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8|回复: 0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八十回:姐妹三人话人生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7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八十回:姐妹三人话人生

作者:山野浪人

斯蒂芬.艾丽在大连住了五天后又返回了云南。她是从奥地利直接飞往大连的,并且带来了一名脑科专家和一名骨科专家。两位专家在查看了欧阳听雪的现状后又与医院院长和主任医师一起探讨了相关治疗方案,他们认为中国医生的治疗水平丝毫不亚于国外,医务护理也非常到位,不存在任何问题。眼下看来,唯有期待奇迹出现了。
医院方面也丝毫没有半点儿责怪斯蒂芬.艾丽,毕竟那是她的亲生骨肉,出于心急请来了外国专家帮忙也在情理之中。
斯蒂芬.艾丽在大连这五天时间里,慕容舟夫妇有三个晚上是在家里招待的她。当她得知慕容舟一家人对她两个女儿无微不至的关照后心里非常感激。
国外专家走了,斯蒂芬.艾丽也走了。这天晚上,欧阳玉兰忽然有些想家了。是啊,云南,一个风光迤逦的地方,丽江古城、三江并流、石林、哈尼梯田、大理古城、崇圣寺三塔、玉龙雪山、洱海、滇池、抚仙湖、梅里雪山、普达措国家公园、噶丹松赞林寺、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等等,这一切似乎就近在眼前,伸手就能够触摸到。虽然她是在奥地利读书,但在她的潜意识里永远都是自己的故土好。
可现在,她不仅休学了,还要在医院里过日子,而且这种日子哪天才能结束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最亲爱的姐姐到底能不能再醒过来也不知道,想着想着,玉兰鼻子一酸,自己一头趴到被子上哭了起来。
玉兰正在难过时,病房门一开,进来了两个女孩子。玉兰一看,赶紧用手抹了抹眼角说:“司马,是你啊,快进来坐。”嘴上虽这么说,可她心里却在想,嗯?小峰哥怎么没来?
司马凌瑶本来带着一点儿笑意的脸上顿时变得有些寒冷起来:“玉兰,你看你,又在这儿一个人难过了是不?唉,你别总这样,你现在和我第一次看到你时已经不一样了,显得很憔悴。这样下去,你姐姐怎么办?只有你坚强了,你才能把希望给她,再说不是还有我们大家吗?”
玉兰一边起身让座一边说:“没事儿,我只是有点儿想家了,没事儿的。噢,这位是?”
司马凌瑶才想起来玉兰这是第一次看见皇甫静枫,她赶忙介绍说:“她叫皇甫静枫,我们和你姐姐都在同一个寝室。”
“玉兰你好。上次我来看过你姐姐,当时你不在。” 皇甫静枫主动和欧阳玉兰打着招呼。
“谢谢,我真的好感谢你们大家,你们对我姐姐太好了,这些我都会记住的,谢谢你们。”
“看你,怎么尽说些生分的话,谢啥啊?哦对了,本来今晚小峰哥要来的,可校领导临时找他有事,他可能过不来,特意嘱咐我们俩务必过来看看你和你姐姐。怎么样,你姐有没有动静?小峰哥心里特别的焦急,同时他也担心你,唉,我们大家都不好受,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玉兰想了一下趁机问道:“你刚才说学校领导找小峰哥,不会是他有什么事了吧?”
司马凌瑶摇了摇头:“不知道呢,他也没说。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是坏事,小峰哥可是个极少犯错的人,再说白天我们也见过,没听说他有什么事啊?”
司马凌瑶刚说到这儿,皇甫静枫从旁插了一句:“司马,你说会不会是因为东方的事?这几天有不少同学都在私下里议论关校长,弄不好是学校那些大领导们知道了吧?”
“不会吧?东方的事碍得着小峰哥吗?个人鞋个人穿,个人脚上的泡个人碾,上帝也好阎王也罢,时时刻刻都在叮嘱天下所有人千万要走正道,可偏偏有人就是不听,那有什么办法?”
司马凌瑶和皇甫静枫的对话把玉兰听了个稀里糊涂,她忍不住问道:“你们俩说的东方是谁?怎么还牵扯到小峰哥了?咋回事?”
