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回复: 0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八十九回:咎由自取尝恶果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7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八十九回:咎由自取尝恶果

作者:山野浪人

经过大家的认真分析和仔细研究,学校领导终于做出了官方决定,对关志刚和东方梦菡同时给予了处分,两个人一起被学校开除了。
东方梦菡已经在学校公布处分决定前重新安顿了自己,在司马凌瑶的帮助下,租房找到了,工作也有了着落。对东方梦菡来说,一切都算是暂时安定了下来。
她安定了,关志刚却倒霉了。听说他和一个女孩子有染时,他的老婆就把他好一通收拾,差点儿没扒了他一层皮。现在一看学校把他这个副校长给开除了,那还有啥好说的?关志刚的老婆坚决要求离婚,打死也不和他继续过日子了。堂堂一个大学的副校长,就这样被老婆轰出了家门,死活是不让他再回来了。
这下关志刚可彻底傻眼了,好端端一个家,一个职业,就这么说没就没了,这一切对他来说如五雷轰顶。再去想想那个东方梦菡,人家一个女孩子,就算是一时懵懂做错了事,可她会嫁给自己吗?这岂不是痴人说梦?
可是无家可归能去哪儿?住宾馆?一天两天可以,时间长了钱从哪儿来?蒙头转向的关志刚开始给东方梦菡打电话,没成想人家早把他摁进了黑名单,现在再想找到她那就是大海捞针,做白日梦!
好你个小兔崽子,我他妈的为你走到这步田地,你居然敢把我一甩了之?行,有种,别让我再逮着你!关志刚一边在心里恶狠狠地骂着,一边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想过来想过去没有任何出路可走,唯一的办法还是得硬着头皮厚着脸皮回去把老婆哄好,不然可就彻底完犊子了。
天色刚刚黑下来,关志刚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大街上走着。说来也怪,不知不觉中居然走到了离学校不远的地方。他自己也在纳闷儿,怎么就会走到这儿来了?看着这所校园,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是如此熟悉,如此亲切,但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换了天地,自己从这里的主人一下子变成了陌路人,这是真的吗?为什么?
心神不宁的关志刚正在那里看着校园揪心呢,忽然过来了两个男生和他打了招呼:“哟,这不是关校长吗?您这是……”
关志刚转头一看,这两个男生似乎认识又似乎不太认识:“你们是这里的学生?”
这两个男生不是别人,正是和胡立打过架那两位,一个叫于成,另一个叫冯世宽。
于成狡黠地一笑说:“原来您可是校长啊,这学校里几千名学生,像我们这种小人物您可能不会认识。哎,关校长,您说您怎么就会吃这种苍蝇呢?为了一个小破孩儿把自己弄成这样,人家没事儿,你却砸锅了,这多不划算?”
这要是换在以前,关志刚无法想象有哪个学生会如此大胆地嘲笑自己讥讽自己,可现在却有人敢这样做了,这让他结结实实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什么叫落地凤凰不如鸡。此时他的心理已完全失衡,情绪完全阴阳颠倒,他想动手打人,但又觉得最该揍的那个人恰恰是自己!
“这件事儿是不是学校里都传疯了?”关志刚强忍着心头火问道。
“关校长,看您这话问的,您以为您是在学雷锋啊?您要是学雷锋保证没几个人知道,可这种事儿的保鲜程度那就大了去了,想阻止它扩散都难。不过关校长,您也不是一无所获对吧?起码这把年纪了也尝了一回嫩,连我们这些同龄人都羡慕不已,看来权力真是个好东西啊……”
“滚!你们两个兔崽子赶紧给我滚!”
冯世宽一番奚落之语让关志刚顿感无地自容,他哪儿受得了这个?一股恶气由胆边升起,他怒不可遏地冲着他们俩吼道。
非常不巧,恰在此时关志刚又遇到了两个人,慕容峰和黄雨飞!他们俩看到那三个人时,双方剑拔弩张正要拉开架势火拼一场,慕容峰一看赶紧大喝了一声制止了他们。
“又是你们俩!上次我没和你们算账那是你们捡便宜了,怎么,这所学校装不下你们了是吗?”慕容峰想起了前不久的一件事,这两个学生与胡立打了一架。
听慕容峰这么一说,黄雨飞觉得这是话里有话,他冷冷地问道:“疯子,怎么回事?”
