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回复: 1
收起左侧

《血色青春》第五十八回:黑石庄园的夜晚

[复制链接]

1091

主题

1万

帖子

54

精华

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4-16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血色青春》第五十八回:黑石庄园的夜晚

作者:山野浪人

司马凌瑶点的四道菜分别是清蒸鲢鱼,春卷油酥,豌豆肉末,碎筋香辣菇,胡立不知其所以然,不就是菜名吗?哪来的什么玄机?
司马凌瑶对他说,她分别取其中一个字的谐音送出去,胡立不解,她笑着说:“青春万岁!怎么样?是不是有点儿诗意?”
胡立怔住了,原来菜名也可以这么玩儿?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确实很有诗意啊!
“学妹,你这是脑洞大开呀,把青春当饭吃了?”
司马凌瑶微微一乐:“吃吧,青春就是用来吃的。酸甜苦辣,沟沟坎坎,痛苦也好,幸福也罢,通吃。”
胡立也不客气,夹起菜就往嘴里塞,边吃边说:“青春可以吃,但是爹妈不能当菜吃,你说对不?”
司马凌瑶也在吃,她边吃边反问道:“这话怎么讲?”
“嗯,菜做得很地道,好吃。”说着,胡立放下筷子说:“司马同学,你请我这顿饭能花多少钱?不是我抠门,这个账咱得算。你看你,刚进大学,离毕业还早着呢,你本身不挣钱,现在所有的花销都是你父母在支撑你。
我不想打听你家的私事,你父母可能是真有钱。但你想过没有,他们每一分钱都是血汗换来的,天上没有馅饼掉下来,你这么大手大脚的消费是在挥霍他们的血汗,你该有愧才是。”
司马凌瑶呆住了,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胡立,胡立说得话没有半点儿毛病,可这顿饭还吃得下去吗?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胡立,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
“还有啊,你得学会过日子,把富日子当穷日子过。钱总有花光的时候,挣钱又特别不易,像你现在这样一切都满不在乎,等你没钱时怎么办?你将来还要嫁人,要有个自己的家,不会计划着过日子,哪个男人会娶你?”胡立看她不吱声继续向她发起“围剿”。
这回司马凌瑶可有些坐不住了,她开始反击道:“胡立,我承认你的话有些道理,但我又不会嫁给你,干嘛要你操这么多心啊?”
胡立乐着往后一仰:“哈哈,学妹,这世上许多事情都不是事先设计好的,一切皆有可能,你现在下的结论不代表将来,对吧?”
“赶紧吃吧,吃饭也堵不住你这张嘴!” 司马凌瑶狠狠地瞪了胡立一眼。
本来司马凌瑶今晚就是有意找的胡立,人家慕容峰回家了,那可是市级领导干部的家,外人哪能说去就去?逮不着慕容峰,自己心里又觉得憋屈,许多话和郑阳又不好说,她只好以请客的名义找胡立发泄一番,哪怕是胡侃也行。可偏偏胡立和那个疯子一样另类,满脑子共产主义接班人思想,这让司马凌瑶十分不爽。
但不爽归不爽,她得在心里承认胡立说得完全在理。司马凌瑶一边吃着美味佳肴一边暗暗思衬,是啊,自己平时这么满不在乎,花销的这些钱那是爸妈冒着多少生命危险挣来的啊?收敛,确实该收敛些了。
“哎,胡立,我发现你和疯子一样既不抽烟也不喝酒,不像现在的许多年轻人那样,这一点我倒是很欣赏你们俩,好习惯,不错。”
听司马凌瑶这一夸,胡立又开始贫上了:“谁说的?这你可就错了,我是既想抽烟又想喝酒,但低档烟酒我肯定不用,要用就用绝对高档的,可是不行啊,囊中羞涩,只好忍了。”
“抽草吧你,得瑟不轻!亏了你不是有钱人,要不然给你插根麻雀毛你能当凤凰飞!说点儿正经的,哎,你想没想过毕业以后和疯子一起合伙干?我觉得你们俩是最好的搭档。”
胡立抿了抿嘴唇说:“这件事疯子和我谈过,他也有这个意思。但这里面依然有不少困难,创立一个文化产业园,还要逐步发展壮大它,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搞定的。我倒是愿意和他一起闯,不过,会不会拖他的后腿成为累赘,这个我就拿不准了。”
司马凌瑶点头道:“是啊,万事开头难,你们的第一脚就不好踢。搞个像样的文化产业园,首先需要一定的资金支持,需要先物色好地角和房子,还要购进一些相关器材,要招募一些文化素质较高的员工,这些都离不开钱。姑且不说以后会不会发财,起码开局就得一大笔花销。”
“没错。疯子这个人你也多少了解了一些,他不喜欢依赖家庭,我手里又没有资金帮助他,跟着他干,我会忐忑不安的,所以我还无法决定该怎么做。”
此时司马凌瑶的表情显得很严肃:“胡哥,你找个时间和疯子认真谈一下这件事,看看能不能定下来。如果能定下来的话,你们俩就不能闲着,得抽出时间考察一下市场,并物色一下地角。”
胡立一听她这么说,感觉这丫头话里有话,他试探性的问道:“学妹,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也有想法?你也支持他做这件事?”
“这个暂时不能说。我现在简单地估摸一下,如果这个产业园真的要开张,少说也得十几万的启动资金,有可能会更多,这不是个小数目。或许……我现在说的只是或许,我可以参加到你们的队伍中,以入股的方式帮助你们一下,众人拾柴火焰高,你说是不?”
胡立一下子来了兴致:“这个可以有,可以作为重点考虑!行,我这两天就和他认真谈一次,看看他的信心到底有多大,到时候我们一起……哎,有个问题我想先问问你,你这样参与进来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功课啊?大学的课程不是闹着玩儿的,学习也很紧张,不用功会挂科,那你还读的什么书?”
司马凌瑶淡淡一笑:“我只是入股,有时间的前提下我会去帮忙,没时间不是有你们具体打理吗?我当然要以学业为主,不然就像你说的,我还上大学干嘛?”
“司马,你想过没有,要是这个创业最后失败了,那你不就赔了吗?没人敢保证能行。”
“就像你刚才提到的嫁人问题一样,我将来嫁给谁那是我的事,入股是赚了还是赔了同样是我的事,不劳你老人家操心,我不会额外给你操心费,赶紧吃你的青春吧!”
这一阵对话让胡立心里瞬间孵化出许多小虫子,他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有她非常可爱的一面。尽管她的许多行为看上去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但她的思想始终在一条比较正确的轨道上,而且她很有主见,很有独立思考能力,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
胡立有些动心了,他想试着追她,可这个想法刚冒头又被他压了下去。还是不行,司马凌瑶太难驾驭,太难掌控,追她会有什么结果?不能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吗?再说了,她眼下所有的情感因子都投在那个疯子身上,得多大的力量才能把她拉回来?
“嘿嘿,”胡立干笑了几声说:“青春真好,它有大把大把的资本供我们挥霍,我们拿它赌明天,不问成败,经历就是成功!”
司马凌瑶端起饮料杯对着胡立:“胡哥,说得对!来,我们就用它代酒干一杯,然后潇洒去赌一回,无论胜负都祝福我们自己!”
“好!”胡立和她碰了一下杯。
一口饮料刚入口,胡立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提示便愣住了,是欧阳听雪打给他的。胡立把眉头一皱心说,天呐,不会是和那个疯子又打起来了吧?
看胡立一副不爽的表情,司马凌瑶有些纳闷地问道:“怎么了胡哥?你怎么不接啊?需要我回避吗?”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7-22 11:02 , Processed in 0.063952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