司马凌瑶把眼睛一瞪:“咋回事?那个东方也是我们寝室的,我们四个女生被学校里传成四大美女,本来小峰哥和你姐姐已经是恋人了,可东方却故意暗中使坏,挑拨你姐和小峰哥不合,过年那几天你姐和他没少闹意见,这都要怪那个东方,要不是她从中作梗,小峰哥也不一定会受伤,你姐姐也不一定非要那天赶到大连来不可。气死我了,我一想起这些事就特来气!现在好了,她也轮到了报应,活该!”
“司马,你是说过年期间我姐和小峰哥闹别扭是她挑唆的?”
“对啊,不然……唉,算了,不说了,反正这笔账就得记到她头上!”
玉兰接着又问道:“那你说的这个东方她现在怎么了?出事了?”
司马凌瑶看了看玉兰欲言又止,旁边的皇甫静枫把话接了过去:“嗯,东方不知怎么和我们一位副校长走到了一起,而且……而且她已经怀孕了,现在满学校都在传这件事,我觉得这事儿挺大的,特别是对东方的影响一定不小,接下来不知道学校领导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弄不好的话,东方的学业会……会出乱子的。”
听完她们俩的这些话,欧阳玉兰的眉头锁了起来,好大一会儿没说话。
“对了玉兰,你晚饭吃了没有啊?” 司马凌瑶看大家都不开口,她随便问了一句。
“哦,今天晚上我没买饭,你们看我这儿这一大堆东西,都是颜阿姨送过来的,我也吃不完啊,今晚就吃的这些,很饱了。
哎,司马,皇甫,我觉得你们这个时候得想办法帮帮东方,我觉得主要责任不应该是她,而是那个副校长。好歹你们同学一场,姐妹一回,得帮她想想办法……”
“帮她?她那是自找的,帮她干嘛?她对别人使坏的时候怎么不说?那阵子她怎么不去替别人想想?再说了,现在学校领导不可能听不到这些传闻,怎么处理也不是我们几个女孩子能说了算的,怎么帮她?这叫啥?这就叫人不可做坏事,尤其不可以做小人!”
皇甫静枫看了看玉兰然后对司马凌瑶说:“司马,你也别这么拗,玉兰说得我觉得有道理,你看看这几天东方那个样子,其实她也挺可怜的,你就别再恨她啦。”
“是啊。说起春节那两天,我也觉得我姐有些反常,我知道她是在谈恋爱,可不知道她和小峰哥到底闹了些什么意见,她气得把手机都摔了,现在我大概知道了一些。
但是司马,你们在同一个寝室,大家天南地北走到一起不容易,这也是一种缘分,大家都该彼此珍惜才是。至于说东方背后使坏,那不过是些枝节问题,主要还是在于我姐和小峰哥两个人。如果因为别人的挑唆就可以结束恋爱关系,那么当事人就不该去谈什么恋爱,这么脆弱的爱根本就靠不住,这与别人没关系。
从另一个角度上讲,咱们也得学会一份大度,一份宽容,你们说是不是?一个人能容忍别人的错误,容忍别人的傲慢无礼和狂妄无知,这需要极大的心量。受不了他人的恶意诽谤,始终纠结在一件事上,其结果只能是对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
我承认,以德报怨说着很简单,可做起来并不容易。但是,与其说是回归仁慈、友善与祥和,倒不如说那是放过了自己。生活中有很多事情并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愿去进行,这就要求我们在生活中必须学会忍辱。
在大多数人际关系中,痛苦往往来自于身边最亲近和最信任的人,于是,当我们的某种意识聚焦于痛苦与怨恨时,它会使我们失去了向前看、拨出泥淖的力量。结果楞是让别人的一次过失,惩罚了自己一辈子!这是何苦?不放过别人,难道连我们自己也不放过?”
这一刻,欧阳玉兰仿佛像个优秀的心理学讲师,而另外两位却像学生一样听傻了。司马凌瑶和皇甫静枫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她们不由得同时对欧阳玉兰肃然起敬。眼下是她的亲人在承受意外伤害带来的痛苦,她为了姐姐自己又办了休学,面对如此巨大的打击,玉兰依旧能够表现出强大的心力,而且还能处处想着别人,这简直太难得了!
司马凌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玉兰,你的那些话是在触动我,我听进去了,唉!其实我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只是看不惯有些人不走正道而已……”
突然间呼通一声病房门开了,把聚精会神聊天的三个女孩子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慕容峰和胡立两个人!
“小峰哥……”
“小峰哥,你们怎么也来了?不是领导找你有事吗?什么事?是因为东方吗?”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7-22 15:01 , Processed in 0.05927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