在这所校园里,黄雨飞也算是出了名的一个人,大家都知道这家伙会功夫,而且绝不是招摇过市那种花拳绣腿,许多人还给他取了个好听的雅号叫黄飞鸿黄大侠。一个疯子本就惹不起,现在再加上一个黄大侠,于成和冯世宽很识趣,赶紧转身溜之乎也。
他们俩跑了,慕容峰也没拦,转过身对愣在那里的关志刚说:“关校长,是不是很留念昨日时光?说心里话,我挺为您感到惋惜的。”
前脚刚被人损了一通,现在又遇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冤家对头,关志刚心里别提有多么懊丧了。“你是在嘲笑我吧?慕容峰,这不算什么,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人生就是风水轮流转,我不会在乎这些,你也不用看我的笑话。”
“关校长,您想错了,我慕容峰从来不会看任何人的笑话,再说了,人生的许多苦难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经历,谁也不用笑话谁。我只是觉得您一时选择有重大失误,这有些不值。不过您放心,虽然您离开了学校,但无论走到哪里,您都是我尊敬的导师,当然,您也该吸取一下教训。”
“呵呵,不软不硬,不卑不亢,佩服,告辞!”关志刚不想继续说下去,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和任何人再说起昨天,除了丢人现眼还有什么?他冷冷地扔下一句话后气哼哼地转身走了。慕容峰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
“哎,疯子,我没觉得自己离开多长时间啊,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变化?真是莫名其妙。”
慕容峰和黄雨飞一起走进校园,边走黄雨飞边问道。
慕容峰淡淡地说:“这不很正常吗?世界分秒都在变化,人也跟着同样变化,只不过有些人变得更加优秀,有些人开始堕落了而已。”
“对了,刚才那两个小子怎么了?他们俩和你有过节?”
“倒不是和我,他们俩和胡立打了一架,胡立没占到什么便宜,见红了。”
黄雨飞把眼珠子一立:“啥?那两个兔崽子把胡立打了?你怎么不早说?”黄雨飞说完照着慕容峰的后屁股就给了一脚。
“哎哟喂……哥们儿,胡立没告诉你我的后屁股有伤吗?哎哟,完了完了,非被你这一脚踢坏了不可……”
“啊?”黄雨飞这才想起来慕容峰的伤,他是知道的,但刚才那一脚出去时早就忘了这茬。“哟哟,疯子,怪我怪我,要不要紧啊?我可是没使劲哈……”
“得,你要再使点儿劲儿我就趴下了,呀哟……”其实人家黄雨飞根本就没用力,那不过是象征性的一脚,慕容峰也根本就没感觉疼。好兄弟日子久了不在一起,现在不搞点儿恶作剧啥时候搞?他假装很疼的样子呲牙咧嘴,还真把黄雨飞吓到了。
慕容峰这一哎哟,黄雨飞不由分说强行背起他就往寝室跑。慕容峰挺得意,嘿嘿,真好,我累死你!
来到慕容峰的寝室,胡立一看黄雨飞把他背了进来,慕容峰又直喊疼,同样也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放下慕容峰后,黄雨飞气喘吁吁地说:“疯子,赶紧把裤子脱了看看,别……”
谁知慕容峰哈哈一乐:“感觉真爽,下回继续哈!”
嗯?假的啊?黄雨飞这个气啊,好你个疯子,等着,我非找机会报复你一下不可。
胡立狠狠地瞪了慕容峰一眼说:“你还有闲心折腾,也不看看这都几点啦?你不去医院啦?”
慕容峰忘了什么也忘不了这事儿,他从枕头底下拿出给鹿鹿写好的诗,和他们俩打了声招呼走了。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7-22 10:42 , Processed in 0.056982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