怕死的了?哥几个,去我车里把家伙拿来,老子今天要闻闻血是什么味道!”
一看这架势,许多人开始出来劝架,慕容峰雇的这两位司机也叮嘱胡立和慕容峰少说两句,赶紧把车开走就完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事情真是巧,黄雨飞没费力气就把狗笼子的事办完了,他琢磨着那哥俩买桌椅肯定需要帮忙,他没打电话,直接打了个车也赶到了家具城。刚下车就看到这边围了好多人像是要打架,黄雨飞不免担心起来,走到近前一看,果不其然,正是自己的两位兄弟。
三愣子和他的另外两个帮凶像凶神恶煞一样,光天化日之下全然不顾法纪,每人手里拿着一把砍刀要对慕容峰和胡立下手。本来还有人在劝架,可砍刀都亮了出来谁还敢近前?
慕容峰和胡立也下车了,但他俩被黄雨飞给拦住了:“你们哥俩儿听好了,打架这活不是你们干的,千万别给我添乱,你们就站在这里别动,你们俩要是掺合进来我就没有胜算了……”
黄雨飞话没说完就听耳边有一股邪风扑来,他知道坏了,这是对方下手了。三愣子旁边的一个家伙挥着砍刀直奔黄雨飞的后背砍来,胡立吓得连提醒的话都喊不出来了。不用他提醒,黄雨飞一把将胡立推开,紧接着一个飞旋躲过了这一刀,同时也把慕容峰推到了外面。
再看自己,虽然没被砍到,可衣服却刮开了一条长长的大口子。黄雨飞冷冷一笑对那三个人说:“大家都在混日子,得饶人处且饶人,三位兄弟让开一条道,咱们各走各的可否?”
三愣子把嘴一歪冲着黄雨飞说:“小子,我刚才看你有点儿身手啊,行,爷爷我可以放你们一马,我兄弟要五百元,我给他砍砍价,你拿出二百元递到我手上这事儿就算了了。”
“我要是不给呢?”
“奶奶的,和爷玩儿生吃是吧?真他妈的给脸不要脸,不给钱也行,你们哥仨从爷爷刀底下钻过去我就放了你们!”
黄雨飞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我只说这一句,你们把刀放下,咱们各走各的,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放你妈的狗臭屁,爷爷是你耍着玩儿的吗?哥几个,上!”
三愣子这一喊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傻了,三个膀汉各持一把砍刀对付一个小青年,这不是胜负立判吗?慕容峰和胡立哪顾得了那么多,他俩跟司机要东西想去助阵,司机哪敢给啊,在这一亩三分地谁不怕三愣子那帮人?其中一个司机提醒道:“你们还等什么?赶紧报警啊!再晚一会儿可就要出人命啦!”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9-24 09:56 , Processed in 0.059050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