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7|回复: 0
收起左侧

赤壁感怀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5

帖子

0

精华

正式诗友

Rank: 2

发表于 2018-10-4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关中刀客 于 2018-10-4 14:08 编辑

                              
                         赤壁感怀
                                    · 湖北麻城  关中刀客
      在这个水瘦山寒的季节,乘着假期来黄州学习培训。恰好朋友来访,邀我去游赤壁,不巧天空不作美,竟下起雨来。“赤壁跑不了,身在黄州,以后游赤壁的时间有的是!”看着淅淅沥沥的冬雨,我这样说着,不觉犹豫了。其实,大学时代在黄州求学的那几年,我们常去黄州赤壁公园游玩,也许是去得多了,也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朋友说:“到黄州,不去赤壁看看,算是白来一趟,未免让人觉得遗憾!”朋友这样一说,赤壁倒真让人神往了。看着濛濛细雨,如烟似雾。我想,雨中游赤壁,该是另一番景象吧!于是,我们几人冒雨欣然前往了。
      古城黄州汉川门外的东坡赤壁,实在是一个游玩的好去处!如今的黄州赤壁已是今非昔比;故地重游,也别有一番滋味!
      东坡赤壁原名黄州赤壁,坐落在赤鼻矶上。相传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轼因“乌台诗案”而贬官黄州,常寄情山水,游览于此。我们步入“东坡赤壁”,只见这里依然生机勃勃,一点也没有冬日萧瑟的景象;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苍松翠竹郁郁葱葱,亭榭楼阁古香古色。从远处看,赤壁山笼罩在烟雨迷蒙之中。那重楼叠阁,勾栏红瓦,古树扶疏,翠竹掩映,实在是一幅绝妙的自然美景图!赤鼻矶上的山崖,突出下垂,形如悬鼻,矶石赭赤,屹立如壁,也蔚为壮观!站立于赤鼻矶上,举目远眺,遥想东坡酬酒临江,举杯吟啸的形象,真有一种羽化登仙、飘逸洒脱的味道!山崖下曾是滔滔的江水,岁月更替,斗转星移,如今长江水改道了,变成了一潭碧绿的水池。
       东坡赤壁之楼阁始建于西晋初年,距今约一千七百余年,后多次重建,现有面积四百余亩。赤壁山有一斋(慨然斋)、一像(东坡塑像),一峰(剪刀峰)、二堂(二赋堂、雪堂)、二阁(碑阁,留仙阁)、三楼(栖霞楼、挹爽楼、涵晖楼)、九亭(酹江亭、坡仙亭、睡仙亭、放龟亭、问鹤亭、快哉亭、羽化亭、览胜亭、望江亭)等建筑物。其中栖霞楼处于赤鼻矶最高处,是一座高四层的古建筑。栖霞楼雕梁画栋、古香古色,掩映在苍松翠竹之中。黄昏时分,暮霭沉沉,夕阳晚照,红霞映楼,这时袅袅的笛声从楼顶飘出,使人确有旷古悠思之感。这些古建筑依山就势,古朴典雅,具有浓厚的民族风格。自唐以来,东坡赤壁一直是游览胜地。目前,黄冈市正在大规模扩建东坡赤壁风景区,景区面积将扩大三倍,分为古迹游览区、水上游览区、山林游览区、动植物观赏区等,其风景名胜具体分为“月波摇影”、“栖霞挹爽”、“东坡问天”、“龙山松声”、“竹楼夜雨”、“镜湖观荷”、“索桥飞瀑”、“赤壁夕照”等三十个主要景点。
      我们沿着青砖小径直上八卦桥,经锁春台,绕楼花园,过蜂腰桥、泛舟池,这里是当年苏轼泛舟作赋、酹江邀月之地。园中耸立着一尊白色苏轼全身立像,面对长江,衣髯飘逸,凝神伫立。苏轼立像前,是一片广阔的平地。平地上已经种上了各种花草树木,树荫下还有石桌、石椅供游人享用。那优美如画的自然风景、丰富多彩的文化古迹使东坡赤壁依然风韵犹存,它如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经过岁月的雕蚀,日渐显得深沉而凝重!
       瞻仰苏轼塑像后迎石壁拾阶而上,便是二赋堂。苏轼那千古名篇《前赤壁赋》、《后赤壁赋》正刻在二赋堂内的木壁上。前为楷书,豪迈俊逸;后为魏书,古朴苍劲,字迹遒劲有力,读来令人感慨万千。堂前右壁刻有民国大总统徐世昌书写的对联:“古今往事千帆去,风月秋怀一笛知”。堂前的古柏依旧苍翠,苏轼的立像就在堂前静静伫立。此情此景,不由撩起人们的旷古悠思。翻开厚厚一部宋史,苏轼的黄州词赋横空出世,名垂千古,让今人读来依然倍感雄壮而悲凉;今日的东坡赤壁已成为黄州的一大名胜。读苏词,游赤壁,我们发现:因为诗词,苏轼被贬黄州;同样由于诗词,使苏轼在黄州进入了一个新的人生阶段。正如余秋雨先生所言:“苏轼成全了黄州,黄州也成全了苏轼”。苏轼以自己的精神力量给黄州的自然景观注入了浓浓的文化意味,而正是这种意味使无生命的自然形式变成美,让黄州这个不起眼的小城享誉全国。然而,在当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而贬官黄州,由一个繁华之地进入一个荒凉的江南小镇;他当时的心境,我们或许能从他在黄州时的诗词中窥见得到。黄州在大宋时代,是蛮荒之地,算不得是一个优美的地方。苏轼实际上是以一个流放罪犯的身份从监狱里走到黄州来的。可以想象得到,一位绝代词人背负莫须有的罪名远离家人,初来乍到,难言的孤独,周遭的际遇,可想而知。然而,读苏轼的黄州诗词,我们总能感觉到一种旷达,一种恬静,一种超然,一种洒脱……其实,苏东坡在黄州是很凄苦的;优美的诗文,只是对凄苦的挣扎和超越!苏轼遭受贬谪到黄州,本不是一件好事,却反而为他营造了创作名篇佳作的主观情绪和客观环境。这真是“逆境出成果,逆境造就人才”的典范。苏轼个人之不幸,命运的阴差阳错,反而成就了黄州赤壁之大幸,更是中国文学之大幸!想想,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生前命途多舛,身后名以文传。苏东坡毕竟为后世文人树立了光辉形象,永远都是我们敬佩仰慕不已的好榜样。他遭遇贬谪,遇厄运而不悲观消沉,失意而不失志,胸襟开阔大度,“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怎不让人敬佩万分?他文如其人,直抒心灵,率直本真,赤壁怀古之赋、之词,皆于悲愤之中更见其旷达情怀。我心里一直这样默想,一味追名逐利、蝇营狗苟、狭隘得不能自拔之徒,纵然是文辞华美,也绝对写不出如此令人顶礼膜拜的杰作。
       在酹江亭、睡仙亭、留仙阁、问鹤亭和栖霞楼等地,处处皆有苏东坡的墨宝诗词,令人不由遥想这位千古风流人物当年的雄姿英发!坡仙亭位于赤鼻矶西端,亭内左右两壁嵌有苏轼手书苏词,其中《念奴娇·赤壁怀古》为草书,笔势奇劲、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同词的豪放风格,相得益彰。另一首是苏轼告别黄州时所写的《满庭芳·归去来兮》,为楷书,行笔苍劲有力,富有天真烂漫之趣;亭内石刻上还有寿星、月梅等画,都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现在,重游东坡赤壁,赤壁神采奕奕!尽管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但江山依旧,赤壁犹存,东坡尚在!垂满宋词的黄州因为有了赤壁和东坡学士的临幸而名垂青史,也因此而使黄州这座古城蒙上浓浓的文化氛围。苏东坡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巨人,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象征。苏东坡连同赤壁名胜留给后人、留给世界的是永恒的、无法估算的巨大财富。如今的黄州已是黄冈文化大市的中心,乃鄂东重镇,到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的景象。现代都市文明与传统文化的交相辉映,必将使这座文化古城更加熠熠生辉!
武功山风景.jpg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别山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12-15 22:56 , Processed in 0.07225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